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川普以關稅措施打擊中共政權

2018-03-10|来源: |标签:石濤 川普 中共政权 

昨天有朋友在Email上轉了一個視頻,他是做父親的,他說濤哥,我們家這個地區好像是保定一帶,非常流行大家看這個視頻,他自己做父親的,他說教育孩子是個很麻煩的事兒,因為在國內完全是無神論的教育,到底人之初性本善還是人之初性本惡呢,他說這個太難弄了,而在學校被教育的過程是孩子們完全被洗腦的過程。所以呢,在國內很流行的這個視頻又讓他很疑惑,流行的原因就是很多父母都在看。他說濤哥你看看你能夠給個答案嗎,因為他說他有點糊涂。

我看了一段,他那個視頻大概八分多鐘,應該是個兒童心理學專家,兒童教育家,他在教育家長們如何管孩子。孩子六歲以下大概是,而他采取的概念方式,給我的感覺,讓我想到一個事情。

我印象中在我很小的時候,大概也是六七歲吧,跟老媽去西單商場,到了西單商場之后,我看到一個旅行杯,那個時候叫旅行杯。這有個塑料盒,大概這個厚的一個塑料盒。杯子一拉就是杯子,一放就放在那兒盒里,所以相對衛生,因為它有盒。四毛多錢。讓老媽買,老媽嫌貴不給買,那時候老媽大概一個月工資四十塊錢還是三十塊錢。說這東西太貴,我現在都記得清楚,我就坐在西單商場那個柜臺邊上不走,哭鬧,大概鬧了一兩個小時,現在想不清楚了反正很長時間。最后老媽給買了,我印象中是給老媽給氣壞了。

在這個影片中介紹基本是類似的,他是說如果孩子一定要什么,比如要什么鐵臂阿童木,就這意思了。你就必須跟他說清楚,你不能隨便讓他花錢的,他哭鬧,不要管他,就讓他哭,哭累就好了。這話我印象中當時就在西單商場哭累了,哭的蠻累的,但是呢老媽最后還給買了。這個影片里面介紹全是對付孩子的方法,他就說,他用的詞是你得訓練他,基本上是這個概念。

那個朋友寫的困惑呢,不是很清晰,大概就是人性的一面,人之初善良的一面,從哪兒顯現,大概就是這樣。我能記住的只是我磨老媽,老媽給買這個東西,我記了一輩子,很多細節我都記得,西單商場現在可能都沒了,但是那個細節那個環境我清楚。什么意思,在這樣的環境中在這樣的過程中生命之間的碰撞有著他相當根深蒂固的東西。這種生命的碰撞是跟生命的來處相關的。

自己的母親,那個時候文革期間,文革剛剛起來。整個那個環境,是對現在的我,我能理解到那個環境對母親的傷害對家庭的傷害,每一個家庭都背著巨大的傷害。每天工作下班了,大概她下班的時候四點半,每天晚上要學習到七點鐘,政治學習。以我現在能理解的,那是對自己的父母巨大的生命的傷害,而早上七點走,辛苦了一天,然后就掙這么點錢,那兒子要這么個東西,這個東西沒用,為什么,那個家能活著就行。老爹讓去買菜,說炒菜了,你去買一毛錢肉,一毛錢肉專揀肥的,切的薄薄的,那個刀可厲害了,那個賣肉的可厲害了。我想說的意思,在那個環境中對生命的摧殘,影響了每一個家庭。

那個年齡的孩子他對這些東西新奇的需求和希望的要,那是孩子自然的表現,而做家長的,當人們在現實的環境中被摧毀了人的善良的本性,因為他的生活,因為他的經濟狀況,因為周圍的政治環境,滅絕人性的政治環境,因為各種理由,他的生活的本身的每一天都是極端壓抑,就是人性被摧殘的過程,從而出現了那個場面。

而我看到這個視頻,這是一樣的,它里面講的故事跟我剛才說的故事是一樣的,家長完全采取把自己的孩子當猴跟狗訓練的。這個訓練者的態度,可能很多朋友叫虎媽吧,有類似的,他把孩子的任何的不聽話,任何的這種耍脾氣,都當成他的必然,同時對他進行一定磨掉他的性子。

你知道,小時候養過家雀,掏窩打家雀,那成鳥,成鳥那麻雀氣性可大了,后來有人教我說你拿水灌它,鳥喝水是嘴這樣喳喳對不對,你拿水灌它,灌這鳥是把鳥腦袋扎到水碗里去,灌它,灌完之后這鳥的魔性就沒了,它就吃食了,要不這鳥餓死都不吃食的,很有趣的。灌完之后給我的感覺就是,給這鳥腦袋灌蒙了,所以他餓了就吃了,他已經忘了那一份氣恨了,因為給灌傻了。

