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芯片之爭預警“經濟冷戰”?

2018-04-24|来源: |标签:石濤 芯片之争 “经济冷战” 

19年前的4月23號,1999年,在天津,當年的政法委書記羅干的擔挑(連襟)何祚庥,在天津的一個兒童刊物中刊登了直接侮辱栽贓法輪功的文章。天津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到這一家雜志社去講明情況,雜志社一開始講的很清楚,承認了,答應撤掉文章。可是過幾個小時之后反悔了。在當年的24號,抓了43個人,打傷了7、8個人,進而促成了明天4月25號1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包圍中南海事件,這是當時的報導。而那些人大多來自天津和圍繞天津周圍的河北省的,有一些北京當地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本來是到國務院宗教事務管理局。

國務院宗教事務管理局在西安門大街南邊,距離西惜薪司胡同50米,對面是回民飯館,再對著的是后庫,西什庫教堂,我們通常說的天主教的南堂,北京39中學,而它的右側延吉飯館,它的斜對面北大醫院。石濤從小時候尿尿就在那兒長大的,一直讀大學都在那兒住的。那犄角旮旯哪兒長草我都知道。而那些人不知道,就被當年的府右街派出所的警察在西城分局的背景之下,把這些外地來的學員給帶到了府右街上,府右街跟西安門大街是丁字路口,那只有一輛公共汽車14路,從虎坊橋過來的,從北京南站火車站過來的。這是兩條街,所以警察他把那些人帶到中南海,然后圍著中南海圍起來了,包括西安門大街的另外一側,就是中南海的北門,對著首圖(首都圖書館)那一側,一直到了北海公園的正門,團城那兒。另外一側,順著府右街大街一直到了長安街,六口。誰干的?何祚庥挑起事,羅干干的事。這就是震驚中外的19年前的法輪功學員包圍中南海事件。故事就這么來的。而引頭在天津。

709事件發生在天津,到現在王全璋不知死活。高智晟被抓不知死活。而所有圍繞著709事件最開始的人王宇律師整個幾乎集中在法輪功問題上,被打壓的709律師幾乎很多人都替法輪功學員做過當庭辯護。

我跟大家講過,從去年十九大到現在,到今年兩會,習近平突然對政法委體系就軟了手了,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就一直就這么放著。包括付振華進入司法部任司法部長,包括郭聲琨成為了政法委書記進入政治局。所以鬼使神差應在了4月23號一天重慶市公安局出了這么一件事情,而掃清薄熙來、王立軍余毒,要徹底清除孫政才流毒,這是習近平一而再再而三提的,這件事情又恰恰發生在重慶公安局身上,而重慶被打掉的這兩個人薄熙來跟孫政才全是江澤民曾慶紅選的接班人,黨的接班人,他們倆是接班砍死的就是習近平。

時間是個神。有很多人就理解不了。結果一天天就混吃等死,有事干就能賺錢,能賺錢就能吃飯,吃飯就能活著,活著就等死。

昨天跟朋友說這話,朋友直看我,我說你還有什么新鮮的嗎?你給我說點新鮮的,頂多你生個崽子,然后呢,急死你。而今天我跟大家講的這么一個時間點上,它貫穿了19年,沒跑出這圈。

而與此同時在這前后,從3月23號習近平開始拿出了所謂的治改的方針,走到今天一個月,習近平執政6年從來沒遇到過這么大麻煩。

3月20號當他向憲法宣誓的時候,他前一個階段結束了。后面他就要兌現他的承諾,兌現順其天意神在其背后幫助他獲得權力的過程,如果他不兌現,哪天都是難熬的日子,所以就應對在4月23號。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還是中興,它寫的分析文章,但是我個人覺得挺簡單的——《芯片之爭預警“經濟冷戰”?中興“罪與罰”的前前后后》。

瞎掰,我覺著就是瞎掰。歐盟在反一帶一路,川普真正反的是它的生命理念。芯片之爭做的任何事情,針對的是“中國制造2025”,而川普不能接受的就是高級動物不能有這種東西,它有了這個東西,明天扭過臉來就會對人類整個傷害,因為它不是人。

表面上看起來利益之爭,實際上是川普他自己的生命理念在直接打擊著共產黨的生命理念,不是愿意和不愿意的事,他看著就不順眼。他講過,中國制造2025我看著我就來氣。這個概念是什么?你今天上大學,在大學里讀書,在一個公司賺錢,有些人你看著他就來氣,有些人你看著他就想親近,而另外那個人看你就來氣。那是來自于生命內在的原因。川普不是政客,所以他反映出來的是他自己生命的品質。

中國的另一家通訊制造業巨頭華為和正處于風口浪尖的中興有很多相似點——都起家于改革開放的標志城市深圳,都創建于1980年代,都從事通訊行業,都成為中國公司進軍國際市場的標桿。以至于當中興遭美國懲罰時,西方媒體描述中興“可以看做小一點的華為”。

兩家公司的名字也都頗有深意。

任正非曾在接受法國媒體采訪時稱,建公司時起不出名字,看著墻上“中華有為”標語,認為很響亮,就起名華為。

所以其實你想想呢,在我眼睛里其實都有一種時代的含義。起名字最難起,人人都有名字,人人都以為最好做,其實最難起。因為名字難起的原因,它本身具有它背后的生命含義,而今天的共產黨人都說自己是覺悟,狗屁不是,不騙你。什么叫高級動物?狗屁能叫高級動物嗎?不是,共產黨人才叫高級動物,所以它狗屁都不是。它斷祖宗。而中國人的名字是有家譜排著的,斷祖宗的東西能起出名字嗎?所以它就覺著難嘛。

