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虔豪】南北共組冬奧代表隊 文總統聲望開始走跌?

2018-01-28|来源: 阿波罗网|标签:平昌冬季奥运 文在寅 

四年一度的平昌冬季奧運,將于下月在南韓江原道的平昌登場。這是南韓自1988年漢城夏季奧運以來,睽違30年舉行奧運賽事,中央政府費盡心思,要讓南韓透過運動再次于世界上發光發熱。上任9個月的文在寅總統,更希望藉此營造南北和解氣氛,讓國內外都能對新政府給予正面與肯定評價。

文總統聲望一直相當驚人,從去年5月就任到2018開年之初,韓國蓋洛普與實時施測(Realmeter)兩大民調公司每周公開的調查數字,他的支持率一直維持在6成5到7成間。甚至在北韓領袖金正恩于新年宣布將派遣代表團參加冬奧,而兩韓因此“破冰”展開連串實務協商當下,文總統的支持率再次突破7成。

但重登高峰后沒多久,近來這數字卻驟跌至就任來最低。實時施測公司1月第4周的民調結果,文總統支持率突然跌破6成,來到59.8%;蓋洛普公司的數據,則跌落至64%。

共組冬奧代表隊引伸連串爭議

相較歷代元首,這聲望仍然可觀,卻讓青瓦臺還有輿論密切注意,這是不是新政府蜜月期結束的轉捩點;而最大原因,出在南北共組冬奧代表隊參賽引伸出連串爭議。

開年后,南韓政府正式向北韓方面提議,讓雙方代表隊共同入場,或是選擇運動項目共組單一隊伍參賽,藉此展現和平合作的突破。相較臺灣與中國的矛盾關系,在南韓,這種追求民族和解的情緒和理念,一定程度仍存在于社會中,特別是對追求與北韓對話交流的進步派政府和支持者,更加重視。

南北韓也并非沒有過經驗,南韓桌球選手玄靜和與北韓選手李粉姬,就在1991年于日本千葉舉行的世界選手權大會上,以“高麗隊”為名,共同出賽,最后贏得金牌,當年感動了無數民眾,最后這段歷史也被改為電影上映。

但當年,南北韓針對共組代表隊問題,展開長達5個月的討論才定案,選手早已做好心理準備充分受訓、合作應戰。現在距離平昌冬奧只剩下不到一個月,在選手加緊練習中的狀態下,南韓的提議,更讓許多運動員感到憂慮。

南韓要有3人被拔除參賽資格

一來是在參賽名額有限的情況下,南韓代表隊勢必得讓出參賽時間或名額給北韓;而就算雙方一同出賽,也必須要在有限時間內磨合并培養好默契,才有機會致勝。

經過南韓的提議與協商后,北韓答應并選擇女子冰上曲棍球代表隊,作為共同出賽項目。南韓統一部長千海成在1月17日正式宣布這項共組代表隊的消息。他表示:“我們期待南北韓一起把平昌冬奧辦成全世界人共享的和平祭典,并常為南北關系發展的契機。”

但不少選手,長時間接受訓練,努力了5年、10年,為的就是要一拚參加大型賽事、一展身手的機會,政府只以民族和解為前提,全未顧及選手感受,也沒與代表隊討論,了解有無困難,或需要給予其他幫助。就連冰球隊教練,都是在政府宣布后,緊急接到指示,才知道要等待北韓選手加入,共同受訓出戰。

沉浸于“民族大業”的憧憬

“在我們選手們組織戰力,已經拉起來很長一段時間的情況下,北韓選手或南韓選手,要在奧運開始前合組出戰,是很危險的。”加拿大籍的南韓冰球隊教練賽洛?莫利,在得知冰球將作為南北共同參賽出戰的項目后,無奈說道。

但政府似乎未察覺到此問題。南韓總理李洛淵在1月16日,于新年記者會上針對單一代表隊出戰爭議,公開說道:“全部選手都參賽,不代表女子冰球就真能拿到獎牌,這點大家都清楚。”

李總理并表示:“世界排名中,我們(南韓)選手列在第22名,北韓則排第25。當中實力突出的選手,就算是北韓選手也好,雙方一起混著比賽,選手應該不會有太多被害意識,我聽說現在內部反而以‘這是共同出戰的好機會’的心態來接受這結果。”

這話凸顯出政府官員根本未站在選手的立場上思考,只沉浸于建構“民族大業”的憧憬,不惜犧牲個人,造成批判排山倒海而來;李總理最后察覺到發言引發爭議,公開道歉。

事實上,早在1月11日,根據SBS電視臺與南韓國會議長室發表的民調,有81%的民眾贊成北韓參加平昌冬奧,但問及南北共組單一隊伍出戰時,有72%的人認為“沒必要勉強”;南韓當局汲汲營營地獨斷力促共組出戰的同時,全沒查覺推動的過程,會被放大檢視,甚至引發不滿。

最終確定的結果,南韓女子冰球隊的23人,將與北韓選手12人,組成共35人的單一代表隊,并由總教練選擇出場選手。南韓方面無任何人因南北共同出戰而被拔除參賽資格,但因比賽出場人數規定為22人,南北經過協商,決定其中必須要包含最少3人以上的北韓選手,勢必擠壓到南韓選手的上場機會。

北韓陰晴不定無法預測

“對選手來說,奔波于賽事上的一分一秒都很珍貴,就算是犧牲者只有幾人,大家怎么可能不認為這是機會被剝奪呢…面對這種情況,選手們心情怎么會好呢?”南韓女子冰球選手李敏智24日在個人網路社群專頁中留下文字道。

李敏智最終并未獲選進冬奧國家代表隊,卻為場上戰友們抱不平,她的這番話,在網上引起廣泛討論。南韓政府的提案或許無惡意,處理過程和發言卻已讓代表隊造成傷害。

而南北關系仍在進展中,北韓陰晴不定和無理取鬧,已不勝枚舉;沒人保證南北共同在冬奧出戰,或賽事結束后,雙邊關系就能持續交好或出現其他新變化。任何一國隨時一某個動作,都可激怒彼此,因此,單一代表隊的象征意義,仍大于實質意義。

文總統聲望“下探新低”,若細部觀察各年齡層支持率,能發現20歲世代滑落最大。南韓年輕階層,未如上一代經歷韓戰造成的親人分隔,并成長于條件更優渥的90年代后,對北韓的關心及對民族與統一等概念,已淡化許多,甚至對“個人”價值更重視,這可視為共組代表隊爭議,引發青年世代脫離的要因。

政治凌駕一切

去年底,南韓政府設立的工作小組,調查發現前朝保守派政權,與日本政府針對慰安婦問題達成不可逆的密室協議,進步派媒體也跟著批判過往的樸槿惠政府沒有聆聽慰安婦奶奶們的心聲,反而為顧及與日本發展關系、進而鞏固韓美日同盟而讓步。

當然,慰安婦奶奶們的痛苦經歷,絕非南北單一代表隊爭議可比擬,只是站在同樣原則看事情,進步派政府也顯現出相似的樣態。要以“民族”、“國家”之名,打著“和平”名號,結果犧牲少數者權益,這不僅說明“政治凌駕一切”的殘酷現實,也讓外人看清,沉浸在民族主義爛漫中,有多么危險與可悲。

圖源:AP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