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國反腐要“嚴打”?

2018-03-30|来源: |标签:石濤 中国反腐 严打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10億巨貪”判死刑中國反腐要“嚴打”?》。

“嚴打”是黨的詞,“嚴打”不是一個國家的詞匯。

而這個概念出現呢,我跟大家強調一下這個死刑的概念,是他的時間點踩的很特別。20號兩會結束,然后21、22、23、24,然后你就看到什么深化改革,這個那個,組織間架結構的并架,然后大概25號是26號,郭樹清被任命為銀行中央央行的黨支部書記,也就是他金融系統的掌控風險的間架結構剛完成,第二天,就來這個了。這其中還伴隨著胖三到北京。時間相當緊湊,沒有浪費任何時間。

山西呂梁原副市長張中生貪腐案涉案金額10.4億,28日一審宣判,受賄罪成立,死刑立即執行。

立即執行,我可沒看到,這是BBC第一個看到的。

量刑引起社會關注,輿論認為這可能是對中國官員的震懾。專業法律學者認為,關鍵還看終審結果,風向可能截然不同:如果最終改判,可能意味著中國判貪腐罪時以后都不會有死刑出現了。

所有死刑犯都要到最高法院,再核準。到北京最高法院。但這個是直接來的,法律上是有這樣的概念,但這個直接是判死刑來的。它說是因為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只判了他8年。

而這個概念我昨天在另外的節目中我說,是兩會結束,習近平王岐山栗戰書,習近平國家主席,王岐山國家副主席,栗戰書人大委員長,相當于立法會議長,共同向憲法宣誓之后,開殺戒。

而里面在成立了監察委員會和監察法出籠之后,這個人,這個張中生,2014年抓的,當時抓他的時候,正好是圍繞著山西省的塌方式腐敗出現的,呂梁是一個很主要的地區,整個山西省全完了。從金道銘,金道銘是2014年的2月份被抓,然后令計劃、令完成、令政策都出事情了,只有省長李小鵬沒出事,剩下的幾乎都出事了。省一級的出事,然后包括象呂梁地區,象太原地區,它的地方這一級的都出事了,全給抓了。令完成跑了。前后的故事就這么個故事。

所以張中生是這其中的一個小官,他是個局級,大概是個正局級。但是他在這個地方干了40年,他是2013年3月份辭職的,就是習近平上臺,2013年習近平上臺,2012年他是黨的總書記上臺的,2013年是接的是國家主席和國家軍委主席,兩會嘛,所以張中生是2013年3月25號辭職,也就是習近平一上臺,他已經下去了。然后到了2014年5月份抓的他,說他還在做案。但他狠在哪兒呢,他就是一個正局級的干部,結果他整了十幾個億,當時抓他的時候說他是25個億。里面的概念就是,他的概念是中紀委抓的他,這是沒錯的,而拖的時間極長。2013年他已經辭職回家了,2014年從2月份、3月份、5月份、6月份、7月份、8月份、9月份,幾乎每個月都有山西的省級高官落馬。金道銘是開的第一把,金道銘是山西的政協的主席啊主任啊,他曾經是山西的政法委書記,是中紀委的官員。大概是這個,你可以查這個人是這么來的。

所以那段時間是對山西而來的。他是個小官,而他卻橫跨了,從2014年抓他,一直到2018年判他,拖了非常長的時間,所以這是個很奇怪的,他是一個過渡式人物。中紀委抓的他,按照反貪腐最鼎盛的時期辦的他,結果一直拖到中紀委退身,監察委員會出現,監察法出現,拿他祭旗。所以他的死刑也變成了是一個從中紀委反貪腐過渡到監察委員會的概念和監察法的概念,過繼到國家體系,所以他成了標志了。

他這個標志有點跟王岐山配著對的,王岐山是配著對了,中紀委書記一轉身,最后去掉黨的職務,然后進入國家職務,他不一轉身來了嗎?他就有點這意思。所以你可以在他身上看到習近平在轉型中的手法,在中紀委的時候,他不用任何一個理由去殺一個人,而且罪名都弱化,他沒有判死刑的。

趙黎平,內蒙古的,很多人提那個。你都沒看明白,趙黎平是把他情人給殺了。他是殺人罪,他其它貪腐是副罪,所以他被槍斃是因為他殺了他自己的女人,那個兩碼事,猴吃麻花蠻擰。你不弄清楚了,你隨便扣帽子說,不如回家喝八寶粥就完了。我覺著就這么回事。因為你瞎說,怎么說都是瞎說,你得分清楚是怎么回事。

所以這個很具有典型性。他黨的反腐體系中他不殺人,一進入國家體系中,出現第一個死刑。但是要提醒大家,從去年十九大,到今天兩會,我幾期節目說了,習近平沒動政法委,周強還是周強,曹建明還是曹建明,郭聲琨還是郭聲琨,付振華還是付振華。整個從上到下政法委系統沒動,對等著政法委系統沒動,2013年的三中全會當中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到現在你沒看見任何聲。這其中到底為什么?沒得解釋,所以這是有原因的。

我的意思就是說,這個人被判死刑在這個時候,跟政法委絲毫沒有動是否有關系?因為他是地方了,他是在臨汾判的他。

文章介紹得相當詳細了,66歲的山西人張中生,從2004年開始在呂梁當了9年副市長。據當地媒體,他主要在煤炭業貪腐,包括"煤炭資源整合、煤礦收購兼并、煤礦復產驗收、工程承攬"等,法院認為他"嚴重影響了當地經濟健康發展"。

他在當地為官40年,包括地委的人啊,那都無所為謂了。

呂梁市本身十分貧困,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去年特地去呂梁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視察,走訪了3戶農家,在那篇報導中,官方新華社形容那里"山大溝深,土地貧瘠,生存環境惡劣"。