有人還用這掙錢呢。所以無神論跟進化論很多人覺得跟我沒關系,都到了你們家根兒,你娶老婆生孩子起名字你都起不出來,你不知道。充滿知識的丑陋的下賤的生命——充滿知識的你在學校讀的書,丑陋的你賣祖宗,下賤的是你連兒子起名字你都起不出來。

中興比華為早成立兩年,出現在中國改革開放的第七個年頭。雖然不像“華為”起名這么有據可考,但外界認為“中興”的意涵是“中華復興”。

所以一個中華有為,一個中華復興,全折了,折的什么?騙子!偷搶騙拿坑奸淫,這就是它的手段。中心是什么?我拿到手。我拿到手然后就崛起了,撅起來了,不是崛起了。

今年4月,美國對中興再下狠手。這不用再說了。而中興和華為是一對受難兄弟,基本現在他們之間都躲著了,你看看其實很多報導都講他們之間躲著了。因為華為不象中興那么慘,所以在躲著。但能躲哪兒去呢?

瞬間被拿掉的“大玩家”。

我覺著這個說法挺有趣的。主要文章里提到是美國抓到中興在賣給伊朗和朝鮮手機和通訊設備,而中興自己喊冤,冤在哪兒呢?說不對啊,我們沒掙錢,那是部委領導要求賣的。所以他們可能真沒掙錢,而部委領導要求賣,那是哪兒的領導?黨的領導對不對?黨的領導干什么事不是人的事,然后把自己玩死了坑死了,沒錯吧?你現在中興的老板沒有一個引咎辭職的吧?上面的領導沒一個引咎辭職的吧?因為這時候都不算自己責任了吧。你說它是人嗎?誰到那兒都不是人。不是人啊,那不是人的從川普的角度來講,懟死它!

就象我跟大家說的,在我眼睛里就是那500億惹出的禍,所以當習近平王岐山劉鶴他們出的招兒,川普拿500億,他也拿500億,我后頭節目立刻說懟死它!今天就懟死了。你翻翻我節目去。

利益的人站的是現在的這個時間點上,生命的人知道你前頭是什么后頭是什么,不掐死你小繩一拴死你對不起你。而利益的人站在這個時間點上,把別人都當傻瓜。他腦子老轉,腦子轉的時候就把自己脖子給拴上了。很多人根本就聽不懂。

本來就罰了,你任罰吧。然后表面上說是是是,好好好,扭臉就說我把他給騙了。你就試試我把他給玩了。馬路上嘬著釘子喝二鍋頭的就這么干。上頭無數個女人喝著軒尼詩的也這么干。一樣的。所以這是共產黨的罪惡了,在我眼睛里,其實是封死它了。

這里比較有意思的是說,根據路透社披露,此后一位曾被中興聘用的美國猶太裔律師向美國FBI“告密”,使美國掌握“鐵證”,2016年,美方證實中興通過一系列手段繞開美國出口管制。

猶太人。這個圈畫圓了。猶太人,馬克思是猶太人,愛因斯坦是猶太人,達爾文是猶太人,我就一直跟大家講這故事,畢加索是猶太人,就連文藝復興時期的諾查丹瑪斯都是猶太人,我們講的太多了。共產黨死在猶太人身上,如果從這開始。這圈不圓了嗎?

既是個案,也屬于貿易戰。

時間是個神,它本身是個個案,在時間點上,它是貿易戰的一部分。它正好發生在王岐山劉鶴拿出那500億跟川普對賭之后即刻發生。這邊對賭呢,后頭拿一棒子照著后腦勺給一棒子,你這還賭呢,說我非懟死你。后邊一棒子給他打死了。

你記住,人活著是360度,不是你眼前的180度。

趕超思維或導致“經濟冷戰”。

所以它最后都談到了一個想法問題。

在中國媒體上經常能看到一種句式——“在XX領域,我國卻長期受制于國外,嚴重依賴進口。”

很多大家伙崛起的過程中,我們說過龍芯,我們說過漢芯,我說龍芯漢芯被春“心”吃了,春心誘發出貪心,然后就把錢賺了。所以你看到的永遠都有項目,永遠都有“我的國”啊什么的,但所有那些東西都是騙子,為什么?因為沒有項目掙不了錢,把項目吹得越大,錢賺得越多。

有人說媒體干嗎的?27、8年前,你給中央電視臺,你給北京電視臺,你給它3000塊錢,它給你做一個30分鐘的節目,能嚇死你本主。你說我賣這東西這樣啊?你記住,3000塊錢別給它電視臺,給下面那個人。聽蝲蝲蛄叫就不種莊稼了。漢芯龍芯都這么來的,一個個都沒有人心,所以就出這種事了,還什么超越,還什么依賴,這都是掙錢的借口。

嚴重依賴外國,所以我今天就創新,錢一拿進來,你就是傻瓜,你習近平就是傻瓜。有一個算一個,都這么來的。所以在這點上,江澤民實惠,悶聲發大財,咱們都賺錢,女人都一塊玩,OK?女人也想得開,我都玩死你們,我玩的越多我掙的也越多。你說那地方是牲口嗎?絕對不是,就叫高級動物。

這反映出中國在大國崛起中的趕超思維。

不是。全是騙人的。因為它有知識,但它沒有人性。

改革開放后,中國著力發展經濟,通過仿造等方式發展制造業。

頂了天了,模仿,全是騙子。所以在我眼睛里,很多在政治經濟角度討論這個問題,不是,在今天這個時間點上,很多人不明白,共產黨死了,已經共產黨死了。死在哪兒了?死在你后腦勺你沒看著,等你爬到眼么前的時候你也跟著死了。

我說的是真的。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