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令人生畏的王岐山重返政壇

2018-01-30|来源: |标签:石濤 王岐山 重返政坛 

王岐山重返政壇成為了今天看很多媒體開始報道,因為這件事情,人們沒有延伸了,很多媒體都是只談到他個人的概念,而在我個人眼睛里,其實這是一整套的故事,而且非常簡單。為什么很多人認為很吃驚呢?我以為在今天中共體制當中,在它的宣傳當中,還在固守著共產黨的宣傳的表相上。換句話說吧,在中共體制之下沒有人不騙人的,沒有人不打幌子的。今天主政的人,習近平他們如果給打個幌子的話,有什么不成呢?它只不過是黨的體系中的延續而已。如果他打幌子都是為了他某種另外一個沒有拿出來的目的的時候,又何嘗不可呢?我個人覺著就是確實把人們的觀念影響之后,太多人迷失了。

《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王岐山重返政壇,或將出任中國國家副主席》。

這基本是很多人的講法了。講出任國家副主席,它的原始出處是在路透社跟《南華早報》,當時它們有這么報,而王岐山出任人大委員的概念的時候,就成為了他變成事實的第一步的基礎。

令人生畏的中國政壇人物王岐山曾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起的反腐運動的負責人,官方新聞機構周一報道,他已被任命為全國立法機構成員。這個消息進一步表明,去年從共產黨高層職位上退休的王岐山,可能會重返公職,成為習近平的有力盟友。

在它的報導當中這個詞用的很嚴謹,它叫“重返公職”。因為當他不是中共黨內高官,而卻成為了一個普通黨員卻轉為一個正常的社會公職的時候,甚至進入國家管理層面最高層的時候,其實這個概念就出現了一個實際體制的人員搭配出現轉型,這是客觀的,如果主觀的話,我自己說,被習近平相信的人就這么兩個人——王岐山、栗戰書。其他的人都差一截兒。

現年69歲的王岐山之前領導著共產黨的反腐機構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并將其變成了對習近平忠誠的可怕執行者。但在去年10月的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上,他從這個位置和其他一些領導職務上退下,這似乎符合默認的中國高層政界人士退休年齡政策。

但從那時起,外界就一直猜測習近平可能會做出安排,讓王岐山繼續作為中國政治領導層中的強有力參與者。周一有關王岐山被任命為共產黨控制的立法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的報道,是迄今為止最明確的信號,表明他將繼續留在公眾視野里。

現在看來呢,已經走出了第一步。

王岐山進入人大并不意味著他會回歸到高級職務,但是已經69歲的王岐山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中共政壇上、在中國的領導層面上是極其罕見的,幾乎沒有。

在這個消息公布前,四名人士——這四人分別是一名中國政府官員、一名經常同北京高層政界人士會面的華裔企業高管、一名見過王岐山的外國高管和一名見過王岐山多次(包括去年)的前美國政府官員——援引與中國高級官員的交談,以匿名為條件告訴《紐約時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召開年度會議時——可能是在3月,王岐山很有可能被任命為副主席。

這是《紐約時報》它拿到的內容。另外一個就是《南華早報》。

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SouthChinaMorningPost)曾于去年12月報道,王岐山可能會被任命為副主席。

其實在今年1月份,10天前《南華早報》曾經又報導過。這里面它的講法的概念就是,認為它去佐證王岐山在這個過程中隨著習近平2013年三中全會的改變,其實他們在做4年來反腐他們真正的目的。這也是他們自身能夠逃生的唯一出路。我以為逃生的唯一出路是指,王岐山、習近平在反腐中得罪的是中共黨的整個官場體系,它的權力體系和權貴家族,當他得罪之后,誰也跟錢都沒有仇,人就是個欲望的動物——在人的肉身層面。在高級動物的理念下,會促使今天的人只在欲望中來考量自己來評價自己的成功與失敗。王岐山習近平以反腐的概念,切斷了整個中共官場的一個欲望放縱和滿足的途徑。所以我一直說他反腐的概念,無論他的說法是什么,但是反腐的實質是跟中共生命品質對立的。他必須找到生路,無論他今天說什么黨領導一切了,都是為他自己,因為他現在是核心了。但這些都是說辭,他跟中共內在對立的本身是真實的,所以這個東西就不是人們所說的重返文化大革命,他回不去。

