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港漂」黎明:政府是始作俑者
中港矛盾的命題龐大而複雜,中大社會學系講師黎明2008年隻身由上海移民來港,時值北京奧運中國人身份認同仍然高漲,惟此後中港關係急速惡化,她認為始作俑者是香港政府。

回看10年前到港,黎明融入本地社會可謂毫無困難,「香港同上海有啲唔同,香港人carefree(隨意)啲」,身邊的香港人待客友善,願意主動向她介紹和帶領她遊覽香港,那份親切感抵銷陌生感。不過中港關係近年急轉直下,她從課堂上的分組,已看到內地和香港同學分別自成一角,雙方連繫比她初到港在學時少許多,亦相信現時的本港學生,未必如當年般願意主動接觸內地生。

中港關係惡化與內地客湧港後,輿論批評篋神塞爆社區、內地人財大氣粗、搶貴本港物價,黎明斥港府處理社會問題手法短視,只看眼前利益欠缺長遠規劃,自由行政策可見一斑,「淨係想提升自由行遊客、消費、經濟,但係唔諗長遠,係咪會產生比較嚴重嘅後果?佢冇考量亦冇任何預防措施。冇解決經濟單一問題」。

斥自製惡性循環

她分析,個人層面與生活上的中港矛盾只是冰山一角,更癥結的或是來自政治、經濟、法律制度上的中港矛盾。在她眼中,港府不時權衡北京中央立場,放棄特別行政區應有的自主,結果令社會不同問題陷入惡性循環:首先政府製造問題,然後卻不處理自己製造出來的問題,令中港矛盾激化,「但佢再叫你包容(內地文化),你有情緒佢就話你唔包容,令件事再差啲」。她直言,中港矛盾是港府一手將制度矛盾向個人層面推進,後果由社會上每一個人承受,「每個人都要面對蜂擁而至嘅大陸人,有情緒,我好理解」。

解鈴還須繫鈴人,她表示解決矛盾最理想方法是政策改變,但社會上每個人也可好好利用既有的自由發展成熟的公民社會,只有公民力量鞏固,才可抗衡內地噤若寒蟬等紅色文化入侵、左右中港矛盾未來的走向,以至未來港人爭取民主的空間。

■記者袁楚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