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韻】馬克思是撒旦的信徒 政治滅絕的鼻祖

2018-05-04|来源: DJY|标签:共产党宣言 政治灭绝 共产主义 马克思 

卡爾.馬克思,制造了共產主義“幽靈”的德國人,以人間“天堂”為誘餌,鼓動全世界的無產階級以暴力革命去推翻“舊社會”,為一個多世紀的共產恐怖與殺戮開道。因此,他被歷史學家稱為“現代政治種族滅絕的先祖。”

近年來,一些東西方學者經過研究發現,這個社會主義思想的鼻祖,其實是崇拜撒旦的魔教信徒,對人類充滿仇恨。這恰恰解釋了為何共產主義所到之處,必定留下深刻的血痕。

馬克思曾四次被所在國政府(法國、德國、比利時)驅逐出境,最后客死英國,只有6個人參加了他的葬禮。他被埋在倫敦的高門(Highgate)墓地,而此處是一個撒旦崇拜的中心。這難道只是巧合?

他為誰代言?

馬克思在詩歌《蒼白少女》中寫道:“因此,我已失去天堂,我確知此事。我這曾經信仰上帝的靈魂,現已注定要下地獄。”

選擇地獄,這份內心自白滲透寒意。根據公開資料,以下節選即揭示出馬克思的原形:瘋狂、自大、暴戾、陰暗。他的心中沒有愛,燃燒著仇恨與毀滅的烈焰。

馬克思說過:“我的人生目標是:廢黜上帝,毀滅資本主義。”他說:“如果階級和種族太過脆弱,不具備適應新的生活條件,必須讓路,他們必將被‘革命的大屠殺所消滅’。”

馬克思早年是基督徒,但是在大學期間加入了由喬安納?薩斯卡特(JoanaSouthcott)主持的撒旦教會,自此,他性格大變。

他“渴望向上帝復仇”。在《絕望者的魔咒》詩中,他寫道:“在詛咒和命運的刑具中,一個靈攫取了我的所有;整個世界已被拋諸腦后,我剩下的只有仇恨。”

馬克思在劇本《Oulanem》里宣稱,他為了將人類拖入地獄而存在——“我年輕的雙臂已充滿力量,將以暴烈之勢,握住并抓碎你——人類。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著尾隨,并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朋友!’”

在《絕望者的魔咒》(InvocationofOneinDespair)中,他寫道:“我剩下的只有仇恨”,“我將在上蒼建起我的王座,寒冷與恐懼是其頂端,迷信的戰栗是其基座,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極度痛苦。……”

馬克思還喜歡復述《浮士德》中惡魔(MephistopheLЕS)的話:“一切存在都應該被毀滅。”

他在《人之傲》(HumanPride)中說:“帶著輕蔑,我在世界的臉上,到處投擲我的臂鎧,并看著這侏儒般的龐然大物崩潰,但它的倒塌仍不能熄滅我的激情。那時,我要如神一般凱旋而行,穿梭于這世界的廢墟中。當我的話語獲得強大力量時,我將感覺與造物主平起平坐。”

有學者指出,撒旦教徒并不是無神論者,他們相信神,卻仇恨神、妄圖超過神。這種心理在以上引述里流露無遺。很明顯,馬克思的激情和快感,建筑在目睹世界崩毀、體驗與造物主平起平坐之上。

俄國無政府主義者、撒旦教徒巴古寧(Bakunin)曾是馬克思的密友。他寫道:“人必須崇拜馬克思。人至少必須懼怕他,以得到他的寬恕。馬克思是極度自大的,自大到骯臟和瘋狂。”

馬克思在給父親的一封信里說:“一層外殼脫落了,我的眾圣之圣已被迫離開,新的靈必須來進駐。”這個新的“靈”是指何物?

1854年3月21日,馬克思的兒子艾德加在給他的信中稱其為“我親愛的魔鬼”。這正是撒旦教徒對所愛之人的稱呼。

馬克思淡漠親情、揮霍家財,拒不承認女傭與他的私生子。馬克思仇視德國人、中國人、猶太人,認為他們都是“小販”。他稱俄國人為“飯桶”,稱斯拉夫人為“垃圾人種”,是“反動”種族,應該立即在世界革命風暴中毀滅。他稱人類是“垃圾”,他們“粗言穢語”,是“一群混蛋”。

馬克思其實也不信奉“共產主義”。他只不過是以此為圈套,引誘無產階級和知識分子去助其實現撒旦教的終極目標。對于《共產黨宣言》,馬克思稱之為“糞──污穢之書”。

夢醒時分

一個狂妄、冷酷、鼓吹暴力毀滅的魔教徒,竟然成為中共強加給億萬中國民眾的“導師”。時至今日,“幽靈”之“宣言”,仍被定作老少中國人、幾千萬中共黨員的必修教材。對于五千年文明古國而言,這是天大的諷刺,也是最無恥的綁架,令人不寒而栗!

馬克思炮制的共產學說,衍生出人類歷史上最為慘烈的紅禍。繼承馬列主義的中共,在統治大陸的68年間,將罪惡復加至登峰造極:虐殺8千萬生命,污染山河環境,毀滅傳統文化,壓制自由信仰,打碎了幾代人的精神意志,罪不可恕。不僅如此,被共產邪靈操控的中共還在對外滲透、策劃顛覆,企圖實現毀滅全人類的終極目的。

邪不壓正。歷史的潮流正在沖刷污垢,奔向光明。在許多國家,馬克思、列寧、斯大林的雕像被紛紛推倒,共產主義標識和學說被嚴禁使用和傳播,共產罪行被追查和清算。嚴酷的真相,在層層曝光。與此同時,西方自由社會也逐步意識到中共滲透的危害并開始加以防范和圍堵。共產主義,已被正義的力量鎖定,必將土崩瓦解。

因此,當前,無論是向德國某地贈送馬克思雕像,或是學習《共產黨宣言》,都分明是逆流而動,是在褻瀆中華傳統文化和人類文明,也是對自己生命及靈魂最不負責任的行為。

擁抱撒旦,還是拋棄邪惡,是一個無比關鍵的選擇。只有回歸傳統、回歸至高無上的神,才意味著希望。如若死撐幽靈邪說,還能走向何處?個中厲害,關乎靈魂的存亡、生命的未來,非同小可。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