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彤】攤開來看看中馬主義在中國的作用

2018-05-24|来源: RFA|标签:中马主义 中国 

讓我們一層一層攤開來看。

馬克思和中國無關。他沒有參加過或反對過中國的革命,或建設,或中國夢。

馬克思主義與馬克思無關。它是被各種各樣的人造出來的。不存在真正的或者統一的馬克思主義,只存在著言人人殊的各種各樣的馬克思主義。

曾經風行一時的馬克思主義,是斯大林的馬克思主義,即由《聯共黨史@第四章@第二節》這個工廠生產出來的標準產品。

但在中國曾經起了并且仍在起著作用的,是捏在中共手里的馬克思主義——簡稱"中馬主義"。

在奪取政權的過程中,中馬主義沒有幫過中共太大的忙。不是不幫,而是無能為力。

力量在哪里?力量在槍桿子。槍桿子比中馬主義重要得多。

勝利靠什么?勝利靠形勢,形勢比中馬主義重要得多。

如何利用形勢以發展實力?靠縱橫捭闔的計謀,計謀比中馬主義重要得多。

所謂中國革命的勝利是馬克思主義的勝利云云,那是說說而已。

真要論功行賞,以時間為序,應該念念不忘的至少是:

首先必須歸功于俄共,俄共是中共的親媽,中共是俄共下面的共產國際的一個支部。

第二必須歸功于國民黨,國民黨是中共的乾媽,是國民黨的兩次合作即兩次收養,把瘦弱的嬰孩養成為彪形大漢。

第三必須歸功于日本軍閥,他們是中共的奶媽,他們若不侵略中國,中共只能在綠林里當個山大王。他們打進中國,使"一分抗日,兩分敷衍,七分發展自己力量"的中共在人們心目中頓時改觀,成了愛國者也樂意參加的民族解放的先鋒。

第四必須歸功于美國的不愿意看到中國內戰的好心的和平特使馬歇爾五星上將,他的六月停戰令使勝利在望的杜聿明將軍束手扼腕,使全軍瀕臨覆滅的林彪部隊起死回生。

若講翻云覆雨縱橫捭闔,馬克思嫩著呢,薑是中國的鬼谷子老,真正的傳人當然是毛主席!無論外國的還是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對中共奪取政權的勝利都沒有尺寸之功。有人把中國勝利說成是馬主義的勝利。呸!聽聽毛怎么說就明白了。毛說,我黨真懂馬克思主義的不多。毛從來不謙虛。毛在講老實話。不懂而居然把權力奪到了,由此可以確證:把勝利歸功于主義,純屬虛張聲勢。虛張聲勢的必要性在于嚇唬人:真理在我手里,大家必須服從。

所以,討論中馬主義在中國的作用,在中共奪到權力以前根本不值得一提!但是,在中共奪到權力以后,中馬主義的作用就無處不在而且無所不能,萬萬不應該低估,低估就是無視歷史無視現實。

沒有一個中國人沒有受到中馬主義的決定性的甚至顛覆性的影響:沒有哪一位地主不挨斗,沒有哪一位工廠主不破產,沒有哪一位知識人沒有進過煉獄,沒有哪一位勞動者得到過爭取提高報酬的權利,沒有哪一位農村居民沒有受到過禁止進城的警告……。

凡是中國人,誰能不受中馬主義這個大電磁場的影響?強者如蔣介石,智者如陳寅恪,神圣如宗教,師表從馬寅初到葉企孫,一直追溯到早已入墓的孔夫子,低端人口如瞎子阿炳乃至小鳳仙,哪一位逃得脫馬克思主義的亂掃射和大折騰?

被中馬主義決定命運的,還必須包括以馬克思主義為招牌的那個組織本身的大大小小的人物。他們以走馬燈般的景像和速度,在自己的舞臺上出現和消失。他們亮相時無不高舉著"馬克思主義"的紅旗,被驅趕下臺時個個都黯然地被剝下了"馬克思主義"的畫皮。

由此可證,不是中共的力量來自中馬主義,恰恰相反,中馬主義的全部力量僅僅來自中共的權力。

現在還剩下一個問題沒有涉及:中馬主義到底是個什么東西?——不妨休息一下,再來從容討論。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