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韻】中國婦女為何向默克爾求助?

2018-05-28|来源: DJY|标签:李文足 默克尔 高智晟 王全璋 

5月24日晚,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與正在北京訪問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會面。李文足向默克爾遞信、懇請她幫助向中共確認王全璋的情況。她表示,如果丈夫還活著,希望允許自己聘請的律師與其見面。5月23日,高智晟律師的女兒耿格向默克爾發出求助信,請求她伸出援手。

中國人向德國人求助,這令人心酸。因為她們的親人在自己的祖國“失蹤”了!因為法治的大門向他們緊閉。

高智晟有著“良心律師”的美譽,一直盡力幫助弱勢群體、為法輪功學員吶喊鳴冤。他因而受到中共的殘酷迫害,歷經綁架、酷刑、冤獄和軟禁。去年8月,他在老家失蹤,至今已有280多天。家屬和律師都在尋找,但是幾地的公安局都不予接待,還經常改口,目前稱不知其下落。

王全璋律師自2015年7月“被失蹤”至今超過一千零五十天,生死不明。官方拒絕提供任何消息,反而持續打壓他的家人。李文足飽受騷擾、恐嚇,年幼的兒子無法正常上學。

欲問中國的人權狀況,僅此兩例就足以說明問題。從兩位律師代理過的敏感案件,可知暴政對法輪功修煉者、宗教人士、正義記者等普通民眾的迫害。從兩位律師自身的遭遇,又可知中共法治的荒謬和顛倒善惡。從李文足、耿和及耿格的呼吁中,更可知當局的無情與殘忍。非法地抓走了你的親人,還不允許你“亂說亂動”,就是要把人往絕路上逼。更丑陋的是,官媒的鏡頭里,只有“盛世的和諧美景”。

2016年9月22日,德國駐華使館在北京舉辦慶祝“德國統一日”酒會,除多國駐華使節外,受邀的還有多位持不同政見者、維權律師等人。期間,德國駐華大使MichaelClauss向“709”案的代理律師詢問了被捕者及其家屬的現狀。北京人權活動家胡佳受訪時說,德國外交官非常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我一進入大使館,就有一種自由的感覺。”

2016年12月19日,德國、瑞典、瑞士和荷蘭的駐華使館人權官員,來到河南省信陽市羅山縣彭莊村,探望江天勇律師的父母。當時,江天勇下落不明,歐盟官員表達關切,并表示將發言聲援和營救。離開前,他們與兩位老人合影。

再說個遠一點的例子。文化大革命后期,路透社的社長訪問中國,向周恩來提起,想會見民國時期受聘于該社的趙敏恒。周恩來派人打聽,告知:趙已死去。趙敏恒是怎么死的?這位1949年決定留守大陸的著名記者,在“肅反”運動中被打成“間諜”,在冤案澄清后仍被判刑8年,最后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勞改礦山。

故事并未結束。上個世紀90年代,路透社駐中國首席代表白爾杰親自到訪趙敏恒家里慰問,向趙的獨子趙維承贈送了兩千英鎊。他說,這是受路透社遠東司人事部長的委托,款項來自新聞社的基金,專為社員的家屬解決困難。

外國人的義氣、念舊,反襯著現當代中國的無邊苦難。滿懷豪情的文化精英,成了紅色風暴里的冤魂。善良正直的中國人,被“維穩”機器踐踏、侮辱,無路可走。提供法律援助的專業人才,反被惡法懲罰、身陷囹圄。當親人呼喊:“讓他回家”時,那個自詡為“母親”的“黨”在做什么?它仍然在編織虛幻的春風。

當路透社代表握住了趙維承的手,當歐盟官員站在兩位鄉村老人的身旁,當中國民婦在京城向外國首腦呈上浸滿淚與痛的信,激蕩在當事人心頭的,會是怎樣復雜的情感?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