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怡】血月警示專制政權血光災變

2018-02-07|来源: 苹果日报|标签:血月 专制政权 血光灾变 

1月31日晚上,天空出現一個月內兩次滿月的超級“藍月亮”、月全食,以及在地球的大氣層散射下月亮轉為血紅色的現象。香港不少人相互轉發所拍到的血月。北京傳出月亮轉色而致驚人大紅的連環景觀。接下來,大陸網頁有一些對血月的解讀,其中有含較多知識量的文章,我從所引古書查證,認為值得談談血月的文化征兆。

《圣經》“啟示錄”第6章12節:“我又見啟六印時、地大震、日黑如褐、月變為血”。這是對世界末日從第一印至第六印的啟示:地大震,白日變黑,月現血紅色。是末日降臨的最后征兆。

上一次出現超級藍血月全食是距今152年前的1866年3月31日。清代詩人李慈銘步出屋門,仰望夜空,見“月赤如血”,于是他在日記中抄錄了《南齊書·五行志》中一段文字:“明帝永泰元年四月癸亥,月蝕,色赤如血”,三日后大司馬王敬則舉兵造反。時維公元498年5月18日。

李慈銘抄錄《南齊書》后數十年,1900年庚子年,發生了義和團仇洋排外的清代“文革”——庚子之亂。這一年,學者戴愚庵見月出,“其大十倍于平常,其色初黃于橙,繼紅于血”。詩人黃曾源在一首《庚子前紀事》詩中,寫下:“遙空如血月無光,指點神燈起北方”。他在自注中指紅燈是義和團人造的神跡,并說“如血月”那一天是“四月十七夜”,即1900年5月15日。

公元前西漢的易學大師京房(前77—前37年)在《周易妖占》中從《易經》演釋血月的征兆:“月變色……赤為爭與兵”;“赤氣覆月,如血光,大旱,人民饑千里”。意指血月帶來兵災和旱災。

在陰陽五行中,月是與太陽相對的“太陰”,屬水。而赤日炎炎似火燒,赤屬火。當夜涼如水的月亮顯出赤色時,也就是水火相克,乃爭斗之象,因此血月成為爭與兵的預兆。

在西漢京房之后幾乎所有關于血月征兆的解釋,都離不開戰亂與乾旱。《隋書·天文志》:“若于夜則月赤,將旱且風”;唐《開元占經》總括歷代五行占驗,關于血月的記述全部與戰爭相關。元末編纂《宋史》,在《天文志》“月變色”一條,寫道:“(月)赤,兵、旱”。

神秘學雖未有充實的科學根據,但倘若累累應驗,就不能不引起警惕。古代將天象與人事緊密的聯系,稱為“天人感應”,即上天藉天象和災異,對帝王(及絕對權力)作警示或認可。帝王在災變的警示下,往往會下“罪己詔”。

現代專制政權是不畏天的,故不會下“罪己詔”。大陸有網文藉諸葛亮罵死王朗的句子,指當前時政是“廟堂之上,朽木為官;殿陛之間,禽獸食祿。狼心狗肺之輩,滾滾當道,奴顏婢膝之徒,紛紛秉政”。并以北京特大的血月,警示冥冥之中,自有定數。這段網文,當然很快就被刪除了。

總括來說,在中西文化中,血月都是不祥的征兆。香港的時政,也與上引“朽木為官……”相類。血月的警示并非針對所有社會,但有類似腐朽的社會,就要留意由權爭而導致血光的災變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