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海軍閱兵應對孫政才受審認罪

2018-04-12|来源: |标签:石涛 前重庆市委书记 孙政才 

昨天在北京王全璋的太太李文足,因為她在過去的幾天里面徒步從北京的高等法院一直走到天津,到關押王全璋的監獄去,這是一種活動了,這是一種完全申訴的概念。李文足在過去時間里,應該說相對而言是非常讓我個人非常感觸的,一個女人帶著孩子,為了能夠救自己的丈夫,很少有,在今天的中國社會當中很少有。而她徒步行走的尋夫的概念在世界范圍內引起了反響。路透、美聯社、紐約時報、BBC,幾乎你可以看到,西方大的媒體,英國的每日電訊,衛報,都在報導她這件事情,她的具體的故事,具體的人。

而王全璋是在709事件當中,到現在不知死活的一個人,而709事件的一切都在天津發生。709在我個人角度來講,是真正政法委系統對習近平的強有力的反擊。

反擊到今天,我個人的看法,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習近平似乎對政法委出現了相對縮手縮腳的概念,無論是從十九大還是到兩會。在兩會當中,他觸及了3個機構,維穩辦、綜合辦、610,全都被他變相的撤掉了。因為它是合并了,這個特殊的機構就沒了。這是當初政法委系統中對老百姓打壓最殘酷的三個組織,上面正好歸政法委書記管。

可是在具體辦事情上,在做法中,因為李文足的做法,造成了當她來到天津的時候,被北京的國保給截回去了,就是她當地,她住在北京的石景山,截回去之后,結果在她的住宅的樓下出現了當年2012年之前圍剿陳光誠、高智晟、胡佳的情景,這幾個人是相當典型的在現實環境中從2005年2004年開始一直到2012年,2012年陳光誠跑出來了,在這之前,高智晟被抓了,他們都是在他們自己住宅的環境當中,公安、國安、維穩辦、街道辦事處、小腳偵緝隊這些人,你說他叫閑散人員吧,人家肯定掙錢,你說他不叫閑散人員吧,你一看就是吃飽了撐的游手好閑者,年齡大多都在30幾歲到50幾歲,有婆娘有老爺們,什么樣都有。

所以在我眼睛里,那些女人不如街頭賣的。街頭賣的是自己作主,她先被中共黨的文化強奸一把,然后出頭的。男的就是李蓮英,李蓮英動了外科手術是那樣的,他們不動,就也這樣。而正是這樣的人出現了心理變態,所以對跟他根本不熟知的人采取了極端邪惡的做法,他既不代表黨,也不代表國家,誰都不代表,只代表他個人,而代表他個人的時候,當他出現的時候,警察又不管,所以你說這社會,這個政權是什么東西?

我昨天在節目中說了,我說曾經周永康式的維穩辦的做法,以圍剿高智晟、陳光誠等家庭的概念出現的做法,再次出現在李文足的家里面,把去看李文足的朋友們給打了,老爺們打女人。以現在的時間跟陳光誠他們那個年代不太一樣,大家有手機了,所以就有許多視頻拍上來。

昨天有另外一期節目我提到說,周永康如果活了的話,那你習王體制算個狗屁啊。很簡單,你做的一切,垃圾都不是。那也蠻奇怪的,反正到了今天,早晨的時候我看,沒了。李文足自己在Twitter上發文說,感謝朋友們的支持,這些人走了,大概是今天一早走的。李文足帶著孩子能出門了,起碼能買菜能吃飯啊。

這就是今天的中國社會,所以我個人的提法就是說,當時圍剿他家里面的人大概幾十人,那個女人可不止是母老虎啊,那個女人表現出來是母老虎她奶奶。我當時看那女人的概念,我就想她老爺們可慘了,不給他掂不了才怪呢,吃死他,吃死她老爺們。換句話說,要不把她老爺們賣了,可能性不大。有錢就干,這是今天在我眼睛里看到的高級動物。

我想說,很多人其實這個做法,在社交網絡中,在媒體,在Twitter上,都處都是。你看他反共,一給錢立刻他就罵你,什么都干。這是典型的高級動物的傷害,這是我跟大家講的意思,中國人大陸人,你有能力享受民主嗎?民主是給人的,不是給高級動物的。在這么一個環境中,當這個政權掏了錢,這群普通的老百姓比瘋狗都不如!