給我的感覺,那一段視頻,現在的如果這么流行的教育方式讓孩子成功的,它包含了相當的冷漠,相當的冷血,相當的高級動物。因為里面教育家所告訴母親和父親的辦法就是,這個孩子是你手中被訓練的動物。我以為這是今天中國社會,如果它可以在一個環境中流行,可以在父母中流行,而宗旨就是讓孩子聽話和成功,而不是尊重他的生命過程。孩子4、5歲,那父母就是30來歲,沒有能力認識生命了,這是今天中國社會最大的災難,這是共產黨最大的邪惡。而今天認識這份邪惡本身,對大多數中國人都是極端困難的。成功是他追求的,就象那期節目,我要買房子,房子干嘛使,干嘛使,我住著,我要有房子,我得有財產,國內現在要收財產稅了,他的一切概念是得到,而他的一切的概念不是一個生命過程的欣賞和尊重,所以我以為這是今天最大的問題。

說未來中國社會怎么才能有機會,重塑信仰,不是宗教,重塑信仰,重新認識有機會認識每一個人自己的靈魂,認識你自己是誰。因為你現在是高級動物,你自己就說自己是高級動物。這就是我看了那個視頻之后給我相當的感觸,我自己的親身經歷,我今天的感受,在我今天眼睛里看到的教育家。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美國貿易戰的目標可能不久繼續擴大》。

這是現在圍繞這個,就是包括今天,中美之間的摩擦的這種激烈程度了。

川普新的關稅措施,將延燒到鋁制品和鋼材制品之外的領域,包括高科技電子消費產品、鞋帽和服裝等。彭博社講,川普正在考慮向進口自中國的消費科技產品征收關稅。

所以川普針對中共政權實施全方位的經濟上的一種你也可以叫貿易戰吧。我一再跟大家提醒,他去極度贊揚習近平,以對等的方式極度打擊中共政權。

有一期節目,我話就說走了嘴了,習近平在里,川普在外,兩個人為了自己生存,達到自己生存的目標,一里一外把共產黨給夾里了。你品品,有人說,不一定沒關系,甭管他們的主觀想法是什么,有逃命的,有玩命的。甭管他們自己主觀愿望是什么,他們之間、個人之間相互不否定,相互欣賞,個人之間的相互欣賞是人。美國政府對著中共政權是今天現實環境中整體表現的真實。美國錢上印的是InGodWeTrust,中國錢上印的馬列斯毛兒。以錢為基礎,人們生命的本來,人們活著的一個最關鍵的東西,但是卻展現出完全對立的價值觀,完全對立的生命理念。

而美國人視馬列斯毛兒作為魔鬼,而中國人看著美元,哥們能多弄一塊就是一塊錢。他的基礎,美國人的基礎,在信仰的基礎上,中國人的基礎在自己賺錢的基礎上,在自己高低動物的基礎上。可是呢在內在的他的客觀流動上,顯示出生命的真實性。

有朋友說,看過他節目聽不懂,聽不懂的人是錢的奴隸,是在傷害你自己,我不騙你,什么錢你都掙不到。

如果川普的計劃付諸實施,受傷的不僅是中國企業,美國在中國的企業也難以幸免,這些美國企業很可能成為中國報復的目標。面臨潛在風險的美企包括波音公司、星巴克公司、蘋果公司等。

任何的沖突,任何被稱為貿易戰爭,必有傷亡。

對吧,有不傷亡的。在中國前年出現一件事情,一個女人遭到了應該是警察的強奸,她的先生藏在了里面,沒露頭。你說他先生沒受損失吧,你覺得呢,如果你是個男人,你也認為那樣是對的,那樣你是可以生存的,你可以茍且偷生的,這個狗且偷生不是正常那個茍,是王八狗的狗。道理是一樣的,當拿著利益說話的時候,在相當程度上,在這種問題上就是下賤的生命。因為這是一個生命之間的對壘,生命認識的對壘。老婆被人強奸了,你藏在那塊兒了,你都看得見知道怎么回事兒了,你活著了,全心全眼,寒毛不損,全心全眼嘛。

