【鮑光】中興是軟肋 告訴你中共的那些硬肋

2018-06-02|来源: 人民报|标签:中兴 

中共在建立一個追蹤14億公民的巨大監控系統,其手段包括從臉部識別技術到點名羞辱,再到強迫手機用戶下載允許政府監控用戶照片的應用程序。

在中國一些工廠,工人們戴著一頂特殊帽子,這頂帽子可以監視他們的腦電波。

中共的中興通訊從電信設備、手機終端,到軟硬件供應都基本躺在美國供貨商身上。4月16日晚,美國商務部下令,禁止美國公司在七年內向中興通訊出售任何電子技術和通訊組件。因此,美國商業雜志《福布斯》斷言:中興基本上「死定」了。

都說中興被美制裁后,中共制造業的軟肋凸顯出來。但是話不能說的這么絕對,中共制造業還是有硬肋的。

美國《商業內幕》近日把中共的一根硬肋找出來給世界看,其力度還真的不軟。是什么呢?監控公民的各種方式。其中就包括BBC記者在貴陽測試臉部識別系統的效率時,7分鐘被當地公安抓到了。

據官方報導說,目前至少有16個省市已經開始使用臉部識別系統,它可以掃描中國十幾億人口,據稱準確率達到99.8%。南昌市警察稱曾從6萬觀眾的音樂會上抓到了一個通緝犯。

不過,這也是在特殊的場合、特殊的情況下發生的。畢竟中共國的社會主義特色之一是空氣嚴重污染,人人出門不得不時時戴著口罩,所以網民說兩塊錢人民幣的口罩讓二十億美金的人臉識別系統屁用沒有。另外,即使有膽大的、敢豁命的,或者鼻竇炎嚴重,堅決不戴口罩的,臉部識別系統也不一定能正常發揮功效,因為50米開外往往伸手不見五指,有時還會突降雞蛋大小的冰雹。

◎中共的各種硬肋

硬肋還包括讓群聊管理者監聽民眾。中共將任何群聊當中的帖子都視為犯罪證據。并要求科技公司監視網民對話,以及保留六個月之內的對話記錄,并報告任何「非法活動」。在這里,「非法活動」沒有固定條文做指導。說你非法了,你就非法了,例如「煽顛罪」就是近些年出現的新罪名。

美國政府資助的開放技術基金說,中共政府強迫維吾爾人下載一款掃描手機照片、視頻、音頻、電子書等文件的應用程序,美其名曰叫凈網。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中國科技公司被要求跟政府分享資料,阿里巴巴對網購客人的愛好統計也包括在內。另外,LLVision科技公司為政府開發了追蹤迫害民眾的臉部識別眼鏡,這個眼鏡跟一個數據庫相連。在人潮洶涌的地方,警察戴上此眼鏡可以在0.1秒的時間內從1萬張臉中認出數據庫里的目標。

還有,在火車站安裝機器人警察,它可以掃描人們的臉部,并跟中共要逮捕的人比對。

在中共國沒有人權,警察可以隨機截停行人,檢查他們的手機和手提電腦。這種搜查方式已經導致多名維吾爾人被拘捕。

◎國外發帖子,國內家人受威脅

中共還有一個硬肋,厲害了!是什么?追蹤人們的社交媒體帖子,順藤摸瓜找到用戶的家人和位置。

據美國《商業內幕》報導,今年3月份,溫哥華男子張肖恩在微博上發布了反共帖子。幾個小時之后,他在國內的母親吳依就接到警方電話。警方告訴張肖恩母親,這個帖子不好,要求其告訴遠在加拿大的兒子立即將其刪除。

張肖恩說,不知道警方是如何通過他發的帖子追蹤到他母親的地址的,「我的社交媒體賬號可能受到他們的密切監視。他們會閱讀我說的每句話。我可能在他們的監視名單上。」

有網友透露,北信源公司開發了一個軟件,被國務院采購,國企也采用,主要是監控員工計算機桌面的所有操作,也是說,一個人在計算機上的任何操作都會被記錄。

另外,中共還使用了一個軟件,從閉路電視攝像頭、ID檢查、WiFi嗅探器收集數據,然后譯碼這些數據。目地是建立預測軟件匯總人們的數據,標出那些被當局視為威脅性的人物,然后消滅他們。這個中央系統叫IJOP(綜合聯合行動平臺),用來系統分析人們的個人資料,預測他們是否會損害中共政權,告知地方當局潛在的反叛者。這讓中共當局有效的抓捕異議人士。新疆喀什地區已經開始常規使用IJOP。

◎中共腦監測設備的真正目地

據《南華早報》報導,中共的監控現在已經不僅僅局限于人們的外在行為,而且進入到人的內心活動,監視人的腦電波。

這是一個中共政府資助的腦監測項目,該技術的一個主要研究中心「NeuroCap」位于寧波大學。該項目已經在十幾個工廠和企業中觀察效果。

杭州中恒電氣公司的工人們戴著一頂特殊帽子,這頂帽子可以監視他們的腦電波。輕巧的無線傳感器藏在安全頭盔或工作帽里,持續不斷地監視工人的腦電波,將數據發送到計算機。計算機再使用人工智能算法來探測工人的情緒起伏,比如抑郁、焦慮或憤怒。管理人員再使用這些數據來調整生產的步伐,重新設計工作流程。但這不是中共以政府的名義開發此項目的目地。

中共采取史無前例的規模將之運用到工廠、公共交通、國營公司和軍隊,是為了切實了解民眾、軍隊對中共的真正態度,目地是為了把對中共的不滿和反叛消滅于萌芽之中(黨語)。另外,用在監獄等處,來監控和迫害異議人士和佛法修煉者們。這是中共國務院資助腦監測設備研究的根本目地。

對外,美其名曰使用腦監測設備是為了「增加制造業的競爭力,維持社會穩定」。

但這個說法被中共前人大委員長萬里老先生駁斥的體無完膚。2009年萬里老先生在《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談話》一文中坦誠:「過去那么多年的折騰,沒有不起因于我們黨自身的折騰的。這讓我痛心,我們黨的折騰殃及了國家,殃及了老百姓。」

萬里老先生還說:「我們國家沒有成長起應該有的社會性力量來與我們共產黨競爭,來提醒、來監督我們黨,那些不同意見統統因為不能反映我們黨的『正確』就聽也不聽。那么全權施政,那就全權獨擔責任吧,又不是。」「對過去為什么不做正確的事情連個起碼的交代都沒有。人們常說浪子回頭金不換,這金不換要有前提,就是要有反思,要有承擔責任。」

至今,萬里老先生說的話已經到了第九個年頭,結果怎樣呢?中共國不但沒有成長起監督中共的社會性力量,甚至連律師們替自己的雇主做辯護都被定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抓捕、酷刑、逼迫認罪。

乍一看,中共的這些發明創造太高科技了!靜心一琢磨,不是那么回事。中共以政府名義資助這些監控發明,證明這是中共最急需的。

中共到了最急需控制十幾億民眾思想的時候,證明中共的統治已經到了不可逆轉的崩潰時間點。中興通訊這個點上因「芯」死定了,死的可真不是時候。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