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靠反腐刷屏

2018-04-03|来源: |标签:石濤 习近平 反腐刷屏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5年趕毛超鄧,習近平威權是怎么煉成的?》。

順天意怎么做都成,逆天意怎么做都不成。順天意干嘛?他保他的命,以不擇手段的方式、共產黨的方式保他自己的命。當他一保命,他肯定跟黨對著干。兌現了10年前反腐亡黨的說法。你說他一定要干死共產黨嗎?不知道。可是他每天干的活就在干共產黨。就這么回事。天的慈悲就說你既然客觀干成這樣了,那他就能成。

咱看看因為所以——胡平先生和章立凡先生。

胡平:國力崛起,執政者蔑視公平迷信強權。毛76年去世,到現在剛過40年。這么短的時期之內,中國再度出現個人崇拜回潮。這里的大背景是中國的崛起,國力、軍力的崛起,執政黨開始牛氣起來。

真正厲害的是08年奧運會,那叫大屁股撅起。對吧?你看那猖狂樣。到2012年已經亂象叢生了。它要不亂象叢生,為什么出現王立軍?為什么出現薄熙來?為什么出現里面打的熱火朝天的?這個太泛泛了,“執政黨開始牛氣起來”,什么時候它沒牛氣啊?所以我個人覺著這些沒有什么對錯,一看你就知道,為了做節目而做節目,為了支持觀點而支持自己的觀點,沒有任何根脈下面。

從某種角度上,這話對嗎?絕對對。這話真的對嗎?不對!胡錦濤他當時那國力崛起,軍力崛起,你以為今天吃個豆,明天放個屁,這么立竿見影的啊?他不是啊!他得一天一天整起來啊。哦,到了習近平這兒就整起來了,那牛皮就起來了,到胡錦濤那牛皮就起不來。還是因人而異吧?

胡平:不過,崛起建立在六四屠殺、經濟掠奪和最大的不公不義之上。而執政者越來越蔑視人權、蔑視民主;同時迷信暴力、迷信強權。這為強勢領導人的出現提供了基礎。

胡說!從六四開始,江澤民是不是強勢領導人?江澤民不是強勢領導人,它能壓得胡錦濤壓成那樣嗎?不是那么回事。他提到六四,他卻不提九九年對法輪功的迫害。政治學者。

這是我在節目中跟大家講過的,其實非常選擇性的,在大談人權和民主的時候,卻明顯的知道他對生命的認識的缺陷,站在利益上談生命,是對自己的侮辱。

胡平:習近平上臺之初,江、胡兩派勢力互相抵消,促使習近平很快便超越前兩任的權力。

胡說!胡錦濤足以抗衡江澤民的話,就不會有后來這故事了。

所以在我眼睛里,這就是政治學者,沒有生命理念的政治學者,當你一定要讓他去做節目,去討論這種話題的時候,在明白人的眼睛里就是,做一期節目300美金。

胡平:習近平靠反腐刷屏,體制內外只有恐懼。

沒錯,這是真的。他沒說反腐為什么,他只是說反腐造成了積累了政治資本。你可以這么說,他談不上什么積累不積累。他反腐在過程中是保他自己。而他里面另外一個生命基點就是那些腐敗的官,就象有個東西說了,今天你不賣媳婦、不賣孩子你能叫爺們嗎?你聽聽。然后這話說出來之后,一群女人在邊上說:真是個爺們。沒見過這么下賤的吧?在Twittre上她就這么說啊。

所以我眼睛里,那都不是人啊。去年跟大家講,別碰,碰上你要不倒霉,對不起你,你看看。哎呀就不懂啊,就說妲己漂亮你敢上嗎?不整死你。把你小拇哥那根筋都給你抽了。男人的聰明的愚蠢,只會以占別人的方式出現。明白的人一看,連塊爛肉都不如。我不騙你了。

胡平:他造成了威懾,官員處于恐懼之中而不得不服從,而且對民間的打壓也超過江、胡。這樣,體制內外都處在被壓制中,而不見得是對他有更多的擁護。

胡說!胡錦濤是被江澤民涵蓋的,江澤民九九年開始迫害法輪功,制造了所謂的天安門事件來欺騙所有民眾,然后緊接著2002年開啟了全國范圍內的活摘器官。你睜眼瞎啊!習近平到現在一個人都沒殺,這是他確實做到了。