我想說的意思就是,大陸人被共產黨毀到了那個,在真正生命認識上已經沒有任何資格去探討了,但他可以大聲的說出來,因為他變成了無知他爺爺。

川普政府考慮對中國在美投資以及對廣泛領域的進口產品施加高額關稅,以懲罰的方式來對待中共對知識產權的竊取。

中共政權對他所訓導的人們造成的對知識產權的這種竊取,他的生命理念就是,如果你被人偷了,大多數人不罵小偷,罵你是笨蛋。然后采取的辦法是你去給偷回來,這是今天中國人的方法。

美國貿易代表對中國對待知識產權做法進行調查之后,預計將做出更多理由和選擇,給川普本身作為一種思考的一種余地。星期三,美國股市下挫,國債收益率上升,顯示出人們對貿易領域的亂局可能損害全球經濟的擔心。

這就是我剛才說的,如果他的太太被強奸,他作為男人作為先生,就應該站出來,那他可能站出來會死掉,打不過人家。

我跟大家講了我說習近平是老炮,老炮在馮小剛的眼睛里,就是拿一大砍刀,人家是一馬的人,結果他就哥兒一個,他來了就是知道死了,但是他死是人死了,以人的樣子死了,如果他活下去那叫高低動物。這是今天太多的人,沒有能力認識的這一面,這是中國最大的問題。

兩個最大經濟實體,一旦貿易戰開打,后果不堪設想。

就這么回事了,打嗝放屁都不是你說的算的有什么想不想的。

另外一件事情,在國際社會中影響蠻大的。普京,原來克格勃的高官,他在統治俄羅斯和鏟除一些相對他的對立者的時候,他依然采取當時蘇共的這個克格勃的方式,報復下毒間諜奸詐的政治謀殺。

前俄羅斯的間諜叫做斯科利帕,據信受到了神經毒劑的襲擊,俄羅斯情報人員想殺死這位前間諜,如果的確如此的話,手段絕非首例。

這個人呢他逃到英國,然后他把俄羅斯在英國的一些間諜網給干掉了,其實他的兄長和他太太過去兩年里都死了,他自己就是間諜,他肯定知道作為前克格勃人是怎么做的。

應該是周末的時候,他跟自己的女兒出去去市場里買東西,突然他跟女兒全都暈倒了,等英國人把他們弄到醫院之后,發覺是這樣的事情。

斯科利帕接觸了何種東西導致失去知覺,人們逐漸清楚,英國當局找到了一種神經毒劑的痕跡,并且對試圖謀殺行為展開調查,英國警方首先調查清楚的就是,這位俄羅斯前間諜和他女兒是否是俄羅斯特工毒劑攻擊的犧牲品。

英國的軍機六處說兩個人受到了有目標性的攻擊,一位警官目前也處于生命的危險狀態。

所以當時他們父女倆倒下之后,警察過去救他們倆,這種東西就像化學武器一樣,那誰粘上誰就麻煩,作為普通的警察沒有這個意識,也沒想到這是化學武器的攻擊,大概就是這樣的狀況。

目前他已經查到一些人在前后那個時間里,因為被殺的人沒殺死,他跟他的女兒坐在長椅上休息然后失去知覺。

這就是普京的做法,當然普京是不承認,俄羅斯也不承認,因為你拿不到證據是人家干的,你不能說,他可以不承認。當然在英國這不是第一次,在兩三年前發生過另外一次。所以這是我跟大家提到的,俄羅斯就是普京在維護他獨裁統治的時候,同樣是采取殺人的手段,這是對比下出現的。

就像我有期節目說了,我說習近平不殺人通過什么來營造絕對權力,人家憑什么怕他,不殺人,人對他的懼怕是有限度的。那個人破罐破摔了,張陽自殺了,這事就不好辦了,張陽自殺了,突破習近平的底線了,他就不好辦了,所以他對張陽在軍報批評上那么的嚴厲,有點歇斯底里,這就是我說的意思。

習近平恪守了一個不殺人的界限,他要干嘛?普京都在殺,殺人是底線,人死了就一切不存在了,在今天的社會中是這種價值觀,所以在共產黨的體制之下,殺人是營造決定權力的一個必須手段,但習近平沒做,普京自己都做,這是我講殺人的概念。

如果當大家認為就是俄羅斯殺的,又找不到證據的時候,想一想他對其他的那些間諜的震懾作用有多大?俄羅斯有多么的強大,任何一個間諜都可能隨時變節,但是他這個做法,就造成了任何想變節的人他的憂慮、他的恐懼。

今天習近平在國內的震懾的作用,卻以他為底線絕不殺人,誰怕他?這是我跟大家說的,他一定是有后面的做法,現在都是過程。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