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燕益:退出律師不等於不從事人權工作或法律工作

2018-05-24|来源: 希望之聲

5月24日,人權律師謝燕益發表《退出中國律師聲明》,指出:中國大陸一天不終結專制獨裁統治,不結束最大的人道災難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被持續迫害、不結束專制特權、奴役壓迫人民的現狀,專制社會存續一天其所導致的人道災難、人間慘劇的惡果亦將相續不斷。

《聲明》談到,律師作為公民權利的延伸本非行政權力的附庸,它的天然品性和內在要求就是對權力的制衡,絕非專制權力的裝飾與陪襯。只要專制暴政一天不亡,真正意義上的律師能做的就是儘早打破條條框框非法規限、拋棄枷鎖以自己的方式舉行一場良心起義!不做官準律師,爭做人權律師、民權律師,為弱勢鼓呼、為公義代言,呼應歷史巨變開闢民權道路,主動因應專制強權的最後瘋狂與暴虐接受風雨洗禮!

謝燕益表示,《聲明》是對當前中國法治現狀的憤慨和無奈,表達自己的立場,也希望民眾有這樣共同的意識、共同面對這種困境,推動人權工作,使國家走向和平民主法治的前景。

“也是想讓大家共同有這個意識,當然我所謂退出律師,並不代表我就不從事人權工作或者法律工作,我仍照樣堅持這個工作、還是堅持法治信念。違法的意志需要大家更加精進、重視、共同去應對。沒有社會整體的一個意志,沒有一個整體的社會向文明方向演進、持續的惡化,實際上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任何一個個體的權利和尊嚴、任何一個個案到不可能有出路!我們每個人、不要說律師不可能有安全感、也不可能有保障。這個社會必須走向法治、建立法治,就是人權至上、和平理論、法治中國!我認為現在到了這個時候、到了歷史的關口,所以我們沒有餘地也沒有退路。我有信心、有決心、也有決絕的意志。”

謝燕益也會繼續幫助弱勢群體、法輪功群體維權,但是不再接受司法官方的非法限制。

“我不認同官方對律師的定義、這種閹割、非法的迫害,對律師不管吊照、違法年檢、殘害、政治迫害,我不接受!我是不承認的,而且要抗爭、追究、要與這種行為戰鬥!並不是我從此就不從事人權工作、不去從事法律工作、不堅持法治的道路。我還要更堅決的還要從事人權工作,用我的智慧、經驗、法律知識,我就是人權律師和民權律師了!不是什麼官派律師、或者非法限制、欲取欲奪那種、那個角色,我是絕不接受的!”

還有王全璋、文東海、楊金柱等人權律師都在遭受打壓,甚至體制內高官也不能倖免。

“千千萬萬的人的權利和尊嚴,包括體制內,如果沒有律師、沒有法治,人人自危、人人都無可倖免!所以我們必須站在一個歷史的高度、站在全局的層面上,來看待個人的得失。如果整個全局,我們中國倒退迴文革搞運動式的這種執法、倒行逆施,誰都不可倖免。別說律師職業,每個人都會家破人亡,千千萬萬的人都會陷入到人道災難里,包括當權者、趙紫陽、胡耀邦無一倖免、包括習仲勛,可以倖免、可以在這種反法治、踐踏人權、反人類的這種社會環境下,能夠倖免、倖存。”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田溪採訪,莫加樂報道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