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中國醫改三大難是誰造成的?

2018-03-11|来源: DJY|标签:看病难 两会 医改 医保 

最近,中共某政協委員在回答新華社記者提出的“您認為(新醫改)最大的難點在哪里”的問題時說,“醫療衛生體制改革是世界上的共有難題”。然而,我們從他接下來指出的三大難題中,卻絲毫看不出,中國所遭遇的難題也同樣為世界各國所普遍共有。

在他看來,第一個難題是,“有限的財力投入和日益增長的醫療需求矛盾”。這話本身不錯,但問題是,既然醫療需求日益增長,為何財力投入卻還保持著“有限”的力度呢?該委員也提到,美國對醫療的投入占到GDP的15%到17%,中國僅在5%到10%之間。這一對比就足以表明,中國在對醫療的投入上其實是差點火候的。

那么中國為什么不能加大力度投入呢?這位政協委員的回答是,“醫療是個無底洞”,“財政收入增長趕不上期望值和需求的增長,對醫療投入來說,錢永遠不夠用”。也就是說,第一、財政經費不夠,投不了那么多錢;第二、中國的醫療需求根本就無法滿足,投了等于白投,所以反倒不如不多投。

而這兩句解釋讓人覺得很不中聽的理由也就在于“財政收入”的來源與含義。2016年曾有陸媒發文稱,“中國以總稅率64.6%排名世界第19位,遠高于瑞士、加拿大等歐洲的高福利國家”。這一排名足以反映出,中國老百姓交給國庫的錢糧并不比發達國家的人民交的少,但至今卻仍無法享受到人家早已推行了多少年的免費醫療。再加上,中國有著排名世界第二的GDP總量,以及各地政府還能靠賣地掙錢,如此也就更沒有道理喊窮了。

此外,醫療需求增長太快,也不是今時今日才發生的事兒。實際上,醫療需求得不到滿足是一直以來都存在、且從未被解決過的老大難問題。造成醫療需求成為“無底洞”的根本原因,并不是看病的老百姓太多,而是投入醫療的經費被貪、且大部分、優質的醫療資源全都用來服務少數權貴和老干部了。這其中的關鍵還在于,如何解決醫療領域的腐敗問題。

該委員所說的第二個難題就更奇葩了。他說,醫改難在“社會評價和個體感受之間有差異”。在他看來,不同于個體老百姓對當前醫療體制的詬病,“我國醫療改革已取得了巨大成就”,比如說,“人均預期壽命10年來已增長1歲多,醫保覆蓋人群13.5億”。且不說這兩個數據根本就無法用來證實醫改的成果,就僅從數據本身來看,也足以讓人嗟嘆、唏噓。

醫保覆蓋人群有13.5億?誰有醫保、誰沒有醫保,誰有了醫保也看不起病、或常年排不上用場,中共敢不敢放開言論、讓老百姓自己來說說看。至于那個“人均壽命”,更是沒什么可拿來炫耀的。是凡看過“中國嚴重的空氣污染問題導致中風、心臟病和癌癥的發病率增加,同時使北方人的平均壽命減少5.5歲”、“每年過早死亡的300多萬人中,有近140萬是中國人”;“空氣污染導致每年近75萬人早死”等類似報導的人,又怎會把那個“人均預期壽命10年來已增長1歲多”的說法當回事兒呢?

最后,該政協委員還說,第三大難題是“不同社會群體之間的利益平衡”。對于這個抽象的句子,他以“香港醫管局”為例,肯定那個“用70%的經費來調動醫務人員的積極性,吸引最優秀的學生學醫”的辦法。

應該再次指出的是,無論多大比例的經費,都不是來自于某一個社會群體,而是從中國全體民眾中取來。正所謂“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政府只有管理之責,而沒有私吞、濫用之權力。這位領導把財政經費說成是“不同社會群體之間的利益”,實則也揭示了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中共這個腐敗、濫權的政府早已把黑手伸向了醫療等各個涉及民生的領域。

中共盤剝億萬民眾,在看病這類關乎生命、健康的民生大事上也不放過。更離譜的是,它把直接與治病救人息息相關的白衣天使也變成了替自身牟利的工具。無論是沒能像香港那樣,給醫務人員70%的經費,還是早已將大陸醫務人員的收入高低與病人的診療費、醫藥費進行捆綁,都足以印證出中共集團才是操控著一切、在背后肆意斂財的最大老板。

這樣的醫改難題之所以不可能在全世界普遍存在,正是因為中國這種早已導致各領域糜爛的一黨治下的制度性腐敗在司法獨立、權力被制衡的民主國家是無法出現的。中國要想醫改,就得直奔醫療領域的腐敗亂象而去。要想根治腐敗,不動“一黨獨裁”的制度也是決不可能做到的。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