所以我跟大家介紹過,我說在現實的環境中,在今天的環境中,如果你沒有生命認識的話,我勸你別說話。這要給300塊錢,這錢不好掙這錢,要命的錢這錢。因為在你評價這樣的內容中,你有意無意的就是對今天人間最大的罪惡的一種推波助流。你不是共產黨員,你為共產黨員在做事。

胡平:抓住小辮逼就范,習得以修筑個人崇拜。

個人崇拜是假的,個人崇拜現在完全是在這個氛圍中硬來的。

胡平:習近平取消主席任期和改制,居然沒有引發黨內的強烈抵制。

它沒有能力抵制,這個是黨內沒有能力抵制的。但在之前他有沒有抵制,如果之前他要有能力抵制的話,王岐山在十九大就不用下來了。而王岐山的客觀下來,遭到抵制的客觀下來,反而又應對了今天王岐山以國家副主席的身份成為了中國政壇中最高層,就反過來客觀上在壓碎共產黨在國家的權力體制。他的出現的本身,他今天存在的本身,就是對黨的體制的本身的一種抵觸。

胡平說,依我看,習近平沒有贏得全黨共識,只是利用體制固有的獨裁基因和權術,才迫使全黨就范接受其意志。

那有什么不好呢?他個人的意志利用了這種手段,變成了一個人出來,這個人沒殺人,他就跟共產黨有著生命本質的沖突,那在這個時候,全黨都被他干了,被他霸王硬上弓,被他強奸了,那不就對了嘛。就是可笑,在我眼睛里就是可笑了。

胡平:最重要的是禁止信息自由交流,不僅對百姓,更重要的是對黨內和官員。他一上臺就大談政治規矩,不準妄議中央,不許搞團團伙伙,以此壓制內部,讓心懷不滿者無法聯手行動。

那不就對了嘛。如果他不這么做,你不就希望共產黨好嗎?大家就一定要明白這道理了。張嘴,你聽,他儼然是一個替那些被壓抑的中國共產黨來伸冤。胡平先生很有名了。

胡平:盡管習上臺以來通過反腐清除異己大量任用親信,但是畢竟不比毛鄧,其親信本來就不多。他要靠不斷在各部門洗牌,才能使得官員們互相之間越來越生疏,更不用說聯合對抗,他便可以在其中做一個得利漁翁。反腐是利器,人人都有小辮子,都怕挨整。

那不就是這么回事嘛,對啊,這是他唯一的生存之道啊。那輪到你你愿意讓人家騎腦袋上撒尿嗎?所以表面看起來很具有味道,但實際本身又有毛病。

章立凡:對于個人崇拜,大家都很熟悉。在文革中大家經歷過,現在是第二次,大家再次聽到使用同樣的名詞。英文報刊《南華早報》這次很特殊,刊登前總編王向偉的文章,該文引用中共黨章第二章第十條第六款關于“禁止個人崇拜”的條款,“維護代表中共和人民的領導人的威信”。這篇文章暗示意味明顯。作者王向偉屬于大外宣系統。他96年進入《南華早報》,2015年在馬云收購這份報紙前一個月辭職,是一名資深編輯和記者。他作為媒體人,曾經在《中國日報》和BBC中文部任職,也是吉林省的政協委員。估計他應該代表體制內的某種勢力和看法。我現在無法斷言王先生的身份。而《南華》刊登前總編的文章的確耐人尋味。

他的文章在批個人崇拜的問題,王向偉是原來整個曾慶紅控制香港時出現的人物,第一個。第二個,在習近平有關把個人崇拜拿出來的時候,他有可能出現了一種,他表面上做成了個人崇拜,而他自己內心中同樣對這東西是憎惡的。我跟你說,這東西很不好說的,很有趣的。

