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川普劍指中共統治的根基

2018-04-08|来源: |标签:石濤 川普 中共统治 

阿波羅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德媒,川普劍指中共統治的根基》。

因為現在整個都是貿易戰了,說什么的都有了,所以我們就跟大家分享一個《石濤評述》,分享他在不同的人的認識我們可以看到其中的生命態度。

俄羅斯“TVC電視臺”在4月3日播放了一個專家評論中美之間貿易戰的節目,題目為“專家評中美貿易戰:一切才剛剛開始”。該節目請來了俄羅斯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俄羅斯漢學博士、歷史學家、俄羅斯高等經濟大學亞洲學院主任阿列克謝?馬斯洛夫對該問題進行點評。

馬斯洛夫對此評論說:“很遺憾,這只是剛剛開始。美國會繼續下去,中國也不得不繼續下去。第一輪的交鋒不能僅從數額大小來判斷,這只是開始。中方現在在試探,它最希望知道的是,美國發動貿易戰的決心究竟有多大。

其實中方是被動的。如果從這個角度上說,中方永遠是輸家。它最希望維持現狀了,打破現狀的人是川普了。

俄專家評論說,美國會堅持達到自己的目的。因為中美之間的貿易順差達到了至少4000億美元的規模(我印象是5000億)。而令川普無法再容忍下去的是,中方靠著這些順差的錢正在收購美國各個領域的企業,簡而言之,在未來可以控制美國的關鍵物資領域,所以,川普不會只是做做樣子的要發動貿易戰。

是這么回事,我覺著這個話說的相當準確了。從某種程度上,這都是一種時代的標志。

馬斯洛夫還表示,實際上中俄之間的經貿雖然沒有開打貿易戰,但雙方間的貿易關系也十分緊張。同美國的放縱而導致多年的巨額貿易順差相比,俄羅斯一直嚴格地保護著自己的利益。反過來,中方在俄羅斯的投資也是只考慮自己的利益,而不顧俄羅斯發展的需求。

所以這是一個概念不同,俄羅斯無論怎么樣,普京采取的獨裁體制他拋棄了共產黨本身,但是他又是來自于曾經的蘇聯共產黨的核心部門,他是克格勃的高級官員,也就變成了他對共產黨的那一套非常清楚,所以他是一個個體的獨裁者,但是是憎惡拒絕共產黨本身的,他當然知道今天的中共它真正生命內在的核心。所以出現這種場面。

德國之聲5日報道,慕尼黑出版的《南德意志報》以"中美全速對撞"為題。

它是以社論的方式出現的,也就變成了《南德意志報》本身的一個看點。

刊發社論指出,川普對中國產品加征懲罰性關稅,其目的并不在于縮小貿易逆差,而是為了遏制中國的科技追趕步伐,從而動搖中共統治的根基。

這話我覺著挺到位的。川普一直打擊的是指中共的做法,中共政權的做法是偷騙搶,偷騙搶這都是叢林法則,偷騙搶里面都沒有任何人的道德因素,全都是高級動物的那種概念。就象我說的,它是只狐貍,但看起來是個女人,從而出現這種概念。那只狐貍干嘛?用女人的身體偷男人的精華,男人傻在哪?男人就傻在他非要滿足占據對方,他占據的過程就是狐貍偷你的真實的過程。

今天的中國人,有一個算一個,都懂得這個道理。一個人悄默聲的你想什么呢?你自己能意識到什么?你自己最清楚。如果自己不清楚的話,為什么今天的廟宇跟道觀香火這么旺盛?你有連你媳婦連你先生都不想告訴的事情,你自己無能為力,你只能上那兒去求,而你求的本身又是滿足這邊的好處。所以求不好呢,本來那狐貍咬你一口,一去咬你三口,而你以為挺管用。比豬笨多了,真的。

“川普的懲罰性關稅是對中國未來的攻擊,它的目標是中共的根基,是中共政權的執政合法性。”

