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掃黑除惡鬥爭數千人被捕 山東給基層下指標引爭議

2018-02-09|来源: BBC|标签:掃黑除惡 數千人被捕 山東 下指標 

浙江省掃黑除惡行動中,已經抓獲犯罪嫌疑人1200餘名

1月,中共中央和國務院下發通知,要求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近日山東全省檢察長會議要求今年每個基層檢察院至少要辦理1起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或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在網絡上引發爭議。

深挖黑惡勢力

據中國新華社1月24日報道,「近日」中共中央發佈一份《關於開展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通知》稱,掃黑要「把打擊黑惡勢力犯罪和反腐敗、基層『拍蠅』結合起來,把掃黑除惡和加強基層組織建設結合起來」。在最高人民法院的部署中,此次打擊重點是「涉及威脅政治安全、把持基層政權、欺行霸市、操縱經營黃賭毒、跨國跨境等十類犯罪」。新華社的另一篇報道指出,近年來中國的黑惡勢力還大量存在,而且活動越來越隱蔽,大多以「公司」形式存在,滲透的重點領域也從過去的採砂、建築等行業轉變為物流、交通等。

通知發佈後,一些省份就開始了「集中收網」行動,集中抓捕犯罪嫌疑人。兩周後,新華網、澎湃新聞等中國媒體披露,河南警方已經抓獲涉黑犯罪嫌疑人1481人,陝西1426人,雲南1029人,浙江1200餘人,河北329人,山東打掉涉黑涉惡團伙597個。綜合這些報道,內地已經有數千涉黑犯罪嫌疑人被捕。

社交媒體上,有網友認為打黑是好事,「但千萬別是運動戰一陣風就沒了」,但也有網友質疑,「這些黑惡勢力不是一天形成的,為什麼要放任到今天才打擊?」

浙江省掃黑除惡行動中,已經抓獲犯罪嫌疑人1200餘名

山東「下指標」

《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眾號「俠客島」曾撰文指出,中央此次掃黑除惡定的基調是「依法」,一切都要有法可依。掃黑除惡應排除運動化的傾向,杜絶只顧「一陣風」,而忽視了長久性社會治理的套路。但是,這次行動中卻出現了「下指標」的現象。

澎湃新聞周二(2月6日)報道,當日山東全省檢察長會議透露,「今年內,每個基層檢察院至少要辦理1起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或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完不成的基層檢察院年終考核一票否決。」山東省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陳勇稱,山東省公安等部門對掃黑除惡工作已經做了長時間凖備,一批案件即將進入檢察環節。目前,這篇報道已經在網站下線。

一些網友在新浪微博、微信等社交平臺分享了這則新聞,擔憂下指標後,地方檢察院為了完成任務,不再注重程序正義,導致官員「亂作為」。

有網友說,掃黑除惡已經出現了一些問題:「一是數量攀比。動員會剛開,豐碩成果就紛紛湧現,數字一個地方必(比)一個大,幾天的成果似乎超過了一年的工作。二是設定指標。如果說指標來之有據,那幹嘛要用1年時間辦理。如果說沒有依據,那一個地方如果沒有這樣的案件,為了不被一票否決,他拿什麼來充數?」

目前,除了山東,尚未有其他地區披露行動中是否有類似現象。

2009年,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開展打黑專項行動,2011年原重慶市委政法委書記劉光磊指兩年來重慶抓獲涉案人員4425人。這項行動曾被許多人質疑司法的公正性。有評論人士認為,利用專政手段打黑,會同時打掉人權、法制和自由。

重慶律師周立太曾對《南方周末》表示:「所有的案子都是快起訴,快審理。律師看不到案卷,會見不到被告人,如何發揮辯護權?」為重慶打黑中的一些被告進行辯護的喻光明律師曾在接受BBC中文網訪問時說,這項舉措受到老百姓支持,但是打黑過程中的確出現了判刑過重的情況。

歷史學者章立凡對BBC中文表示,內地確實存在黑社會也確實需要打擊,但是平時出現了就應該處理。內地的運動式執法總是會有更多偏差出現,可能會導致冤假錯案。

香港科技大學教授丁學良則認為,如果這一次的掃黑鬥爭延續了以前運動的類似做法,如布置任務和下達指標,那法律取證、人權保證和程序透明都可能出現問題。

「哪怕本來的目標中有合理的成分,但是一旦用搞運動的方式來搞,所有的法律程序都要打折扣,有的甚至被拋棄掉了,」丁學良說。

圖源: Taizhou Police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