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范長龍到底出事沒有?

2018-02-06|来源: |标签:石濤 范长龙 中共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范長龍亮相高層活動,國防部網站圖片未明確顯示》。2018年2月2日,中共中央軍委慰問駐京部隊老干部迎新春文藝演出在北京的中國劇院舉行。中共國防部網站上解放軍報記者的報道突出了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報道的第四段說:“許其亮、張又俠、范長龍、常萬全、魏鳳和、李作成、苗華、張升民、趙克石、吳勝利、馬曉天一同觀看。”

所以他是一個交接班的軍委人員,凡是沒出事的軍委人員都出來了。范長龍是即將卸任的軍委副主席,但他只是中共黨的系統,他在國家的軍委系統中他依然是軍委副主席,所以范長龍出來了。

我看過幾篇報導都有類似的說法,《美國之音》算報導比較晚的。在報導當中許其亮、張又俠跟習近平是比較靠近的,然后范長龍被安排中間拉開距離,所以中共黨的體系,官位體系,人分出三六九等,它是這個制度體系自然造成的。范長龍這個概念的出現,讓人們毋庸置疑的想到了當年的徐才厚。徐才厚當時是類似的情況下,好象也是當年的2月2號,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也是在同樣的場合,慰問老干部。后來傳出來說當時的徐才厚還跟習近平說了幾句話,據說習近平跟他甩臉子,甩臉子但又要帶他出來,這就是習近平做事的概念,就是說當我不對你下手的時候,面上我全給你護著,面上我全給你走著。因為在此之前,國防部的發言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記者說,范長龍到底出事沒有?結果這個發言人說,你去看報導。

范長龍現在在國家體系中依然是軍委的第一副主席,許其亮是在黨的軍委系統中作為第一副主席。一個國防部的發言人只是大校,他憑什么在中共等級森嚴的背景之下,誰給他的膽量敢說自己的上級說,你去看報導。如果人家當時要問,說習近平這兩天沒出來,是不是有打嗝有放屁的事,是不是他身體出狀況了?你看他發言人敢說,你去看報導。他敢這么說嗎?他一定要痛斥那個問話的記者。

所以中共軍隊中、官場中的等級森嚴,反襯出來發言人的說法是有問題的。

這個場面在我個人的解讀中認為就是象徐才厚的狀況是類似的。

中國國防部網站發表的照片上,習近平和老人們握手,后面跟著許其亮、張又俠,再后面,隔一些距離,是一位戴著上將肩章的人,照片上只有一小部分形象,似乎是范長龍,但是單從照片上看無法判斷是誰。

中國中央電視臺的圖片顯示,觀看文藝演出時,范長龍在臺下前排就座,坐在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許其亮旁邊。

在中央電視臺的報導中已經露面了,所以在國防部的照片中就把它弱化了。

有媒體把范長龍上將這次露面解讀為“公開亮相顯示被查消息不確實”,也有媒體指出徐才厚垮臺前也曾在這類場合出現。

因為前頭有一個徐才厚了,所以這種做法人們自然會聯想到徐才厚。

英文的香港《南華早報》有關報道的標題是《澄清了?退休上將重返公眾視線,平息腐敗調查傳言》。關于澄清與否的問題,《南華早報》的措辭是“可能澄清了”(couldbeintheclear)。

《南華早報》背負著它的背景,它的背景有著一種替習近平一面來釋放消息的一份責任,就是有些文章他不敢不那么報,要求它這么報,所以那是有來處的。但是面對范長龍這件事情,它說了兩面話:澄清了?可能澄清了。也就是《南華早報》沒給確認的消息。但是在范長龍這件事情上,它惹不起范長龍,也更惹不起能拿下范長龍的人,所以就說了一個兩頭鬼的話。我以為是這樣的。

