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中共榨干了供養它的中國農村

2018-02-07|来源: 风传媒|标签:中共 中国农村 供养 

中共的求是雜志刊登的有關中共初心的文章,指接點題:共產黨宣言或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內容,一句話,就是消滅私有制。正是中共在推翻中華民國過程中,以及建政之后一直在破壞私有制、剝奪社會與個人私有財產,所以中共的初心嚴格來說一直并沒有改變,只是在改革開放時代,變得更加隱晦,更多的通過市場方式來掠奪與控制社會財富。

一、大背景:發展壓倒了人權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月17日主持召開的國務院會議:“確定進一步支持返鄉下鄉創業的措施,啟動農村資源要素促進鄉村振興”。“進一步支持農民工、高校畢業生和退役士兵等各類人員返鄉下鄉創業、推動更多人才、技術、資本等資源要素向農村匯聚”。

李克強與習近平都有過上山下鄉的經歷,由于毛澤東時代中共一直搞政治運動,城市幾乎沒有任何經濟與工業的發展,或者城市的發展無法滿足新生代人口的就業與生活,特別是住房。

毛澤東以宏大的政治敘事,來掩蓋中共的經濟困頓:“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同時,又以政治傳言來暗中恫嚇年輕一代撤離城市:蘇聯要對大城市進行核攻擊,上山下鄉是疏散城市人口,是出于國民安全的需要。

依靠上山下鄉運動,上千萬的城市青年進入農村,由農民提供住房與生活來源,總體來說,是農民幫助經濟危機的毛時代擺脫了災難,而當中共要發展經濟之時,回鄉知識青年還有無數農民工,又成為城市建設的廉價勞力,只有部分農民工融入城市,更多的農民成為浮民,浮動工作于城鄉之間,隨時成為城市的勞動人口或城市的驅逐對象。

現在的回鄉創業,仍然是宏大的政治口號,掩蓋著中共城市建設與城鄉協調發展的失敗,因為中共仍然在堅守不平等的城鄉戶籍政策,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只把城市建設當成發展國家經濟或權貴經濟的發動機、搖錢樹,而沒有顧及新市民特別是非城市戶籍市民的其它需求,譬如子女教育與醫療養老等保障。

中共的經濟領域的改革開放,并沒有在政治領域改革開放,所以,發展壓倒了人權成為必然。現在中國大陸出現老兵維權、教師維權、工人維權、農民工維權、民辦教師維權、房子土地被侵占維權、司法不公正維權等等,背后都是政治因素造成,中共以政治穩定壓倒一切,通過經濟發展來維系政權的合法性,政治與發展壓倒了人權。

由于城鄉發展不平衡、東西部發展不平衡,發達地區的農村土地易被強占強賣,而不發達地區的土地多被荒廢,發達地區的農民感受到的是不公平,而不發達地區農民感受到的是被遺棄。中共現在致力于宣傳的“冰花男孩”,他只是不發達農村地區兒童現狀的一個縮影,無論中共怎樣宣傳與包裝,都無法讓人相信,中共能夠根本性改變貧困農村地區的現狀,唯一能夠改革的方式,一是靠宣傳包裝,二是數字出政績,地方政府會按照中共高層的政治需要,提供脫貧的資料,最后完成習近平交辦的精準扶貧任務。

二、政治與運動持續破壞村莊

即便在抗日戰爭時期,國民黨軍隊也不會在田野里抓勞作的農民去當“壯丁”,這是一條保障農民耕田種地的基本準則,這條準則看起來是保護人權,實則是保護社會的基本生活供給。如果種田的人都被拉去參戰了,整個農村社會就破產了,國家供給也就斷線了。

土地制度與私有房產等等,在日占時期也沒有任何變化,而在“解放戰爭”之時,中共對農民的宣傳是,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農民將分得田地,從此過上幸福的日子。

事實是,農民在“解放后”分得了部分地主富農的地產,田地還沒有“捂暖”,一場不可逆轉的公社化集體化運動隨之到來,農民們必須將土地匯集到集體,以此換取公社社員的資格,從此可以吃上大鍋飯,并快速進入共產主義大道。

村莊沒有任何抵抗能力,日本人來了,對村莊的搶掠村莊無力抵抗,國民黨來了,如果有不守軍紀的軍官對村莊社會巧取豪奪,村莊也難以抵抗,真正無法抵抗的力量,是中共的到來,傳統社會到民國時代,村莊都沒有被政治化,也沒有運動式的改變村莊的形態,但中共通過政治運動,一次次的破壞村莊,有些則以改造與發展的名義,進行破壞。

村莊的信仰被破壞,所有的宗教建筑都被強行征為公用或毀壞,宗教信仰被名之為封建迷信;村莊固有的土地制度被破壞,傳統社會通過土地經營而“先富起來”的農民,被名之為地主(其它每一個擁有土地的農民都是地主),將地主富農有罪化,成為階級敵人,成為斗爭物件,甚至消滅物件。