如果我們換個角度,把美國的社會搬到中國去,13億人,里面有多少占百分比多少是這樣的一個生命態度?你說那是什么?我說句難聽話,連瘋狗都不如!他的概念就是瘋狗都知道自己是瘋狗,他這些人卻不知道,連自己都不認識。

很恰巧的在這件事情前后的時間段上,孫政才今天被審了,出來的消息比較快,審的也比較快。他好象前面也沒看到預先的鋪墊。

《德國之聲》寫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受賄案一審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當庭認罪》。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曾被視為中共“第六代”接班人,因涉嫌收賄遭法院提起公訴。今日,公審畫面曝光,他低頭念稿當庭認罪。但人權團體批評中國政府打擊貪腐行動背后動機不單純。

我有時覺得也挺有趣的,人權組織站在人權的角度來講當然批他,這點就象西方社會,就是過去的美國社會和歐盟的很多國家認為當中國的經濟發展之后,中產階級會有醒悟,從而帶動著走向民主,這就是今天被川普完全給否認和唾棄的。

在面對共產黨的概念中,幾乎所有人都忽視了問題,就是沒有能力認識問題,特別是精英階層,共產黨講自己叫高級動物,很多人把這東西當成一種學術問題,他又承認在中國社會信仰是空虛的,共產黨用愛國主義填補了信仰。

愛國主義是什么東西?不是東西。愛國主義是一個概念,是人的環境的一個概念。愛國主義的概念就是以我為中心,我要如何。滿足了人們內在的需求,但它最邪惡的地方是它代替了人在現實環境中對自己生命的認識。

信仰是認識到自己的靈魂,愛國主義是認識到自己的縱欲,宣泄內心的憤怒與情緒。就連西方的學者都已經沒能力認識了,當西方學者沒能力認識這些的時候,就非常荒唐幼稚的要把民主的概念帶給高級動物。

你祖宗是猴變的,你今天娶個猴作媳婦?也叫方得始終了?當然保不齊現在有人也干,什么都干。這事有時候我也感受挺落伍的,就這么個道理了。所以這是今天在中國社會中出現的荒謬。

孫政才他受審這是肯定的,我自己的關注是這個時間點,他已經死了,打他,玩命打他是為了后面,而不是為了他。

公訴人宣讀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孫政才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據說是1.7億),依法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孫政才對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不持異議。

這個就相當很有趣,《紐約時報》也登了這個消息,北京的精子庫,說你想捐精子,你要首先愛黨,愛國家,愛人民。你聽見了吧?要堅持黨的領導。孫政才當初捐沒捐過?他是黨的接班人。我問你,你說他到底他那小蟲子是愛黨不愛黨?他要求40歲以上,今天的習王體制同樣是這個年齡,小蟲子愛黨不愛黨?

當人們拋棄生命理念的時候,人們出于利益的角度,那可不僅僅是什么安貞醫院,安定門醫院了,吃藥都不管用這東西。它能寫出來,你知道,那是北京精子庫啊!面對這種荒謬,今天主政的人不清楚嗎?