同一時間,孫政才再次被《財新周刊》胡舒立給一個全方面的曝光,而曝光的手法秉承了原來的做法:孫政才搞女人,用一帶一路的錢養女人。但是在這個硍節上拿出來,應該是有目的的。

追隨落馬儲君20年,染指重慶數百億的基建,情婦為孫政才算命,請了龍袍。

這是財新網昨天面市的封面故事《孫政才“特定關系人”劉鳳洲重慶沉浮錄》。

這個人53歲,北京人,然后再描繪她是孫政才的第二個情人,但是是孫政才維持時間最長,關系最緊密的情人。孫政才變成了有情有義。劉鳳洲從孫政才在順義縣——現在變成了順義區——做縣委書記的時候,劉鳳洲就跟著孫政才在順義,然后孫政才到吉林,跟著到吉林,孫政才中間有在北京,她又跟著在北京,然后到重慶,這個女人跟著到重慶。也就是說,孫政才到哪兒,她的生意做到哪兒,大家又是男女之間最長久的一個情人關系。這是今天中共官場官員們一個真實的寫照。有官當、有錢掙、有女人陪伴,大家互不干涉,而且完成著黨和國家最高的指示和任務。黨和國家當有任務的時候,也就是我自己有錢賺的時候,同樣能夠讓我的相好的大家關系能夠和親和愛。我覺著這是很有趣的故事了。

北京神秘女商人劉鳳洲20年前在孫政才任北京順義區長時就搭上了,所以是眾多情人中關系最長久的一個。她不但仗著孫政才的權勢搭起了財富王國,而且祈求孫的仕途更上一層樓,找了個道士算了個命,請了個龍袍。去年5月份被中紀委帶走,而孫政才7月份才折的。孫政才7月份出事,這個女人5月份被帶走,所以又折在女人身上。

這就是所有最古老故事當中的最新的一個例子,胡舒立的做法基本上類似了,在打孫政才的時候先講了一個重慶女人,后講了另外一個女人,兩個女人都是生意人。而這兩個女人因為照片都被披露出來嘛,所以你看到孫政才找的這兩個被胡舒立打的女人,不是長得那種很漂亮啊,很這個很那個,專門花錢的,不是。孫政才找的女人都是能干活的,真能干活的。不是相貌上如何,而是要跟他能夠匹配在一起的。

讓我想到了當年肖健華找了多少個女人給他生孩子。這你就反過來接著那爆料的人說,孫政才是最具有智慧的一個接班人。想想中共官場挺可憐的,當官了,賺錢了,然后再找這些事情的時候,又要顯示出自己品味。而這個女人的品味曾經在順義建了一個博物館,叫做“寺上博物館”,所以那是佛家的,然后她要引述所謂叫廟宇式的一個博物館,在北京,弄了四萬平米。她等到了四川,四川里面包括象青城山啊、峨嵋山啊,在修行文化中在中國歷史上很深厚的,她找了個老道,幫著孫政才算了個命,所以有龍袍的事,是孫政才在出事的時候就已經揭示出來了。所以這個故事主要就是說這個龍袍是哪兒來的。女人、龍袍、接班人,他的官場是跟女人一起一溜走上來的。

到底習近平透過胡舒立要告訴大家什么故事?現在是掃黑險惡,這是第一個,第二個掃黑除惡中我們看到的就是黑社會和賺錢的人,再接下來,當時掃黑除惡指的是周永康,而周永康連掛的四川,讓人想到的是薄熙來,現在是孫政才。所以習近平在這篇文章中,依然打的是江澤民、曾慶紅體系中留下來的接班體制。它陳述的畫面就是在他之前的20年是中共黨的黨政軍的全面體系中的一個整體敗落的場面。篡黨奪權,他是接班人拜個龍袍有什么不成呢?但為什么放在這兒就不成了?這就是中間的關系。

所以這是中共體系中在打擊對手時的一個慣用的手法,可是大家能夠看出來,這是這個制度不可更改性,就是中共不可更改性的一個本質。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