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雨】60周年動手術整形 雙甲子爆成功白字

2018-05-06|来源: 法广

北京大學一百二十周年校慶,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紀念活動是本周網民的關注焦點。

一篇題為《北大生日變遷史》的網文這樣寫道:『1958年5月4日,在紀念北大60周年校慶的會上,中宣部副部長陳伯達做了一個報告。報告的題目是:《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批判的革命的精神繼續改造B大,建設一個共產主義的新B大》。報告的主要內容就是讓大家摒棄封建主義的舊B大,建設共產主義的新B大。可以說,從這天開始,B大就已經不是過去的B大了。』

今天,北大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發表的校慶編者按中說:“紅樓,從不沉默的地方,新文化運動,五四,馬克思主義,這里翻涌著近代中國滾燙的鮮血,紅樓的燈火笙歌,民主廣場的憤怒吶喊,回蕩在空中,先哲們步履匆匆,高風峻節,那正是北大的風骨”。

的確,一位北大人用下面的微文質問北大風骨是否尚存,他寫道:“30年前的今天,是北大建校90週年。校方主辦的慶祝大會,政治局常委胡啟立講話提到「黨的領導」,現場學生集體發出「噓」聲。下午「草地沙龍」,異議人士方勵之老師演講,人山人海,掌聲不斷。今天是北大120週年校慶,當年的場景不再了。但是我要說,30年前的那一幕,才是真正的北大精神!”

北大教授張千帆今天在一段微文中寫道:“北大120年至今,中間雖然也有幾年曇花一現的自由主義,但總體上左甚于右、過大于功。中國知識分子對于這個民族,就沒有做過幾件像樣的好事。即便是我鐘愛的北大學生,我們未來的希望所在,恐怕多數也未能擺脫“精致利己主義”的魔咒;剩下少數敢做敢言的,似乎也是受左傾思維影響更多。真正有自由思想、獨立人格,自身出類拔萃而能心系天下蒼生者,基本上看不到。所以今天回望120年,我們需要的顯然不是慶功,而是懺悔、檢討和反思。”

連日來,與北大雙甲子校慶活動并行的是國家層面對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展開的一系列非同尋常的紀念活動。五月四號,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紀念馬克思誕辰兩百周年大會上發表講話,用三個一生四個理論論證馬克思是至今依然被公認的“千年第一思想家”。

針對習近平對馬克思如此匪夷所思的宏大定性,一位微友立刻用反諷的口吻寫道:“馬克思主義無論走到俄國、或是羅馬尼亞、或是中國、或是柬埔寨、或是朝鮮,都被驗證是真理!習主席太偉大了,講話邏輯性好強,我們的頭腦真有點跟不上啊!”

昨天,中共喉舌《求是》微信公眾號貼出“馬克思主義永遠值得信任”的微文,引發一波有趣跟貼。

一個回帖這樣寫道:“敢情只有你一個第三世界國家才找準了適合本國國情的道路,那些發達國家,人民富裕的國家都沒有找準適合本國的道路。奇怪的是,既然找準了道路,怎么科技和富裕程度遠不如沒走正道的國家?難道你找到的是邪路?況且那餓死幾千萬農民的大饑荒也是你找準道路后發生的吧,這是地獄之路嗎?”

從四月二十七號起,央視綜合頻道每晚九點播出了一套對話節目題為《馬克思是對的》。

針對這套由中宣部牽頭制作的節目,一段微文這樣寫道:“最近我黨宣傳戰線同志為何老鬧自己挖坑自己跳的國際笑話?如果馬克思是對的,按照馬克思無產階級聯合起來,暴力推翻資產階級,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的理論,當今中國以億萬農民工為代表的當代無產階級就該起來暴力推翻你們,并專你們的政,試問當今中國人民公仆有幾個不是資產階級?”

另一篇針對這五檔節目的微文這樣寫道:“這五檔節目表面是講馬克思是對的,要黨員干部弄懂弄通馬克思主義,但實際是在給大家講金融危機,經濟危機以及房價下跌后會出現的債務危機,理財危機。這是否在警醒人們要面對危機了,是否在吹風要人們有思想準備?節目一直強調是資本主義就一定會搞出金融經濟危機。為什么央視現在要講這些?其實是在告訴國人:1,金融經濟危機已經發生。2,已將房地產鎖定為犧牲品。3,為金融經濟危機找個背鍋俠。危機了,負資產了,失業了,肯定不爽,那你們要怪就去怪資本主義對我們的滲透,是美國加息,減稅,縮表造成的,是對我們貿易封鎖造成的。。。

面對內部長期問題積累形成的經濟危機,面對外部刻意的貿易打壓,如今我們遇到了40年來再已無法逃避,最棘手最深重的各種問題的爆發與挑戰,這大概就是這五期理論節目的出發點”。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