這是德意志報寫的我覺得是相當到位了。你知道德國同樣經歷過東德地區,就是經歷過共產黨的東西,所以只有經歷過的地方它看的明白共產黨本身。

“美國的真正目的是促使中國經濟全面開放,讓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獲得平等待遇。對于北京而言,這是錯誤的時間點。中國企業正在依靠國力搶占全球市場,而在國內市場中國卻在構筑壁壘。不久后,會有許多行業完全被中國人控制。習近平想通過國家資本主義來打造一個工業強國。”

這就是它說的“中國制造2025”。“中國制造2025”這是今天習近平的想法。川普要直接打碎的就是絕對不讓你有共產黨成為了“中國制造2025”。沒有了,瞎扯,在共產黨框架下瞎扯。如果從某種程度上,我覺得連習近平自己都是騙子。因為這里面的關鍵點,就是共產黨的位置。如果“中國制造2025”是造成了共產黨的合法性,那他就是跟共產黨同流合污。

我還是說好句話,你看看陳小魯怎么死的。他年齡不大,陳小魯的年齡跟王岐山年齡之間的差距,王岐山跟習近平年齡差距,差不多,可能還不到,王岐山跟栗戰書的年齡差距,栗戰書跟習近平的年齡差距。陳小魯死了,大家都覺得太年輕了,他也沒想過。笨蛋!

“中國政府為這一領域的研發提供慷慨的補助,開發銀行以及各類基金為相關企業提供優惠貸款。要是自主技術研發還不夠,還有數千億資金可以用來購買國外的技術。”

是,我覺著它講的很到位,所以偷搶拿騙,為了自己利益,為了國家利益,但是當他的生命基礎,就是今天在中國的生命基礎以共產黨為準的話,它就是今天全人類的惡魔。沒有共產黨的背后基礎,他是人之間的相互侵占,有共產黨的生命基礎,它是魔鬼。

而另外一篇文章同樣是談到共產黨生命本身了《美媒:中共非美國朋友川普與其對抗是對的》。前總統尼克松成立的智庫國家利益中心國防研究主任HarryJ.Kazianis在福克斯上撰文說,川普政府此舉表明,它接受了國家安全界許多人長期以來的一個認識:中共不是美國的朋友,它是一個棘手的地緣政治、經濟、外交競爭對手;并且美中之間的競爭在加劇。文章說,現實很清楚:美國和中共現在是敵人,并且沒有退路。

我覺著講的完全就是這么回事了。

文章說,盡管挑戰巨大,但是川普總統對抗中共是對的——不管中共將采取什么反擊行動。

所以它從政治層面,你會講地緣政治、經濟、國防你都可以說,但從來沒想過,它是生命之間的對抗、生命之間的對壘。在過去節目里一直跟大家講,中國人說美國人愛錢。

是,這年代誰跟錢都沒仇。多清高的人他只要活在人間,他就跟錢沒仇,他得用錢,他得吃東西。所以正常的消費,人叫消費,人們唾棄的是一種奢侈。跟錢沒仇,美元上都印著“Ingodwetrust”。它在時時刻刻提醒著每一個美國人,無論他怎么賺錢怎么生活,你記住,這是神賦予的。他們家存現金,存幾個億,都躉屋里頭,就說這意思了,每一塊錢上都印著這句話。

在中共政權里面,你在家里也躉它10個億現金,每一張票上印的是馬恩列斯毛,全是殺人的。馬克思最先出現的,恩格斯輔佐他,列寧在1918,這是我們當年看過的電影,列寧創立蘇維埃政權、奪取政權之后的第2年殺了10萬人,斯大林被人們喻為這是真正人類近代歷史中最大的魔鬼之一,有人探討到底是斯大林邪惡還是希特勒邪惡,但算了半天,說斯大林在共產黨體制之下,最邪惡的一點,它全殺自己的國人。列寧是,斯大林是,金家王朝是,古巴是,越南是,柬埔寨是,它邪了門了。其實一點都不邪門。

狐貍,一只母狐貍,找這個男人,你非要娶它,不用娶它,反正你跟它干嘛,表面給了你好處,給了他身體,里頭抽你的精華,跟共產黨一樣吧?要祖國的強大,一強大就把你給吃了,不吃死你它不強大,這是生命的品質啊。