農民幾乎所有土地集體化,而在極端公社化時期,將所有糧食上交“公家”集體,造成了全國性的三四千萬人口非正常死亡。

破壞了鄉村士紳與家族自治制度,中共黨組織進入最底層的村莊,使每一個自然村都被政治化,或被政府監控,村莊沒有了和平安寧。

村莊的傳統精英文化背景消失,民間文化失傳,政治文化侵占并主導鄉村。傳統社會的精英文化是儒釋道文化,到了中共建政之后幾乎完全廢棄,代之以紅色革命文化與歌頌領袖的歌舞。我的老家安慶,既是清桐城派的重鎮,又是徽班進京的文化源頭,清以降的繁榮景象文脈斷流。

村莊通過自毀式的勞動,獲得基本生存,大煉鋼鐵的過程既是各個家庭砸鍋成鐵的過程,也是毀壞山林的過程,生態完全被破壞,而所謂的鼓動農民興修水利,也是傾村莊之力,去建設大的國家工程,對相關的區域有意義,更多的民眾無法分享。

學校教育被政治化,傳統的人文教育與道德熏陶、禮儀訓導沒有了,只有階級斗爭與革命文化內容,歷史被篡改。

對地富反壞右的斗爭成為不定期的文化娛樂活動,而文革之時對文物古跡與知識人的批斗,更是一次徹底的破壞,政治斗爭、人際分裂深入到村莊、學校,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出現,造成個人的人格分裂、人倫破壞,傳統文化中的中庸和諧、友好親善幾乎茫然無存。

人們都知道計劃生育對鄉村女性的摧殘,而這種摧殘在中共建政之后就開始了,在傳統鄉村時代,許多女性是不需要參加繁重的體力勞動的,為什么女性會裹小腳,因為女性不需要在田野勞作。中共建政之后,將南方稻作改為雙季,使田間勞動量增加一倍,加之興修水利與重大國家工程無償公派勞動力,女性在“婦女解放”、“婦女能頂半邊天”的政治口號下,不僅與男人一樣參與各種勞動,還要負責生兒育女、燒飯洗衣等等,現在回想起農村生活中的女性,完全是集中營一樣的被奴役生活。

三、中共只會利用鄉村而無法修復或建設鄉村

當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提到中共的“初心”之時,將其鎖定在中共對底層貧困農民的關懷,共產黨人就是,即便在長征那樣困難歲月,自己有半條被子,也要撕開半條留給困難群眾。

但他沒有說這半條被子是打土豪搶劫而來,中共從秋收起義、從建立蘇維權紅色政權之時,就致力于破壞鄉村政治經濟文化生態,關懷貧困人口,只是一個幌子,打土豪分田地也只是一種政治手段,搶掠得到的財富,主要用來保證中共軍隊的供給。

而中共的求是雜志刊登的有關中共初心的文章,指接點題:共產黨宣言或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內容,一句話,就是消滅私有制。正是中共在推翻中華民國過程中,以及建政之后一直在破壞私有制、剝奪社會與個人私有財產,所以中共的初心嚴格來說一直并沒有改變,只是在改革開放時代,變得更加隱晦,更多的通過市場方式來掠奪與控制社會財富。

鄉村沒有真正分享改革開放的成果,鄉村不能與城市一樣獲得經濟文化的發展,部分原因是鄉村農業的因素,全世界城市化、市場化過程,都伴隨鄉村衰落,人口與財富向城市匯聚,但中國問題的黨國因素是,農村的土地沒有私有化,農民無法將土地變現,同時,由于農村土地歸集體所有,這就等于歸村支書或鄉鎮領導所有,成為他們開發、交易的財富之源。同時,農民在城市勞動,無法融入城市,因為戶籍門檻,這樣數以億計的農民成為中共漁獵的工具。對比同一社會形態與文化背景的臺灣,我們就能看到中共治下的大陸農村,為什么出現巨大的貧富分化,以及人道災難。

留守老人平靜而慘烈的自殺,留守兒童被性侵被拐賣,農村學生更難進入一流大學升造,邊遠地區的孩子上學甚至沒有鞋子穿,午餐也無法供應。

近有經濟學家追問,有一點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存貯“失蹤”了,但巨額外匯消失只是冰山一角,幾十年來,中國農村數以萬萬億的土地增值、農民工創造的數以萬萬億的剩余價值,又去了哪里?中共改革開放以來看起來是通過城市的發展獲得經濟繁榮,但只要分析創造財富的主力人群,以及城市建設用地的來源,就會發現,中共的經濟是建立在破壞與掠奪農村、農民的基礎之上。城市只是一種表像的存在。

地方政府也不是一點作為都沒有,建設發展有特色的城鎮鄉村,讓新農村成為旅游消閑的新空間,但這種建設只有部分鄉鎮農村可行,中共的風格是運動式的,行政權力決策,更多的新農村建設只會打水漂,文化與市場的準則在黨治的生態中,無法改善農村的經濟與文化生態。

像傳統中國帝王一樣,中共最高領導人偶爾會大發善心感慨,希望窮困的農民們能衣食榮足,也會有一些減稅賑災的舉措,但這就像干旱地區偶然飄來一片有雨的云彩一樣,只有象征性的作用,無法對窮困干旱的生態有根本性的改觀。

村莊難以再創業,因為村莊里的能耗成本已相當昂貴,資訊與交通相對落后,稍有豐產,就可能積壓,個體經營能維持溫飽就算成功,村莊也難以被修復:村莊與農民為中共政權耗盡了一切。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