我跟大家講那不是人的社會,那可是高級動物的,你說它是不是?孫政才死了,那小蟲子就反黨。那今天習近平的是反黨不反黨?大家在利益欲望中都在過日子,茍且偷生啊。茍且偷生那“茍”是草字頭的“茍”,現在今天很多大陸人的茍且偷生連那豬狗的“狗”都不如,因為這東西大行其道了。那狗也不會說要遵從黨啊,那個不可能啊那個。

所以這都是同時間發生的故事了。

盡管起訴書指控孫政才收賄,但中國領導階層已經明確指出,這個案件也有政治因素。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針對黨內、與國有企業高級官員進行打貪。其中,孫案是最引人矚目的案件之一。

對。我跟大家講過,我說孫政才的案子最關鍵的問題就是他是黨的接班人,所以黨的接班人在這個時候,在他習近平今天是12號,他3月20號結束,對頭算才20來天,20來天我算這日子意思就是習近平在立法的概念中、在兩會的概念中強調了憲法的地位,他作為國家主席也好,總書記也好,軍委主席也好,他把三個權力放在一個人身上,當他舉手向憲法宣誓的時候,而在整個公開的環境中,里面沒有任何中國共產黨的因素。黨的總書記向憲法宣誓,黨服務于憲法。不開玩笑。軍委主席向憲法宣誓,軍隊屬于國家的。

沒人解讀這個概念,只是說認為是他的手腕,但是在中共建政以來,他是蝎子拉屎獨一份。所以在他憲法宣誓結束之后,今天斬死黨的接班人,沒滿月,剛20天,這是他的寓意在其中。就是孫政才被公審,意味著后面更大的動作。因為他已經完了,孫政才被弄出來的時候,是去年的7月11號。

去年的7月初,習近平開始發力,他積累了5年的時間,是去年7月初,也不叫7月初了,6月28號,他揣梁振英的時候,就是他的發力,那是公開場合。他不該那么做,按正常環境,習近平不該那么做。如果從國家主席來講,他叫掉架。大官欺負小官,哪有這樣的?不開玩笑啊。你欺負他,他沒做錯。因為當年曾蔭權跟董建華就這么做的。到你家給揣出來了。所以他揣的是整個那個氛圍,揣的是中共在黨的系統中的傳統。那開始發力的,用的孫政才,現在結束了,又用的孫政才。在兩會開之前,2月23號用的吳小暉,兩會開完之后用的吳小暉。

所以他是有目的的,真正最后的底牌沒出來呢。這是鋪墊。

然后他就談了整個當時的故事經過了,他提到去年的7月15號,公開宣布了。有道理相信應該是去年的7月12號左右抓的他,也就是說讓孫政才整整掐了半年時間。

比較奇怪的就是有其它評論也提到重慶對孫政才有關政治野心和個人私欲極度膨脹的說法,一直在批,現在還在批。當年的王立軍曾經被輕判,判15年,大家都承認是輕判。然后是習近平呢,大家都認為沒有王立軍的出現就救不了習近平。結果今天在重慶,要掃清薄王余毒孫政才的流毒,這是習近平他操手的做法了。

里面也提到把孫政才跟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等人基本都掛在一起了,牽扯到反黨的概念,篡黨奪權的概念。它透過財新網也變相證明孫政才他的女人找了皇帝的袍子,在那跪那袍子拜那袍子。這東西,孫政才是你中共黨把他定為接班人的,當初曾慶紅江澤民確定他接班人的,那他拜那袍子有什么不成啊?習近平自己也是漁翁得利了,要不是薄熙來出事的話,你也沒機會了。所以在這個概念中,你看到在這個圈里面有它的局限性。無論習近平有什么個人的原因,但是被他打擊的確實是中共黨的系統,這也是事實。

所以文章里就大篇幅的回顧了孫政才從2006年在溫家寶政府中任農業部長時是當時最年輕的部長。2012年11月15日當選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所以在當時的習近平只是個人逃難,無力阻擋他。這是他成為接班人的概念。王立軍出逃這些都談到了。一直到現在,我們看到的就是肅清薄王余毒和孫政才的流毒,而在去年9月底,十九大前,將其與已落馬的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并列,屬“重大政治隱患”,共產黨的詞叫“篡黨奪權”。

我以為如果以這樣的方式,以公審的方式出現的,里面恐怕“篡黨奪權”這個詞會逐漸被弱化,他可能更大的概念,未來的概念是放在對國家的威脅,對國家領導人的威脅。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