有朋友說根本不可能。沒什么不可能的,傻小子們去愛一個女孩,可想她呢,見著她就跑,人就這樣。很自卑的人必然自負。你看他越有人的時候,他越牛掰。我跟你講,一大嘴巴就給他扇了。我跟你講,他有致命的生命上的弱點。你點著那點,一點能點死他,你別看他那樣。

你不信?吳小暉,你看那拽樣。2年前,跟庫什納吃頓飯,一個沙拉,1960還是1980美金,一個沙拉。前兩天庭審,一抹鼻涕:我知罪,我悔罪,請法庭對我本人能夠輕判。這是一個人啊。

所以我跟大家解釋過,人以利益為先導——他抹鼻涕也是為利益了——人以利益為先導,他是下賤的下賤,而高級動物都是這樣,只要把自己當成高級動物。因為利益為先導啊。這個道理很簡單啊,那要判我死刑怎么辦啊?我抹抹鼻涕沒判死刑,爺們這是我手段。這叫叢林法則你懂嗎?叢林法則不光是咬死對方,還得讓對方咬不著自己啊。我都給你會說。

所以這事,其實我看文章,當時我覺得這個寫的真不咋滴,說的不咋滴。后來你看里面就知道,哦,他是在這個生命基點上。

章立凡:習借民怨搞反腐,清廉面孔掩權斗。

他要生存要活命,原因就是一定跟黨內最具實力的人對抗,因為殺他的人是最具實力的,第一個。第二個,只要在共產黨的框架下,所有這些斗爭,大家都稱為權斗,這是中共黨文化稱呼的,也是大家認可是這么回事的,過去的時間也都是這樣的權斗。這是沒錯的。所以,你說借民怨搞反腐,他當初未必就是這樣的。他想獲得民意,他不獲得民意,他吃什么包子啊?這些都是手段了。手段中,如果一個人保命的話,在他保命手段的過程中,跟共產黨對立,那他就是對的。

說實話,很多批他個人崇拜的人的本身,都是文革的遺毒,流毒啊。什么流毒啊?文革摧毀了破四舊,摧毀了所有傳統的東西,他們在那點上,搞不好是認可的。

章立凡:習震住各家族,對手靜觀其變伺機而動。

這是有可能的,非常有可能。

章立凡:吳小暉受審,都涉及重要元老權貴家族。白手套掌握的商業秘密,足以震懾各家族,讓他們不敢出聲。

他也講了吳小暉這個,它涉及的人比較多。2月23號宣布,過后,大家知道,10天之后他開會,所以用他開刀,開審作為點炮開始。等到結束了,26號的時候,突然庭審他。庭審的時候,叫張中生,判死刑,是一天的。然后吳小暉庭上這一抹鼻子,正是習近平王岐山要的。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在干嘛?他在深化黨和國家機構體制改革。他抹鼻子的時候,他干這個。所以兩會前后都用了吳小暉一個,而吳小暉代表著民營企業,他是民營企業家,白手套,他確實是白手套。紅二代,誰紅也紅不過鄧家。官二代,他的背后又橫跨著江澤民曾慶紅整個的勢力。而官二代,紅二代里面包括著整個權貴資本家族。所以殺了他一個,等于是殺了一圈。然后他一抹鼻涕呢,在我眼睛里就是他背后的勢力坍塌了。因為他前面出現過狀況,一開始他抵抗,后來抹鼻涕,所以他背后的勢力鄧家,如果他不把背后的勢力當成他根本的話。2017年3月份,他曾經狀告過胡舒立,狀告胡舒立的問題是說,對他們家的婚姻問題,胡舒立說錯了。對他是侮辱。那現在看,是對的。鄧卓苒跟吳小暉真正的離婚協議是吳小暉被抓的時候,胡舒立報導的時候,他們沒有正式離婚協議,盡管他們沒有住在一起。而他為什么要用這個呢?他用鄧家的名聲。

所以你可以叫權斗,你說什么都成,我說的意思,甭管你吃香的喝辣的,還是嘬冰棍汁,沒關系,做什么都成,只要你真正的觀點,你的作用是反共的,真正要共產黨命的,那就對了,那就叫順天意。

講了一大堆,結果你會發覺你講的話,卻對共產黨維護了,這就是惡的。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