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雄】美國模式的前提

2018-02-25|来源: 自由亚洲|标签:美国模式 前提 

民族矛盾和種族沖突不同。民族矛盾主要是文化上的分歧、政治上的對立或對歷史的爭論,集中在民族上層、精英和知識分子中,以意識形態的形式存在。那種矛盾可以通過政策調整、文化保護或歷史還原來解決。但是一旦民族矛盾變成種族沖突,以血緣劃分陣營,變成每個族群成員都要參與的戰爭,就不是上述措施可以挽回的了。

從民族矛盾到種族沖突有個臨界點。沒到臨界點前,民族關系即使惡化也能挽回,過了臨界點,民族之間就陷入勢不兩立。民族成員從出生就被不斷告之:對方民族是敵人,將仇恨融化在血液里。要扭轉這種局面,小修小補無濟于事,要有整個系統的變化。那不能靠自然演變,因為舊系統內的演變邏輯不可能自我超越,只能日趨惡化,所以中國哪怕僅為解決民族問題,也需要有轉換社會系統的總體性變化。

中國體制內學者馬戎長期以來把民族問題的惡化歸咎于民族劃分與民族區域自治的蘇聯模式,認為造成隔閡的固化,加強了民族離心力,是促使民族敵意和沖突升級的根源。他據此提出取消民族劃分和民族區域自治,建議采納美國模式,不再劃分民族,只認同一個共同的中華民族。近年這種觀點正在進入主流,聲音不斷放大,包括不少漢人自由派人士也接受了這種觀點。

而在少數民族人士看,就算民族劃分和自治有強化民族意識、固化民族邊界的問題,把中國民族關系的惡化歸咎于此也是明明房間里有大象,卻只拿墻角的老鼠說事。現行民族自治實質是虛假的,但至少可以用當局之矛攻當局之盾,讓少數民族有個保護自己的說法,取消民族自治則是推倒這最后一道屏障。

不錯,美國不在公民身份上劃分民族,但僅以此論證是選擇性地回避了主要方面。美國模式的基本前提是人權和民主。如果個人權利能得到保證,由具有人權的個人組成的族群權利當然也有保證。民族無非是人的集合,有人權就有民族權。沒有民族劃分的美國存在豐富多元的族群,就是因為有人權。中國民族問題的根源首先在于缺乏人權,卻歸咎于民族自治,這種避重就輕絲毫不能實現民族關系的改善。如果這時再剝奪民族區域自治,少數民族只能受到更多欺凌。

即使有了人權和民主,也不能完全不考慮保護少數民族的問題。世界不應只有一種生活方式,也不能只剩一種文化,沒有民族區域自治的屏障,中國任何民族都難免不被千百倍于自身的漢人淹沒和同化。若能真正落實民族區域自治,對于控制移民、保護生態、維護本民族生活方式,延續文化傳統和保護宗教信仰,都可以起到重要作用。

而且,在中國沒有民主化之前就取消民族自治,會使達賴喇嘛主張了幾十年的中間道路——由藏民族在藏地實行真正的自治——不再有立足之地。未來靠什么消解專制壓迫制造的民族仇恨,建立共同國家?需要警惕打著民主旗號的大中國主義,會使少數民族人士認為漢人民主派同樣秉持大漢族立場,忽視少數民族的訴求,成為中國民主轉型的不利因素。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