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北京商場行兇案 當局兩舉動有蹊蹺

2018-02-12|来源: DJY|标签:北京 西单行凶案 杀官案 北京安保 

據北京警方2月11日的消息,當日13時許,在西單大悅城商場內有人持械行兇,現場13人(3男10女)受傷,有一名女子送醫后搶救無效死亡。35歲的嫌疑犯朱某某(男,河南省西華縣人)當場被抓。值得注意的是,通報極為罕見的稱朱某某是為“發泄個人不滿”而行兇的,不過官方沒有透露細節。

顯然,警方在抓獲兇嫌后,已知曉了他是因何行兇的,知曉了他的“個人不滿”所在,但卻沒有公開。在譴責兇犯濫殺的同時,我們需要了解的是,他的“不滿”究竟是誰造成的?家庭還是社會?是怎樣的憤怒讓他選擇去濫殺無辜、報復社會?難道背后隱藏的又是一個冤案?

耐人尋味的是,官方通報時少有的點出了其行兇的原因是“發泄不滿”,而這在以往的類似案件中并沒有見到。比如2016年6月27日發生在北京海淀區學清路靜淑苑公交站臺的持刀殺人案,2013年7月20日發生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的爆炸案等,都沒有提及此點。那么,此次官方為何要如此用詞呢?

除了罕見用詞外,北京當局還在商場傷人案的當晚啟動了一級超常防控等級,20萬人連夜上街防控。而且從2月12日白天起,中共發動北京70萬民眾,包括“紅袖標”、“小紅帽”、“西城大媽”等上街布防。其陣勢僅僅亞于中共召開的歷次重大會議前和期間。

這樣的陣勢讓人在慨嘆中共如此“道路自信”的同時,也心生疑問:一個“發泄個人不滿”的個案有必要讓當局如此興師動眾、草木皆兵嗎?如此興師動眾要防誰?防止那些同樣懷有不滿情緒的潛在行兇者?亦或事件并非如官方報道的那般簡單?難道兇嫌還有同伙?難道其背后是有預謀有組織的恐怖襲擊?

如果是為了防止同樣懷有不滿情緒的潛在行兇者而興師動眾,那么一個殘酷的現實擺在中共面前的是:倒行逆施的中共已逼得很多中國人沒有了活路,而選擇了暴力相向,殺官員、殺無辜者,報復社會,這大概也是中共罕見使用“發泄個人不滿”以承認現實的原因。誠所謂“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這些年中,從暴力殺官、殺警察到殺無辜民眾的惡性事件并不鮮見。2008年上海楊佳手刃上海幾名警察成為標志性事件。2011年,吉林、撫州發生爆炸,爆炸目標明確指向中共政府和中共官員。此外,南方某地還發生了銀行官員們在開會時,被一個莫名辭退的職工投擲的自制燃燒瓶灼傷的慘劇,據說40多人受傷,還有人跳樓逃命。

2012年各地被殺的官員包括:云南麗江市永勝縣仁和鎮某公安局副局長、天津北辰區村長黃雙來、廣西桂林靈川縣官員秦啟明、貴州德江縣國土資源局執法大隊副隊長張波、廣東湛江東海公安分局治安大隊副大隊長、湖北杏花鄉星光村三村官……

2013年,新疆多次爆發維族群眾沖擊、殺死警察和地方官員的事件。6月28日,新疆南部和田地區超過100人持刀騎著摩托車,試圖沖擊墨玉縣公安局;6月26日,新疆吐魯番鄯善縣警局和政府機構被襲擊,35人死;4月23日,新疆喀什巴楚縣發生重大傷亡的暴力事件,據報,該事件造成包括警察、社區工作人員在內15人死亡……

2014年南寧街道辦副主任被被小販持刀殺死;錦州北鎮衛生局兩官員在辦公室被殺;四川新龍維穩辦副主任被槍殺;吉林龍潭村征地現場城管大隊長被砍死;昆明火車站發生恐襲,30人死亡;廈門公交車發生爆炸案,48人死……

2015年溫州平陽一村主任當街遭槍手殺死;石家莊市長安區北高營村村支書被村民槍殺;黑龍江寶清縣,貝金明血洗村委會殺4人;北京大興一拆遷員磚砸村民被砍死;山東省招遠市柳家村村支書李培峰被村民刺死;鞍山市一村支書在馬路上被劉某用刀殺死;河北賈敬龍因拆遷問題殺死村支書……

2016年陜西延長縣村長一家被滅門,廣西博白雙風鎮北村村主任被殺……2017年轟動的江西明經過殺死村官案……

上述殺官案的共同特點是官逼民反,正是因為官員們罔顧人民生命財產安全、毆打民眾,肆意踐踏百姓的權利,視百姓為草芥的所為,才令老百姓們忍無可忍,才不得已選擇了自衛,乃至報復社會,并造成了人員死亡的嚴重后果。

沒有人否認,沖天的怨氣正在中國大陸積聚,就連中共官員自己也深知,當局阻止民眾移民、防止下一次血案發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無疑,要防止這樣的惡性事件發生,必須從源頭做起,即解體中共,鏟除中共各級黑社會組織,而幾十萬人上街是嚇不倒那些“不畏死”的老百姓的。因為越來越多被壓迫的中國人已經相信“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制造北京商場血案的朱某某或許也是如此吧。

而如果血案背后是有預謀的恐襲,那么就不是表面這么簡單了。這不禁讓人想起2014年兩會前昆明火車站發生蒙面人持刀制造特大血案后,北京亦提升了安保措施,做到“重點部位有警力,重要路段有巡邏,街道社區有聯防,社會動向有情報,確保防得住、不出事”。當時分析指,昆明慘案背后有江派的鬼影,為了防止江派攪局,北京才提升安保措施。

因此,此次北京在商場血案后,竟然提升防控級別,同樣不排除防止黨內對手在傳統新年和“兩會”前攪局的考量。

無論是哪種原因,中共當局如此的反應,說明其已如驚弓之鳥,面對著隨時出現的危險而神經兮兮。沒有人否認,終有一天,中共會在某個不期而至的催命符中走入歷史的垃圾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