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年報》開天窗 岳昕事件將引發學潮?

2018-04-30|来源: 希望之聲|标签:中國青年報 高校 嶽昕 北大 六四 

【希望之聲粵語廣播電臺2018年4月30日】(本臺記者宇翎綜合報導)連日來,北京大學學生申請信息公開事件引發的輿論效應一直在持續。北大法學教授賀衛方日前為此事發聲,指許多教職工也對學校就岳昕的處理方式感到不滿,認為北大作為中國最有聲望的學府之一,有責任做到誠實透明。賀寫道:〝學生要求真相,證明了他們是有社會責任感的。學校不僅該為多年前發生的事情道歉,也該為現在發生的事情道歉。〞

與此同時,大陸部分媒體開始跟進事態。中共共青團組織旗下的官辦媒體《中國青年報》日前也發表了一篇題為《問診高校信息公開》的長文,討論中國大陸普遍存在的大學抗拒公開信息的現狀,罕見披露了當前中國大陸一些高等學府處理信息公開申請的各種做法。

包括《中新網》、《新浪網》在內的諸多大陸媒體都轉載了這篇文章,但該文稍后又被封鎖。

《中國青年報》的電子報刪除了這篇評論文章的全文,導致整個版面出現大片空白的〝開天窗〞奇觀。

據網絡上流傳到境外的網絡截圖,這篇被刪的文章援引2016年發布的《中國高等教育透明度指數報告》,指北大排名〝已跌出前50名〞。文章還引述法學研究員呂艷濱的言論,批評一些高校沒公開教育部要求主動公開的一些事項,稱〝一些傳統頂尖名校并不‘頂尖’〞,疑似暗批北大不理性地抵觸信息公開申請,遇到學生申請公開一些訊息就處置過度,結果適得其反。

《中國青年報》的文章還寫道: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曾向397所高校遞交申請,要求公開學校年度受捐贈財產來源等,但同意公開的只有90所,反映高校或帶有“防范意識”。熊丙奇指出,“不愿意公開很詳細的,肯定是經不起推敲的信息”。久而久之,師生會發現一個潛規則:能公開的都公開了,不公開的就是有難言之隱,再去申請,就是去觸動它。

有推特網民指,《中國青年報》的這篇文章令中共教育部部長震怒。

今年4月9日,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應屆本科生岳昕等8名學生向北大遞交《信息公開申請表》,要求公開該校教授沈陽當年涉嫌性侵女生高巖事件的調查情況,公開學校討論沈陽師德的會議記錄、公安局調查結果、沈陽公開檢討等內容。

不料北大校方不但拒絕了他們的請求,而且隨即聯合學生家長向這8名學生施加了巨大壓力,校方甚至以〝能不能順利畢業〞等說法威脅、恐嚇岳昕等提出信息公開申請的學生。

其輔導員在施壓無果后,竟然請出岳昕父母,其母受到過度驚嚇而情緒崩潰,北大的做法遭到輿論炮轟。

不堪校方和家長雙重重壓又心有不服的岳昕,于4月23日發表了一封對校方表示抗議的公開信,引發社會輿論的軒然大波,當晚北大校園內亦出現署名〝湖底群魂〞的大字報對岳昕的抗爭給予聲援。除了學生聯署外,連一些北大教職員工也開始發聲表達不滿。

隨后,北大一方面全力封殺相關訊息的傳播,一方面在內部將相關事件定性為〝學潮〞,大有升級事件后對相關學生痛下殺手之嫌。

4月27日,香港東網報導稱,北京大學出現聲援岳昕的大字報后,北大為防再有人在〝三角地〞布告欄貼大字報,已連日在布告欄前方安裝了閉路電視攝錄鏡頭。

一篇題為《那些珍貴的年輕人》的網文寫道:“人們之所以會為北大的這件‘小事’而憤怒,正在于這么好的年輕人,他們沒有得到珍視,沒有被褒揚,他們明明是讓這個社會可以變得更好的希望和力量,卻在被權力強硬的否定。否定他們獨立的人格,‘綁架’他們珍愛的家人,干涉他們的自主行為,壓制所有聲援的聲音。”

下周就是北大120周年校慶,并臨近“六四”29周年,中共高度恐慌。

“六四”學運期間的大學生季風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此次北大學生發起的資訊公開運動,以及隨后在北大三角地帶出現聲援岳昕的大字報,是1989年“六四”以后,首次具有學生運動意義的維權運動。所以導致各方都高度緊張,擔心會引發連鎖反應導致新一輪學潮。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