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為何學習馬克思是顛覆國家政權?

2018-02-04|来源: DJY|标签:马克思主义 左派 中共 

在中共當局的意識形態宣傳上,官媒口口聲聲“堅持高舉馬克思主義旗幟”,但是,中共當局近期以來,卻連續對民間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左派人士和相關活動進行打壓。

北京大學哲學系畢業的左派人士張云帆,2017年11月在大學校園舉辦讀書會時被廣州番禺警方抓走,刑拘期滿后再遭秘密關押。事件發生之后,大陸多位“左派”人士及知識界人士向廣東番禺警方發出聯署公開信批評此舉,要求警方釋放張云帆。公開信至少有350人簽名,其中大部分是大學教師,學生和媒體工作者。簽署者包括包括左派人士孔慶東、司馬平邦等人,以及自由派學者于建嶸、張千帆等。

張云帆是北大馬學會前任會長,對馬列毛主義頗有研究心得,是個馬列毛主義者。他在獲釋后的一封公開信中表示:經過之前三十天的刑拘和十四天的監視居住后,發現對自己的考驗才真正開始,這段經歷讓他看到剝削和壓迫在世上從未消失。他本人“討論社會問題”,卻被強迫承認“有極端思想”、“密謀組織”、“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等罪名,這一點讓他無法理解和接受。

近日,網絡披露了南京中醫藥大學8位學生,因為組織馬克思主義學會致遠社和讀書會,遭到南京市公安局警察拘捕毆打和迫害的經過。

消息稱,警察給這些學生定的罪名是陰謀顛覆國家政權,證據是當場查獲存有《資本論》等馬克思著作電子版的電腦若干,警察在電腦里搜出這些電子資料后,得意地指著這些,對被抓的學生說你們這是顛覆國家政權。

學生們被拘留后釋放,然后警方定期去學校查這幾個學生,每個月上門,要學生交待自己這一個月來的活動情況,包括每一天去了哪個教室,見了哪個人,都要交待。警察說了,敢不配合,要讓他們畢不了業。

到底是什么原因,讓每天都把“馬克思主義”掛在嘴上的中共當局,去打壓民間的這些“馬克思主義者”呢?

其實原因很簡單,對于中共當局來講,馬克思主義只是一個招牌和工具,是用來維持政權和統治民眾用的,恐怕從中共黨魁到普通黨員,如今都很難找到一個真正從內心相信共產主義的人。因此,如何學習、解釋和使用馬克思主義,那要根據黨的需要,是黨的特權,民眾千萬不能當真。

其實,面對已經幾乎失去全部傳統信仰、官方和民間嚴重缺少共識的中國社會,中共根本不在乎個體讀什么書,只要不出現其認為的威脅到中共政權的活動,當局是不會在意的。左派人士受到打壓,主要是他們的活動犯了中共的大忌。

南京中醫藥大學的馬克思學會致遠社,除了組織定期的讀書會之外,還組織了義診和免費按摩活動,服務對象是農民工、環衛工人、外賣小哥和出租車司機等低端人口。

南京中醫藥大學的學生、馬克思學會致遠社成員季超超在警察局挨了警察的多個耳光之后,被要求回答的問題主要就是:“你們學習馬克思主義有什么樣的險惡目的?你們志愿活動背后有什么樣的境外勢力?”

中共以組織秘密社團、在民間底層活動并鼓動農民造反起家,并最終奪取政權。這其實也是馬克思主義革命奪取政權的方式之一。因此,中共最怕民間不受中共控制的組織和團體出現,與這些組織本身的性質無關。

因此,民間左派人士遭到打壓,毫不奇怪。在中共的眼里,這些學生不僅陰謀組織團體,要顛覆政權,同時還在和黨爭奪群眾。

從中國民間左派人士遭到打壓一事,可以看到中共政權的危機和執政恐懼,維持政權和統治,已經成為了中共存在的唯一目的和動力,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中共可以不惜任何代價,寧可千萬顆人頭落地,寧可再變換無數次理論和嘴臉。

如果有一天,馬克思被中共打成了反革命,大家也不要奇怪,因為那是黨的需要。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