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一龍】加批全本余秋雨《含淚勸告請愿災民》

2018-05-10|来源: 新世纪|标签:余秋雨 反华势力 五一二地震 

原文:昨天從海外一些媒體看到,災區一些家長捧著遇難子女的照片請愿,要求通過法律訴訟來懲處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學校領導和承包商。從畫面上看得出,員警們正用溫和的方式勸解,但家長們情緒激烈。由此,那些已經很長時間找不到反華借口的媒體又開始進行反華宣傳了,

——《搜狐博客·余秋雨》,2008年6月5日,以下“原文”為連續引文

黃批:余秋雨先生此文,意在跟蹤、搜查、舉報“反華勢力”。只是這次的對象有些特別,竟是在地震大災中喪失了孩子的數千個萬分不幸的家庭。它開篇就報告說,這些家長”捧著遇難子女的照片請愿”,面對警察們”溫和的方式勸解”,他們卻“情緒激烈”。余氏就此舉報說,他們使“那些已經很長時間找不到反華借口的媒體”“由此”找到了借口,“開始進行反華宣傳”了。

這些喪失了孩子甚至因此“斷子絕孫”的家庭,乃是當今中國最不幸的群體,也是全中國從政府到人民最予同情力予扶持的對象;他們“要求通過法律訴訟來懲處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學校領導和承包商”,更是于法有權,于理有據。余氏居然選擇他們做恐嚇的物件舉報的物件,在他們無比疼痛的傷口上灑鹽,倒是自己站到中國政府和人民的對立面,自己成了“反華勢力”。可恥啊!

原文:誣陷性的說法有四點:

1、是天災,更是人禍;

2、官方宣布,這事法院不受理;

3、五個境外記者拍攝這種場面時被公安”短時間拘留”,詢問他們的身份;

4、難道地震真使中國民主了嗎?

黃批:請注意,余氏舉報的“反華宣傳”,就是以上四點。按照邏輯,他在下面應該證明,第一,為何以上“說法”反的一定是“華”而不是其它什么,例如不是實施反華的奸商和貪官;第二,為了擁華,是否必須說:1、是天災,沒有人禍;2、官方宣布,這事法院要受理(這點又與(1)矛盾:法院受理什么?受理控告天災嗎?);3、五個境外記者拍攝這種場面時未曾被公安“短時間拘留”,未曾詢問他們的身份;4、地震真使中國民主了。如果余氏真能如此立論,那么即使其論荒謬透頂,也總算遵守了說人話的規則。可是請看他以下說的什么!

原文:為此,我要含淚向這些請愿災民作如下勸告——

你們所遭遇的喪子之痛,全國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億人在同一時間全部肅立,默哀三分鐘,這肯定是人類歷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儀式。悼念對象,就有你們的孩子。在全國哀悼日,一位佛學大師對我說,有十幾億人護持,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薩,會一直佑護中國。我想,你們的孩子如果九天有靈,也一定已經安寧。

黃批:這一段話和駁斥”反華宣傳”毫無關系,其本身倒是屬于“反唯物主義宣傳”。假使余先生本來就是佛教徒,我自然尊重他的傳教自由。如果他自己并不信佛,倒向悲傷的家長們夸他們的孩子“全都成了菩薩”,這種自稱“含淚”實則嬉皮笑臉的表演,就極傷厚道,淪于無恥了。如果他還是共產黨員并且在“清查三種人”時未被除名,那么我茲嚴肅地指出,他這是在散布妖言,進行“反黨宣傳”。

此外還教他一點歷史:此次全國人民”在同一時間全部肅立,默哀三分鐘,“絕非人類歷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儀式。曾記否,當年毛澤東逝世就做過一次,——其時余氏還叫“石一歌”!真是健忘啊!

原文:校舍建造的品質,當然必須追究,那些偷工減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責任者,必須受到法律嚴懲。我現在想不出在目前這種情況下,還會有什么機構膽敢包庇這些人。你們請愿所說的話,其實早已是各級政府和廣大民眾的決心。但是,這需要有一個過程。

因為,無論怎么說,這次大災難主要還是天災。當然也有未倒的房屋、幸存的學校,但這有多方面的因素,不能僅僅從一個角度來論定。已經有好幾位國際地震專家說,地震到了七點八級,理論上一切房屋都會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這次四川,是八級!

黃批:以上兩段,是本文中唯一對“反華宣傳”的正面回應,是批判“1、是天災,更是人禍”的(其它2、3、4條沒有下文了)。其實如果余氏能舉報出誰說“是天災,更是華禍”,那么他真逮住了“反華宣傳”;而別人說的是“人禍”,和“華”其實掛不上鉤!“人禍”者何?奸商勾結貪官修建的豆腐渣學校就是,反他們也只能叫“反腐宣傳”“反貪宣傳”,何“反華”之有呢!

余氏向我們推薦“幾位國際地震專家”的意見,說這次地震“理論上一切房屋都會倒下來”,也就是說它居然沒有壓死災區全部學童以及大人包括各級長官,是無天理——不過這倒太像“反華宣傳”了,不是嗎?余氏祭出洋專家來,是為證明“只有天災,沒有人禍”的。既然沒有人禍,追究人禍就是造謠,造謠就是犯法,犯法就是反華。即使抱極為同情的理解如此來解讀余氏的奇怪邏輯,它又還會回過身來自打嘴巴:既然沒有人禍,所謂“必須追究”的“那些偷工減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責任者”,對于孩子們的死難怎么會有“責任”呢?余某”現在想不出在目前這種情況下,還會有什么機構膽敢包庇這些人”,“理論上”哪里還存“這些人”呢!要是有人指責余某不過是在某些勢力指使下用“反華”的大帽子來壓制對于所有“責任者”的追究,余氏將何以自解呢?

