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張扣扣法外殺人復仇的原因

2018-02-24|来源: |标签:石濤 张扣扣 法外杀人 

《自由亞洲》電臺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法學家:法治不彰張扣扣事件將續發生》。

所以這里面探討的是社會問題了。文章里介紹了事情的本身,然后采訪一個人叫程千遠。程千遠應該是法律界的人士了,他是南京師范大學的法學教授,是前中國行政法學會副會長,這是專業人士。

程干遠指出:案件的進一步細節還有待揭示,但從目前所知的案情看,22年前,張扣扣的母親被打死,法院對這起殺人案的不公正判決,是導致張扣扣法外殺人復仇的直接原因。

我跟大家解釋過,我永遠不會忘記,一個男孩還帶個紅領巾,城管在搶他母親還是奶奶的東西的時候,他眼睛里所帶出來的仇恨。那些城管自當是自己過年搶點東西,執行任務,那是他的工作,他的工作就是搶別人的東西,讓大街上干凈,你說這是多邪惡的制度。大街上干凈,是為老百姓有一個干凈的環境,而他殺掉的被他搶掉的卻是老百姓的生存。而他自己呢,在共產黨的體制之下是狗屁不如的,人家給他個帽子,戴著個徽,他就連狗都不如。沒人意識到那是對人性的侮辱,高級動物哪有人性啊?所以這是這件事情的本來。

程干遠說:“類似的這種群眾自發性的用暴力的辦法來解決社會不公的問題,在之前也發生過。有的不一定是殺人,是用暴力手段來討一個公道,這種情況在基層的確很多。政權的司法不公和腐敗是搞在一起的,所以沒有做到民主法治,沒有做到群眾監督基層干部,做不到這些事情,問題都出來了。”

所有這些法學家、中國問題專家都是從外面去說,全沒有能力去從生命本身去說。它講法治對不對?但是它人是高級動物。我給你說個道理,任何一個男人都知道,找媳婦之外的女人是錯的,但99%的男人都想找,他管不住自己的心,他找得成找不成,那是他本事。有的還沒找著就衰了,那是因為他害怕,他害怕并不代表他不想找。99%的女人花多少錢往臉上弄東西,美容干嘛?美容不就是誘惑嗎?誘惑誰?你家老爺子天天在家,你用誘惑嗎?就這么回事。她吸引別人的眼光。所以男人坐在Shoppingmall里面,往那一坐,女人去買東西,他看西洋景,哪是看西洋景啊,就看三點唄。這是社會的本質。我說的意思,每個人都知道那是不道德的,每個人都沒能力拒絕它,因為都生活在欲望中。法制都健全了,強奸的有的是,你信不信?只要你是高級動物。但是反過來說,當共產黨把人都灌輸成高級動物的時候,它絕對不會法制獨立的。這就是成對兒來的。

但今天探討的法學家就在共產黨的無神論的生命基礎上去探討司法的公平,里面帶有相當的自私的成分,而你知道無神論的生命存在就是勝者王侯敗者寇,就是叢林法則。它今天出現的事情就是叢林法則,當年的母親被打死是叢林法則,今天反過來把他們家殺了,里面卻超越了叢林法則當中的內涵,因為他有著人性的一面。所以人們更推崇他。而推崇他的原因是更多的人在這種無神論的叢林法則的背景之下,自己不是獲得者而是失去者。每一個人都是失去者,因為欲望是無止境的,所以他就沒有滿足的概念,他永遠是失去。

無神論跟進化論造成的東西,人們依然陷在一種司法的角度去討論,所以我以為在今天的社會中,會顯示出共產黨的罪惡。

掃黑除惡,習近平搞的,但所有的概念都是在共產黨的運作下,所以,它出了個文件“掃黑除惡十二類重點打擊對象”。正常的司法體制中絕不會出現這個,這個東西就是對法律的直接踐踏。而我的說法,為什么這個時候拿出來?從現在,從他二中全會開完之后,習近平思想要進入憲法,到人大開會之前,這段時間是最危險的。所以他就變成了與其我挨打不如我打你,是習近平保自己在打他所有的政治敵手,其它的是假的。當打他的所有的政治敵手的時候,用的是純純正正的共產黨的無神論的邪惡的手法,而被打的對象呢,恰恰是共產黨體制內具體的官員具體的人,那你不用談法制,這東西不是法制。

十二條里面第一條就是“威脅政治安全,特別是政權安全,以及向政治領域滲透的黑惡勢力”。它里頭很多了,然后第二條是“把持基層政權、操縱破壞基層換屆選舉、壟斷農村資源、侵吞集體資產的黑惡勢力”。這關鍵是上頭,這是關鍵點,其它都是假的。所以我以為這根本不是法制,這是共產黨邪惡的手段。但被打擊的人同樣是共產黨邪惡的本身,所以這個就這么回事了。它完全是時代的產物,所以我剛才說,習近平拿這個是為了保證他在這段最危險的時候轉手為攻,主動打擊。

北京異議人士查建國認為,當局也在擔心基層社會黑勢力坐大,進入政治領域。他2月21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采訪時說:“黑勢力如果坐大的話,也有可能對政治領域滲透,尋找他們在政治領域的代言人,對政治領域造成一些安全上的威脅。但另一方面,政治反對派,用他們的話來說,也是在威脅政治安全”。

不是的。他實際打擊的概念是指上頭人家有頭,換句話說吧,如果今天曾慶紅想殺掉習近平,絕不是他自己動手,他一定找一個跟他連不上的。連不上的人就是這里說的黑勢力。這就解釋通了,所以他為什么把那個放在第一條,他是打他們,保他自己安全,省得他拿茶缸子,那爺們自己裝兜里。我覺得這個明白了吧。如果裝兜里,把他的茶缸子裝兜里的那個人,他那個位置是黑勢力的位置,而指揮他的人是高高在上的。所以端缸子的人他有什么地位?他沒有。但是他有地位,為什么?他直接給習近平端缸子,那不開玩笑啊。所以他的社會地位很低,但他的人的氛圍地位很關鍵,如果他要殺了習近平易如反掌。帶把小刀子走那一抹脖子,說殺成殺不成,我抹了你脖子了,我拉一口子,你也嚇死了。是不是?所以我說這個東西出來是習近平主動出擊,去打擊那些要暗殺的人。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