呂梁地區很貧困,他呢弄了10個億,遭人恨嘛。

中國官媒"央視新聞"的微博將此案稱為中共"十八大以來貪腐犯罪適用死刑第一案"。

其實大家都注意到,只不過沒人敢說。我跟大家講說,當他真正動死刑的時候,卻是他向憲法宣誓之后。在國法中有死刑,對吧?在美國有很多州它同樣有死刑。在國法中有死刑,在量刑中當他極端惡劣的時候,他是這么回事。

所以如果是這個解釋的話就變成,在前面整個反腐中習近平違背黨的生命品質,生命概念。當他樹立了向憲法宣誓之后,他立刻又在樹國威,他殺人。

如果真是這么做的話,太清楚他在干嘛了。外頭瞎吵吵對他一點用都沒有。罵他捧他說他愛他,對他來講就是瞎扯淡,他根本不管你,連聽都不聽。

我以為他真正聽的只有一個人,王岐山。栗戰書給不了他什么建議,說句實在話。但栗戰書是他非常好的朋友。

網友最熱門的評論是在呂梁那么窮的地方,"他居然能貪這么多",不少人非常震驚,認為當地之所以貧困,是"呂梁的錢都到他家了"。

是。所以這個張中生被判死刑,會在當地產生巨大影響,在中國社會環境中產生巨大影響,習近平以這個概念他會獲得民間的聲望,絕對可以。這個概念相當于吃包子。

除了數額令人震驚外,判決量刑同樣引發關注。有網民認為"大快人心"的同時,也有人質疑量刑過重,甚至有網友猜測,這個量刑可能是中央釋放給各地官員的信號。

當地法院當天就發了一份"答記者問",回應外界問題:十八大以來,很多案件,包括"大老虎"在內的,也有過數額上億,都沒判死刑,為什么本案這么判?

法院引述了2015年刑法的調整,說貪腐案量刑不再像過去單純"計贓論罰",而是"數額+情節",而張中生不但數額巨大,還有索賄、案發后贓款贓物未全部退繳等特別嚴重情節,所以有了這個判決。

那都是人家從法律條文了。

但北京漢鼎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張慶方說,這個判決"還是有點超出專業人士的預料"。"周永康薄熙來都只判無期,對一個副局級官員適用死刑,是把犯罪的數額標準置于政治危害之上,必然會產生持久的爭議。"

是。但是,在他量刑的同時,判他死刑的同時,吳小暉的案子突然在上海開庭,沒有預先通知,什么都沒有。顯然就是張中生的案子判死刑的時候,有人下命令讓吳小暉的案子同時開審。

我剛才說了,張中生的案子背后是山西省的貪腐窩案,吳小暉的背后的是什么?權貴資本家族。吳小暉對等張中生,那張中生背后的是山西窩案,吳小暉背后的是江澤民曾慶紅它整個當時它的勢力,這么對著來的。手段,完全是手段。

他又舉出去年宣判的武長順案為例子:這位有"武爺"之稱的原天津公安局長,涉案金額74億,是張中生的七倍多,一審判死緩。而中國法律中的"死刑緩期兩年執行",詳細規定是,只要這兩年期間沒有故意犯罪,就會自動減為無期徒刑。

一些媒體稱此案是"十八大以來第一個貪腐死刑案件",這個說法事實上是錯誤的。在2014和1025年,廣州和湖南都出現過貪腐案件一審死刑判決。

我覺著這個說法很有趣的。這么大媒體都干錯了,1025年,穿越啊?他說在廣州跟湖南都出現過一審死刑的判決。我們沒有發現過啊,人家從專業角度人說有了。

然而倘若你把數字和2000年代比較,就會發現落馬官員被判死刑的情況少了很多。

怎么說呢?那跟2000年沒得比了,我覺著這都是技術的比法。2012年習近平上臺的時候,人家是要他的命的,橫豎都是死人的。所以這是兩回事了。

“發出信號”

這種改變的個中緣由,他不好輕下判斷,但猜測與個別中央領導的意志有關。

如果這件事情通過習近平或者王岐山的話,他的概念就是殺他對等著吳小暉背后的人。

"可能中央領導認為,現在腐敗嚴重,要嚴肅查處,因此增加的抓捕數量;但又要適應世界"輕刑化"的潮流趨勢,遵循國際慣例。"他解釋,對經濟犯罪職務犯罪,廢除死刑、輕刑化,是中國法律界的共識,學者一直在呼吁。

不好說了。我覺著這是一個時代,真正在我眼睛里,他的時間點就是習近平用習王體制整完整的一套國家的權力程序,完全取代了中共黨的權力系統在國家的概念下的這種概念。也就是說他廢除了黨國之后,第一個用國法干的。在對張中生的判刑中,他的法院的描繪中,沒有說給黨抹黑,對黨帶來了巨大的傷害。沒有這個詞。然后講他的概念叫違反法紀,不是原來中紀委用的詞,違紀違法。

我們在節目中早跟大家講過,我說等到兩會過完之后,違紀違法這個詞你將看不著。中紀委沒了。

"如果改判了,就意味著中國在貪污賄賂罪方面廢除了死刑,以后也很難再出現以貪污賄賂罪判死刑立即執行的判決了。"

但如果發生了一個較小的可能,案件維持原判,張中生被送上刑場,那就是另一種明確的政治宣示了。

"那就意味著中央對貪污賄賂犯罪還是要傳達明確的信號",張慶方說,"一種政治宣示,意在表明中央對腐敗的懲治力度不會放寬。讓各地官員知道,這方面沒有放寬刑法的標準,要通過嚴刑峻法震懾住他們。"

他現在就轉在國家憲法體制之下,做的這件事情。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