這里還有一句話:“你們請愿所說的話,其實早已是各級政府和廣大民眾的決心。”余氏和“各級政府”究竟是何關系,何以知道它們的“心”,這里且不論。可是他既然在前面已經把“要求懲辦一些造成發房屋倒塌的學校領導和承包商”的行動舉報為向“反華媒體”提供“反華借口”,那么所謂“各級政府和廣大民眾”卻早有承辦這些人的決心,不是把“各級政府和廣大民眾”統統打進“反華勢力”那邊去了嗎?

還要教他一點常識(此人常犯常識性錯誤,教不勝教):地震對地面建筑的破壞,直接地取決于地震的“烈度”而不是“震級”。一次地震只有一個震級,同一震級的地震卻因震源深淺地域遠近等因素而有不同烈度。所以不能說某一震級就必然造成某種特定的破壞結果。我很懷疑他所引證的“幾位國際專家”,所專的究竟是什么業。

原文:有了這個主因,再要論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煩得多了,需要有較長時間的科學檢測和辯論,而且要經得起國際同等級的災測比照。我希望有關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遺體之后盡力保護校舍倒塌的實物證據,以便今后進行司法技術調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為還有更危急的事。

黃批:既然房子怎么修都該倒下來,那么這一段話就是廢話。其實這段話講給黑心房地產商和勾結他們的貪官聽,就有用了:你們只要堅持地震理應震倒一切房屋“這個主因”,他們要追究你們的責任,“就麻煩得多了”!懂了吧?

原文:堰塞湖的問題是懸在幾十萬人頭上的兇劍,衛生防疫問題也急不可待,災區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還在氣喘吁吁地忙于救災,人口大幅度流動,一切都處于臨時狀態,因此,確實很難快速騰出手來處理已經倒塌的校舍建筑品質的法律問題。我想,你們一定是識大體、明大理的人,先讓大家把最危急的關及幾十萬、幾百萬活著的人的安全問題解決了,怎么樣?

黃批:余氏在這里,又替“各級政府”發言了。我以為他并未得到這種授權。因為所謂“災區上上下下”都一窩蜂似的“氣喘吁吁”地圍著堰塞湖急救箱轉,只存在于余氏的想像之中。事實上在黨的統一領導下,災區各項工作依然有序地在進行,各級職能部門都在正常地履行自己的職責。交通部門在管理交通,治安部門在防治盜匪,各項“法律”依然有效,并未成為“問題”;以為“一切都處于臨時狀態”要想撈一手的人們,可不要看錯了形勢!

這一段里,擁華和反華的界限忽然變成先辦后辦的問題了。先辦就是反華,后半就是擁華,這是余氏的邏輯嗎?

原文:你們受災以來的杰出表現,已經為整個中華民族贏來了最高尊嚴。你們一定不會否認,這些天來,無論是中國的各級政府、軍隊、武警、醫生,還是全國各地和世界各國的救援者、志愿者都盡心盡力、令人感動。只有當這些里里外外的多重力量不受干擾地集合在一起,才能把今后十分艱巨的任務一步步完成。因此,你們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這種動人的氣氛保持下去,避免橫生枝節。一些對中國人歷來不懷好意的人,正天天等著我們做錯一點什么呢。

黃批:本段是結語,也是地圖展開以后的那把匕首,應當小心閱讀。第一句話本來是好話,可是出于作者卻是反話。因為家長們“受災以來的杰出表現”,首先就是他們勇敢地拯救自己和別人的孩子的生命,維護自己和自己子弟的公民權益,不懈地追究造成大量祖國的花朵民族的未來突然凋謝的人為原因,雖為“整個中華民族贏來了最高尊嚴”,卻被余秋雨舉報為完成“今后十分艱巨的任務”的“干擾”,也就成為“反華勢力”,那就應當拿辦了。所以最后一句說“一些對中國人歷來不懷好意的人,正天天等著我們做錯一點什么呢”,威脅的口氣,活靈活現了。

不過抽象地看來,其中除了與“華”對應的“中國”不知為何忽然多了個“人”字以外(和所有“中國人”都不壞好意的人,世界上大概沒有),這句話說得也不差。只是應該補充說,別人“天天等待”的“我們做錯一些什么”中間,首先包括我們對于已經做錯的什么毫無反省。這里就得順便教他一點經典著作了:

我們已經熟知,《人民日報》(它絕非“反華媒體”)在其有名社論《災難鑄就偉大的中國》里也曾引用,恩格斯說過:“沒有哪一次巨大的歷史災難不是以歷史的進步為補償的。”其實就恩氏的原意,而這種補償是有前提的,他說:“一個聰明的民族,從災難和錯誤中學到的東西會比平時多得多。”“偉大的階級,正如偉大的民族一樣,無論從哪方面學習都不如從自己所犯錯誤的后果中學習來得快。”這前提就是要“從災難和錯誤中學習”,“從自己所犯錯誤的后果中學習”,而不是歌頌災難和隱瞞錯誤,更不是把追究災難和錯誤打成“反X宣傳”。余秋雨所為,就是抽掉這個前提,使我們的民族從聰明變愚蠢,由偉大變渺小。說他多少屬于“反華勢力”,信不誣也。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