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共是平壤方面對華盛頓再度翻臉的幕后主使

2018-05-24|来源: |标签:石濤 中国 平壤 华盛顿 

我記得大概前天《華爾街日報》有篇文章,它寫得很長,就是關鍵討論有關川普和金正恩6月12號會面的可能性。最后落款說,有三個人把這世界給攪亂了——習近平、川普、金正恩。這三個人說句難聽話,鬼都不知道他們在干嘛,沒人能知道他們到底在想什么,到底他們在怎么做。

三個人共同特點強調權力,另外一個特點出爾反爾。然后在這種相互的對應過程中,川普的角色比較清晰,你可以說他代表一種正常人的社會環境,而金正恩跟習近平出現一種令人很費解的很不好說的非黑即白的轉變。

2018年金正恩的一連串的驟然改變,讓人們瞠目結舌,看到希望。

而在人大會議之前,也就是習近平跟王岐山向憲法宣誓之前,整個那套走的非常清楚。他確實是以國家的概念在取代中共的概念。但是三中全會之后,對頭算兩個月了,他向憲法宣完誓之后,扭臉全都沒了。反而又回到了他完全現實環境中被他在反腐中揭露出巨大罪惡的中共本身。

王岐山在整個過去的兩會過程中,包括他費了勁把他轉成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實力的展現和真實的展現有目共睹。可是他展現完了之后,他做成之后,成為國家副主席之后,扭臉王岐山的實際作用就一點都沒了。扮演的角色真是象國家副主席是一個禮儀性的角色一樣,沒有任何意義。有他和沒他是一樣的。那他這么改了到底是為啥?

金正恩在本來都談好了,就坡下驢走到這份上的時候,跟習近平一見面,見兩次面,也是3月份,猴吃麻花滿擰,他全改了。

所以我跟大家說過,倆棒槌。因為當這種情況下金正恩改變態度的時候,你說到底習近平是棒槌還是金正恩是棒槌?因為主動權依然在金正恩手里。金正恩扭臉可以再談,他可以變這個臉,可以變那個臉。但是習近平扮演的角色可改變不了。攪屎棍,是他攪和成金正恩這樣的,當然你也可以說是金正恩給他下了個套,他可能沒說成那樣,但是從時間點上讓人看到,其實習近平變相扮演成惡的角色,川普扮演善的角色,中間又有真正的利益關系,就是中美之間的貿易沖突,中興問題,再加上朝鮮問題。所以這個相當艮相當亂。

在時間的背景之下,我個人倒覺得應和我跟大家說的瞠目結舌。媒體也只能隨著他們的改變而分析,因為他完全是出爾反爾的做法。

英國《金融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川普懷疑美中貿易協議難以談成》。“美國總統似乎質疑美中談判的貿易協議的條款,暗示按照目前形式可能難以談成,最終可能不得不換一個架構。”

所以在一開始,川普一直沒說話,在上個周末談完之后,沉了一天半,連發推文說,他的農場主這一次是非常獲益的。而中國把汽車的關稅確實降低了,我們看到比較實際的,對美國進口的農產品的課稅取消了。這是它實際情況,可是它卻沒有任何所謂有關購買的計劃,真正標量的計劃沒有。川普一開始認為OK,但是緊接著在談到中興問題上,我另外一期節目說了,無論是習近平出手,還是王岐山出手在背后,中興是習近平的致命弱點,那是他的命根子。貿易談判其實成為了中興通訊能否復活的陪襯人,表面上是貿易談判是主角,實際中興是主角。

在這種本末倒置相反的背景之下,川普的做法也是反的,本來是貿易談判,結果在談判之前先把中興干了一把,這事就說客觀的就是本來是客人,反客為主了。角色都是大調換。中興問題結果就牽扯到國家安全問題,而牽扯到國家安全問題,是習近平站在中共的背景之下,要推出“中國制造2025”。所以這是前后對應的,我們可以看出這種它完全是交叉的,不是表面的。

在這個背景之下,川普又反悔。應該是24號早晨,川普在推文中說,盡管談判“順利推進……但最終而言我們很可能不得不對(這個協議)采用某個不同的架構,因為這將很難談成,并在談成后核實結果。”

這里提到一個川普的本身是擱置了1500億貨品的課稅問題,其實這里面太具有水分了,我一再講,他只用500億,他那是真正的要課稅的。習近平跟他對賭,一賭就給自己賭死了,賭完之后,他拿出1000億,1500億就是這么來的。1000億的稅單,1000億的貨品單,到現在都沒有。所以這就是談買賣。

如果讓我的角度來講,我以為,我為什么說習近平輸了?川普只有1500億,本來可以不存在的,事都是他挑起來的。結果借著這個過程,中興死了,中興到現在沒活了。汽車關稅下降,因為鋼鐵鋁制品關稅引發出來的對美國的農產品的課稅取消了,你說誰贏誰輸吧?