文化大革命的基礎是在“三反”“五反”“鎮反”“三年大饑荒”一路走過來,人們一直是在被壓迫被打殺被屠殺的過程中,進而走到文革。而習近平面對的概念不是,他面對的概念是從8964到2014年,是人的欲望的貪婪的放縱的15年,跟那頭兩回事。當你去掐脖給他系上繩的時候,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這個人,說句難聽話,結過婚的跟沒結過婚的完全不一樣。沒結過婚的扭臉進廟當和尚他就當和尚了,他不知道,你結了5年婚,扭臉再出去當和尚,這事不好辦這事。我覺著對人的欲望而言這是非常類似的。所以當中共體制整個官場以這個概念出現的時候,他必須求得自己生路。

“似乎可以確定——或者非常接近中國實情的是,他依然非常受人敬重”,并且無論如何他都會保留在關鍵問題上的影響力,現供職于商業風險評估公司明茨集團(MintzGroup)的前美國情報官員蘭德爾?菲利普斯(RandalPhillips)說。他接受電話采訪時,有關王岐山的最新消息還沒有發布。

“對習近平來說讓他當副主席的確非常安全,”菲利普斯接著說。“因為他已經獲得了足夠的可信度,并且不構成任何威脅。”

我以為這是《紐約時報》在它報導當中,能夠跟大家分享的非常有趣的環境。在這里它特別提到王岐山跟習近平之間他們兩個人的關系。

習近平和王岐山的初次見面是在大約50年前,在毛澤東的文革時期,他們從北京下放到同一個貧困多山的西北地區勞動。王岐山在距離習近平大約80公里外的一個農村公社工作,習近平回憶,他有一晚曾在王岐山處借宿,還借了一本經濟方面的書給他。

這是他們之間的生命之間的關系,所以習近平的做法,他是借助中共官場權力過程中來達到他自己的目的。這東西就是你看到的所謂的為哥們兩肋插刀。習近平比王岐山跟栗戰書都小,等于是倆老哥倆保了一個弟弟,是這個概念。老哥倆保了一個弟弟,是為兄弟兩肋插刀。所以在今天的利益環境中,太多的人根本看不清這一點,所以討論了半天都在利益上,在編故事上,因為沒有能力觸及到生命之間的這種內在的概念了。

“現在看來他當國家副主席可能性是更大,”北京的時事評論員,曾在一份黨報擔任編輯的鄧聿文說道。

“按照一般道理來說,國家副主席是一個虛的東西,一個象征性的東西,一個禮儀性的東西,”鄧聿文說。“但習可以安排王來承擔一些更重要的,事實的工作。”

這是《紐約時報》報的。而《德國之聲》在報導時,我只是借用這個標題了《不是常委岐山依然是大佬》。

去年秋天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曾執掌中國反腐運動的王岐山卸下了中紀委書記職務,沒有再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不過,本周一,69歲的王岐山被選為新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外界猜測他很有可能再次出任高級領導人職務。

老人干政,你現在聽不見這事吧?那王岐山回頭出來是不是老人干政呢?其實就是個笑話。他不叫老人干政,他叫給了他個職務,他就讓他這么來。這就是習近平的做法。所以當他守著黨的規矩的時候,在中共十九大七上八下的時候,他有他的道理。但是扭過臉來,當達到他的目的的時候——他在開會在做事他有他自己的目的——達到自己目的的時候,只要達到目的他不擇手段,可以用他的手段。所以十九大王岐山突然的卸任出局,其實是給太多的反對習近平的人一個措手不及。

我記得在十九大上有一個照片,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跟最高檢察院檢察長,王岐山從他們面前走過,兩個人看他的眼神就是:小樣吧,你也有今天。我沒跟你說嗎,這些人笨就笨在他們的腦子都固守在自己觀念上。我就不知道今天,最高法院跟最高檢察院兩個人如何看待這件事。這是很有趣的事情,誰都懂得這是王岐山回來了,而他的這個做法,在十九大上沒有任何披露。而中共相當一部分人會把今天習近平王岐山的做法理解成跟過往很多人的做法是一樣的,只不過手段不同。

而偏偏在我個人的眼睛里,其實他將出現根本性改變,因為他觸及到人的生命根本內在的善與惡的問題上。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