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銘刻千古的驚艷一幕——西施浣紗

2018-04-07|来源: 看中国|标签:文化 西施 

作者:杜若

親臨苧蘿范蠡尋美看中國

越王勾踐知道吳國百姓被吳王奴役得精疲力竭,才把姑蘇臺改建成功。于是,勾踐對文種說道:“大夫所言饋贈巧工良木,為其建造宮室,如今已行。如今,只是這崇臺之上,必選妙舞清歌,麗姬美人以充盈,若不是國色天香,傾國之貌,不足以惑亂他的心志,還望大夫為寡人謀取。”

文種說:“興亡之數,定于上天。既然天生神木,何愁找不到佳麗?”

挑選美人是為了迷惑吳王,若是越王大張旗鼓地在民間挨家挨戶的搜求,吳國還沒亂,自己的國家倒亂成一團。文種提議,當下越國正是休養生聚之時,不宜擾亂民生。

范蠡出班說道,最好是派善于觀相之人下到民間遍游國內,如果遇到顏色嬌艷動的年輕女子,記下她的姓名住處,進獻大王,再聽憑挑選。這樣不過數月,便可將國中佳麗采訪完全,百姓也不會受到搜求之擾。

于是勾踐命宮中百名內侍隨同范蠡到民間訪求美人。

一日,范蠡獨自一人,信步而行走出城邑。不知不覺中來到一處地方,只見峰巒競秀,萬壑爭流,云水周遭,溪山罨畫。范蠡致身其間,宛如步入仙池。

范蠡一面尋思,一面觀看風景。忽見一道清溪,細流曲折,從山腳下回繞而來。沿溪望去,桃李成林,松柏蒼翠,郁郁蔥蔥之中,似覺柴門隱約,竹籬依稀。

范蠡循著山麓一路沿溪踏歌而行。行約數百步,忽然一陣香風撲面而來,范蠡聞了這股香氣,四下尋望,忽然聽到咭咯的水聲,有人正在溪旁浣洗衣物。范蠡趨步上前,方看到是一妙齡女子,正在溪邊浣紗。

走進一看,竟使范蠡目瞪口呆,暗自驚嘆道:“想不到這塵世之間,居然有此姝麗?”于是詢問浣紗女此地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見范蠡問她,將手中所浣之紗放下,站起來回答道:“此處是諸暨縣境,屬越國所管。這山叫做苧蘿山。此地村邑就叫苧蘿村。小女姓施,名夷光,祖祖輩輩都居住在苧蘿山下,就在里面的西村。因為西村所居住的人家都姓施,所以鄉民都叫我‘西施’。此地居處荒僻,因為家境清貧,所以卑妾常在這溪邊浣紗度日。”西施答話沒有絲毫嬌澀之態,非常端莊合儀。

見這荒僻之地會有人相尋,西施就問對方:“不知客官尊姓,為何事來到這偏遠荒野?”

范蠡說道:“實不相瞞,下官乃是越國的相國范蠡。”

西施一聽,驚訝的說道:“原來是相國駕到,小女不知,有失回避,望乞恕罪。我聽說相國忠心事主,隨越王不辭辛苦遠至吳國。眾人都說,越王的性命、越國的社稷都是仰賴相國之力轉危為安。如今,我王雖然歸國,但大仇未報,相國當是在朝佐王,重興越國才對,為何獨自一人來到這荒蠻野地?”

西施浣紗溪邊定盟

范蠡說道:“下官到此,不是為了游山玩水,而是為了社稷大事而來。越王命下官到民間四處走訪,以訪求奇才異士前往吳國。”

西施方才明白,說道:“噢,原來相國是為國求賢呀。不懼風塵勞頓,如此勤懇,實在可敬!可佩!但不知相國是否尋得奇人異士?”

范蠡說道:“這半年也得遇幾位賢才,只是可以擔任重任之人還未遇到。”

西施說道:“我們越國屢受吳國侮辱,小女雖是一介女流,但也常想為國分憂,只是不知應該怎么做?想必越國也會有為國舍身的豪杰,可以擔當大任。”

范蠡說:“下官今日想把這副重擔加在你身上。倘若能念及國恩,慷慨擔任,那就是越國之幸了。”

西施愕然驚道:“相國之言,何意?小女蓬門弱質,怎能擔當重任?”范蠡只好如實相告:“下官奉越王之命,并非訪求賢士,而是訪求絕色美人的。”

西施一聽,當即容顏大變,正言說道:“相國之言差矣!越王方脫離羈囚,得以返國,正是勵精圖治之時。今日,卻派相國訪求美色?越王果有此心,相國應當諫言力阻才是。如何反尊王令,為他到處奔波呢?小女原以為相國是忠臣,現在看來,也不過是諂佞之輩。”

西施說完,丟棄溪邊所浣的紗,轉身就走。

范蠡慌忙上前說道:“美人,休要發怒。越王命下官訪求美色,不是為自己娛樂,而是獻給吳國的,美人切不要錯怪越王。”

西施一聽,停止了腳步,說道:“相國,要想禍亂一個國家,若非英雄豪杰,豈能擔任?要那美貌之人有何用?”

范蠡說:“只因當前吳國氣焰強盛,兵精糧足,謀士忠臣,遍布朝廷。越王復仇心切,想在十年之內,將吳國平為池沼。但一直苦于沒有機會,今日吳王已建好姑蘇臺,我們想趁此時機,選擇美人獻于吳王,惑他心志,荒其政事,窮其財貨,越國才會有機可趁。不知美人是否肯為國舍身?”

西施聽罷,說道:“小女雖為女流,但聞圣賢頗知大義。自從聽說越國兵敗,越王入吳備受奴役,身為越國子民,早已有心報國。若有機會為國舍身,豈非榮幸?”

范蠡見西施貌美且忠,心中大喜,拱手致謝道:“承蒙美人慷慨允諾,為國分憂。想我越國上自越王,下至百姓,將來都會感激美人的。那就一言為定,明日我備車馬前來迎接佳人。”

西施也一口應承,沒有推辭。范蠡與西施分別后,逕自返回諸暨城內。西施也收起所浣之紗,回家打點整理行裝。

吳越爭霸戲外旁白

待吳國滅亡后,西施既報了越國之恩,又以身投江以死身報吳王的恩寵。她生為越國之忠民,死為吳國之忠魂。像西施這般的志向和作為,這般的苦心孤詣,恐怕史上算來也沒有幾人能與她相比。

大唐詩人羅隱《西施》寫道:

“家國興亡自有時,吳人何苦怨西施。

西施若解傾吳國,越國亡來又是誰?”

詩的大義是:自古以來,家族興亡,朝代更迭有很多,吳人何必埋怨西施呢?如果西施是傾覆吳國的罪魁禍首,那么后來越國滅亡,又要怪誰呢?

(原文有刪節)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