“白宮還正在就解除對中興通訊(ZTE)的制裁談判一個協議,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經把美國放過中興列為整體貿易協議的一個條件。”

可是在美國政府的政治框架中,中興是一個政治法律問題,貿易談判是貿易問題,它絕不能混在一起。而中國的談判是把它混淆在一起。所以這是我說,劉鶴給川普挖坑,就是高級動物都把注意力放在這種雞賊的事情上。中興它在硬掐死你,到現在它已經損失了幾十個億了,你損失了幾十個億跟你要對美國的課稅的稅款你看差多少?而且是把你寄予希望的“中國制造2025”扭臉再給你閹了,讓你生不了崽子。

所以沒跟你說它就是雞賊嘛。雞賊的原因它只在利益上看問題,而川普即使他是個生意人,他想在利益上迎合某種事情,可是美國的政治制度制衡著他。

中共沒有,你習近平拍拍腦袋,劉鶴代表你拍拍腦袋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了。有人說可以辦大事,那沒錯。集中權力可以辦大事,那是真的。論上你大便干燥的時候能憋死你,那也是真的,那也是大事。因為你的間架結構給你頂在這兒了,你只能說你是最通暢的,身體最健康的。誰能憋死自個知道。

所以他真正的問題就出現在,你會發覺美國的政治制度在制衡美國總統時,變相的就在掐死共產黨。

普政府在中興問題上立場放軟,已引發國會共和黨人的憤怒,其領頭者是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Rubio)。他周三在Twitter上表示,他已“敦促(總統)跟著他自己對中國的最初直覺走,并聽取他領導的行政當局內部某些人的意見,那些人明白,聽起來不錯但構成長期危險的短期貿易協議是糟糕的協議。”

魯比奧補充道:“我不明白他們如何能夠推動達成讓中興繼續在美國運營的協議。”

是,因為中興牽涉到的問題是法律問題,所以這里面你可以看出來是美國財長,美國財長在某種做法上是有狀況。但美國社會的公開,美國政壇的公開并不影響它的美國本身的強大。

而共產黨教育下的環境跟背景下的人都是欺騙的方式,所以什么東西都是不公開的。你看大陸人彼此之間在單位里咬舌頭的,張三說李四,李四說王五,王五說何六,腦子里九曲回腸都是大便。說什么事他都不直截了當,他轉八百個圈。咱說難聽話,管個毛用啊!但它影響這個人在現實環境中面對事情對生命的基本的認識。這點對于今天中國人來講,很難改,他也認識不到。他到底能理解多少,其實我個人是持懷疑態度。所以他會形成這個差落,家庭中是猜疑,公司中是猜疑,社會中是猜疑,他做的任何事情同樣是下套。所以你看到的大陸人有著自己的圈落,永遠是,那個圈落在相當程度上,是齷齪的。

“美國總統指責中國是平壤方面對華盛頓再度翻臉的幕后主使。”

其實這也是我覺得很蹊蹺的地方,習近平為什么這么做?如果說句難聽說,他被某種就象那個狐黃白柳附體似的,他被某些東西控制著,明知道是缺心眼的事,他為什么干?因為在這種情況下,金正恩再翻臉,扭臉就跟川普和好。金正恩有主動權,習近平沒有。

《華爾街日報》:《中國首次公開否認就削減對美貿易順差作出量化承諾》。“中國商務部周四表示,中方沒有作出削減對美貿易順差具體數量的承諾。這是中國方面首次公開否認對削減貿易順差作出量化承諾。”

在此之前,川普在對華貿易中,在對華談判中突然拿出2000億,在此之前大家都以為是1000億,川普自己也說是1000億,所以他加碼,給劉鶴跟習近平打一措手不及。然后扭過臉來,劉鶴跟著跑到華盛頓,做了一系列承諾,但是就是對2000億不說,為什么?他指著這東西活呢。他一定拿這東西當籌碼,玩不起的,這是第一。第二,他也知道這2000億是川普談買賣,硬卡他,因為之前是1000億。

而在這個時間點上,他說我們沒有量化的計劃,我隨著性來,那是這個時間點上是跟川普發出推文說恐怕貿易協議很難簽定是對應的,所以貿易戰依然在持續。只不過川普說,對1500億我不課稅了,可是在中方來講,它能夠達成協議的就是,那1500億貨品它不課稅了。可是如果搭進一個中興,開放汽車市場,相應帶來的所謂的損失或者說相應帶來的中國市場本身的被迫開放,這也是事實。

當然從汽車的角度來講,他可能以別的借口針對進口汽車再加以任何的管制,也就是非官方非關稅壁壘的某種做法,他是能做的。但如果是這樣持續做法的話,在中興問題上,充分暴露出中共政權的致命弱點,它能打死一個中興,就能砍了華為,還能干了聯想,同樣可以制裁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現在美國上市,當你在美國上市的時候,有關相關的美國法律就能制裁它。大家要明白一特點,阿里巴巴是馬云的,大陸人的做法就是大陸人的做法,大陸人的思考就是大陸人的思考。否則的話,中興不會出那種事情,改不了的。

這就是我說的,它要作死的時候,它到死它都不明白它為什么死了。有這個含義在里面。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