哈佛?佛哈吧,北大,大北吧,你見鬼了,喝西北風吧。那都沒用,胡說的。你跟那兒學完了之后,你怎么看這女人怎么看著好,你非要給她整到你那兒去。那女人一定整死你,吊著你,不吊你小樣,不給你吊起來,對不起你。吊起來成肉干了。這就是真正的生命認識了。

所以你記住那只狐貍抽的就是跟她最緊密的男人的精華,而共產黨殺的全是自己的國人。這還看不懂?等到毛澤東,8000萬人死在他手里。等到鄧小平,奪取軍權,就是《芳華》電影里演的。那一代人,多少人就死了。死得糊拉八都的,就他明白。連總參作戰指揮部的作戰室的少將,忘了那是肖克的兒子還是誰的兒子,他自己都沒搞清楚為什么打那仗。他能讓你搞清楚嗎?他不打完那仗79年,他就沒有82年修憲,沒有82年修憲的兒媳婦大肚子裝孫子,就沒有后面89年的大屠殺。

今天缺了大心眼的人,還在拿82憲法去說話,然后說習近平如果改了修憲之后,那他未來將成為一個殺人的魔頭。坐根現在都殺死你了,就他沒殺人,你還等著他完了再殺你?神經病!真笨啊!面對殺人的事實,他可以回避呀。

到了江澤民,他打到最根上,毛澤東是摧毀掉廳堂廟宇,他讓和尚尼姑回家結婚。到了江澤民,他把修煉的人給殺了,把器官摘了,賣給那些普通的人,普通的人為了自己活命,絕不問這個肝哪來的,甚至反過來提出要求,要那些修煉的人。這是這個政體的人現實的人表現出來的。

等同的,18、9的女孩子,個個刮狐貍臉,刮完狐貍臉就是狐貍了搞不好。你看那眼睛,刮完狐貍臉,那個眼睛發呆,發直,用眼睛說話。很多刮完狐貍臉的孩子就這樣。

所以真正的在我眼睛里就是魔鬼了。

“美國人現在需要認識到,兩者(美國和中共)之間已經沒剩下多少共同點了:沒有共同的敵人,貿易也不再是它們的共同利益,而是沖突的來源。”

“美國和中共原本就分屬于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敵對陣營,但是在過去幾十年,兩者關系為何變得如此緊密呢?文章回顧了這段歷史。”

“在上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美國評論員將中共政權稱為“紅色中國”或“共產主義中國”。中共政權是蘇聯的盟友,而不是華盛頓的朋友。但是美國人擔心中共將共產主義傳播到整個亞洲,各國將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倒向中共勢力圈子。”

“美國對共產主義擴散的擔憂,是美國參與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的一個重要原因。這兩次戰爭是為了跟中共勢力作戰。”

美國永遠是共產黨中國的敵人。所以這是一個生命形態,我剛才講了,人民幣上印的人都是殺人的,殺完之后,讓人們相信它們,是你們的“砍”手。而美國人的概念是神,這是真正神與魔鬼之間的較量,在人間的兩大陣營。

到了尼克松,尼克松的建交很大情況下是政治上的需要和包括當時因為蘇聯的存在。

“歷史證明了國家安全策略家的預測是對的。在蘇聯崩潰之后幾年,中共和美國就開始就臺灣問題發生沖突,并在1995年和1996年達到高潮。”

“華盛頓在2001年又進行了一個豪賭,將中共帶入世貿組織,希望幫助中共融入國際秩序,將中共同化為自由世界的一員。”

2001年在中國出現了所謂的天安門自焚事件,共產黨栽贓的,江澤民那年代,02年開始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而在人的層面,本該美國拒絕共產黨,美國卻用它自以為是的東西把妖精給引進來了。美國人用他人的精英政治的概念,要去融化這魔鬼,結果知道把這妖精請到家里,他受不了妖精的誘惑,妖精就把他抽了筋扒了皮了,因為他跟妖精睡覺了。

今天川普出現了,說你別整了,小樣啊,都成雞賊了,從里頭抽了你了。其實是這個。

所以文章就講,一直延續到今天,我們看到了川普出現的故事。

“美國和中共現在是敵人,并且沒有退路。”

那就對了。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