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極權體制內個別環節都可致整體崩坍

2018-02-02|来源: |标签:石濤 极权体制 整体崩坍 

最近三天又開始重新講《封神演義》的故事,我記得節目中跟大家講過5000年前,軒轅黃帝向廣成子求得脫世之法。脫世之法,故事里講的,我不見閻王爺。軒轅黃帝得道成仙的時候,是天上的龍駕著車接他的。他當時跟宮里面的妃子正在喝酒,接他走的時候,應該是軒轅黃帝的夫人等72個人,拽著他的衣角一起跟他升天的。叫白日飛升。所以你現在陜西看到的黃帝的靈柩不是他的身體,是他的衣柩,只是他的衣服。

這里很奇怪,這里非常有趣,我沒有太仔細查,72個人跟著黃帝走的。在1000多年之后到了二郎神那兒。它講二郎神會八九之功,講的72變。再往后走,孫悟空保著唐僧取經,孫悟空也是72變。

72這個數在中國的神傳文化中,人跟神之間的關系和人超凡的特異功能,有著一種特殊的說法。但我沒有查到為什么?我個人講說,可能在以后的時間里,今天的人可能會有機會能夠把這樣歷史上生命留下來的印跡能夠展現出來,如果人有輪回轉世的話,對每一個人都是珍貴的。

但是這次看《封神演義》里面,我意識到一個問題,3300年前,發生的封神演義,里面講的神,包括元始天尊的12門人,都是現在人知道的神。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普賢菩薩、燃燈道人、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沒了,給他師父帶走了,因為他被清剿了。燃燈道人就是燃燈古佛,老子我們不用說,元始天尊我們不用說,而現在知道的佛家里的這些人,我們看到的,卻是大多看到比如說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今天在中國大陸大家供奉的就是這些菩薩,但是在3000年前,他們曾經被打到凡間。

十絕陣之后的黃河陣,就是削掉了他們所有人的果位。而里面當時果位最高的廣成子修了1500年,對等的是什么?3年前距現在3300年前,摩西帶領猶太人走出埃及,而今天的人對當時埃及人的神是模糊的,對猶太人之前,就是摩西之前,那個時候猶太人的神是模糊。猶太人在埃及遭受了400多年的奴役,他們就苦苦的等著摩西出現。這是猶太人神留給他們的誓約,留給他們的說法。所以《出埃及記》不是當時摩西的說法,而是早在更久遠神留給他們的,反過來說摩西的出現,是埃及人的生命的一個過程。

同樣的道理,你看看柏拉圖的師父蘇格拉底,他出現的時間,你再看看最早的希臘文化,在講著希臘神的時候,也在距現在3000年到3300年。時間是個神,他告訴了我們一個什么道理?

這3000多年乃至中國文化從黃帝開始5000年,再也沒有人修出去過,沒有的。所有的宗教,所有的那些所謂在山洞里修的,昆侖山,在西藏青海那一帶,包括什么金沙江,還在山洞里呆著呢,幾千年還在山洞里呆著呢。至于今天的和尚,今天的廟宇當中的人,教堂當中的人,沒有一個獲得脫世之法,獲得不了脫世之法,就根本沒有象5000年前軒轅黃帝那樣能夠擺脫輪回之苦。其實對很多有生命意識的人,大家要意識到這是一個對生命而言太嚴肅的問題了。

5000年,3300年有人的有文字的文化,因為從摩西那兒也留下來了文字,有文字的文化,到了今天,沒一個人修成。最后一次就是元始天尊所演繹的《封神演義》,給人中留下的是《周易》,是文王是用人能夠看懂的文字,7年時間拿出了《周易》。而姜子牙在元始天尊那兒修了40年,修不成,他下到人間,享受榮華富貴。所以兩個生命,周文王跟姜子牙,共創了這次人有機會成為神仙過程中留下來的文化,但他們之后沒有一個修成的。當時修成的只有12個人,就是元始天尊的12門人和另外7個從肉身修成的二郎神、金吒、木吒、哪吒、韋護、雷震子、托塔天王李靖,只有7個。

這是我個人看的,我不代表任何人,這是我個人突然看到了這段故事,這是給今天每一個心有信仰的人,懂得靈魂的人一個巨大的概念,我以為這是個巨大的概念,而這個概念要值得每一個人珍惜當今,珍惜今天。凡是在過程中包括四大名著,包括人們留下的,包括我們看到的中國留下的故事,西方留下的故事,那些修成的都是仙,不是出了三界的神,沒有。

2018,瞠目結舌,你可以相信,你可以不相信。

法廣轉述了《紐約時報》對王力雄的專訪。

王力雄非常有名,他給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政治預言小說《黃禍》,在《黃禍》中卻講出了類似中共政權江澤民誣蔑法輪功在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而《黃禍》這本書,是描寫著同樣的故事,《黃禍》里面用的是中共政權的公安部長,而在現實中出現的故事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包括后來我們知道的中央電視臺。

《紐時專訪王力雄:極權體制內個別環節都可致整體崩坍》。

這是今天王力雄再次對今天當今中共政權的評價和預測。

1月31日《紐約時報》中文網發表旅美專欄作家羅四鸰對中國作家王力雄的專訪《“天網”之下,還有革命的可能嗎?》,文章寫道:在一個依靠“天網”等高科技手段建立起嚴密監控系統的國家,革命是否還有可能?

中國作家王力雄試圖用新作《大典》來回答這個問題:小說的背景與當下中國非常相似,整個國家利用鞋子里的跟蹤系統對所有的人進行了監控。然而,一個想自保的官僚、一個有野心的商人、一個邊疆小警察、一個政治上白癡的技術人員,便讓這樣一個嚴密的科技極權體制土崩瓦解。

可以想象這個《大典》就跟當初寫的《黃禍》類似,同樣是一本政治預言小說。

文章引述王力雄的話說:人們通常會認為當下由科技支撐的極權統治,達到了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嚴密,任何異己都沒有生長空間。是不是在這樣的狀況下,極權統治便沒有了變化的可能,從此只能按照極權的邏輯發展?我認為不會的,有時極權體制內的一個很個別的環節,都有可能導致整體的崩坍。

其實不就是一個太極圖嗎?一切都是黑的,魚眼,點個白點兒。大家買汽車的時候,有些人買黑車,黑車很容易臟的,白車不容易臟。其實做過一些有關美術方面東西的人他知道,說你把這東西染黑了,你弄個名片,要個最黑的名片,我跟你講很難印的,人們以為是那樣的,根本不是,一個黑黑的名片上頭點一個白點兒,你就寫上你的名字,你看這名片極其震撼。就是這個道理。所以當你完全都給堵死的時候,也就是你死的時候,你堵死別人的時候,就是堵死自己的時候。

王力雄指出:看這幾年中國的政壇,從周永康到令計劃,到郭伯雄和孫政才,雖然我不確定他們有沒有政變活動,但我相信是在進行權力斗爭,是要打破既定秩序,重新洗牌。一個極權體制在這么短的時間出現了這么多的內部斗爭,那些看似偶然的事實際上也是必然。當然具體如何發生不會跟我在小說里寫的一樣,但類似的可能遍布極權機器內部。極權機器的零件、節點,都是由形形色色的人組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欲望,按照自身的利益行事。雖然他們不過是細小的零件,但是對于依靠科技支撐的大型權力機器,哪怕在很小的節點發生變化,也會發生很大作用,甚至導致根本的變化。所以我相信有這種可能。

我覺得王力雄先生講的就是相當相當直截了當,而這里面在人的概念中,它包含著哲學的成分,人的社會層面,但是在生命的理念上,就象我剛才說的,現在是不存在的,點到現在過去了,只有過去和未來,沒有現在。

香港零壹《派駐央行紀檢組長:金融領域存重大風險金融監管“貓鼠一家”》。

那是金融啊,直接玩錢的,玩過錢的都知道,那錢一動蕩,如果錢你把握不住就全死了。你看看今天曾經的首富萬達,現在就是錢出事了,海航也是錢出事了。沒錢,你只要給我現金,我給你多少利息都成,我要過來了就行了,我要沒過來大家一起死。萬達也是這個,甭管它盤子多大,甭管盤子多小,而是你的命。其實剛才我一再強調這一點,今天現金是不存在的,這是個騙人的,因為時間永遠不停止。如果這句話你聽不懂的話,你就是個傻瓜!如果你聽得懂的話,你就知道今天人中眼前的一切都是流水,而你的生命有這個能力認識到這一點的話,是因為你的生命高過了現實環境中的一切,在其外才知道其內。人的愚蠢在于把握今朝。

中紀委監查網站刊出了中紀委駐人民銀行檢查組組長徐加愛的文章,“當前,金融領域出現一些重大風險隱患,比如金融監管中的“貓鼠一家”、出現大量“無照駕駛”,以及眾多非法集資等金融亂象,給人民群眾帶來重大損失。”

這可不是重大損失,這是今天中國社會隨時崩潰的一個非常標準的東西。

文章稱,除了做好重點領域風險防控和處置、堅決打擊違法違規金融活動、加強薄弱環節監管制度建設外,更需要在治本上下功夫,推進全面從嚴治黨同向發力,堅決鏟除滋生各種金融風險的土壤,實現所有金融活動監管全覆蓋、無例外、無縫隙、零風險。

胡說!有男就有女,有兒子就有姑娘,有媳婦就有小,有先生就有情人。胡說的。因為這東西是站在欲望上,但它透顯出今天它面對的一切是每一個真正的欲望者,滿足欲望和追求欲望的過程中,帶來的對整個社會的傷害。

2018瞠目結舌,你放心吧。

《美國之音》:《政治不安定,大批港人移民臺灣》。

這沒什么可講的了。

北京跟香港之間這個月新的摩擦讓香港人更加心懷恐懼,臺灣因此預計再次迎接來自香港的移民潮。

臺灣官方數據顯示,每當香港發生重大政治改變,更加親北京,香港到臺灣的移民人數就會猛增。截至2016年12月,臺灣已經接納了7萬1千263名香港和澳門前居民。

每當香港發生重大政治改變時,都會出現這種現象。

利用一國兩制,香港人能跑,澳門人能跑,能跑他就跑了。這就是今天最典型的現實的狀況。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