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珊】反性騷擾是“叛國”?中國版#MeToo被噤聲

2018-01-27|来源: 看中国|标签:#MeTo 中国版#MeToo被噤声 

2014年,廈門大學歷史系教授吳春明被指誘奸、性騷擾多位女學生后,廈大撤銷了吳的教師資格并開除其黨籍。但吳春明翌年就被選上中國考古學會“新石器時代考古專業委員會”委員,仍然掌握廈門大學的學術資源。

(看中國記者端木珊綜合報導)今年初,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生羅茜茜在網上對其博士生導師的舉報,使得源自美國的反性騷擾“我也是”(#MeToo)運動在中國發酵。然而,中國版的#MeToo運動卻面臨困難重重。外媒指出,中國政府正在阻礙這項運動,有活動人士甚至被警告,堅持這樣做,會被視為叛國。



現居美國的羅茜茜今年初實名舉報其博士生副導師、長江學者陳小武性騷擾后,中國掀起了一系列反性騷擾活動。16日,中國教育部新聞發言人續梅表示,對觸犯師德紅線、侵害學生的行為“零容忍”,并將建立健全高校預防性搔擾的長效機制,完善相關制度,保障、杜絕此類事件發生。

但真實情況是,中共官方通過各種途徑阻礙中國版的#MeToo運動。

據英媒BBC報道,數十間高校畢業生發起的呼吁母校建立性騷擾防治機制的聯署信,在網絡被一刪再刪,不少微信消息也“因違規無法查看”。有高校拒收聯署信,或要求停止行動。

美媒《紐約時報》消息稱,網絡上一份要求北京大學開設有關不當行為討論班的請愿書,被審查機構刪除。中國傳媒大學的教授更直接警告活動人士,說她們可能被視為是在幫助“國外敵對勢力”。

大陸社交平臺則間接性的屏蔽“我也是中國版”(MeTooChina)標簽的使用。為避開審查,學生們甚至需要通過使用不同的短語來譴責性騷擾和性攻擊。

就連年初發起實名舉報的羅茜茜也表示,為了避免遭到政府的抵制,這項運動需要“溫和、小心”。“只有這樣,中國的反性騷擾運動才能得以生存、發展”。

《紐約時報》評論說,#MeToo運動正在考驗中國政府的限度,當局似乎越來越感到不安。(圖片來源:)

美媒:中國政府對性騷擾指控感到不安

《紐約時報》評論說,這項運動正在考驗中國政府的限度,當局似乎已對越來越多的針對性騷擾的指控感到不安,它們不許在國內發生公民主導的運動。

報道說,“政府審查人員顯然擔心社會動蕩,他們正在試圖阻礙這項運動,禁止人們在社交媒體上使用諸如‘反性騷擾’這樣的詞語,還刪除了呼吁更多地保護女性的網上請愿書。”“官員們警告一些活動人士不要公開發聲,并暗示如果她們堅持那樣做,她們可能會被視為與外國勾結的叛國者。”

針對當局對反性騷擾信息的封殺,“我們感到震驚又憤怒”,在廣州參與反性騷擾運動的張累累表示。

更有活動人士擔心,隨著這場運動規模的擴大,可能會遭到更多來自政府的聯合反對。2015年,想要倡導公交車反性騷擾的“女權五姊妹”就曾被北京警方拘留。

《美國之音》引述“女權五姊妹”的鄭楚然表示,當局對“我也是中國版”的封殺行為顯示出“他們并不想去解決這個問題,而只是想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以及維穩的思想。

2018年1月1日,美國硅谷華裔女學者羅茜茜在網上實名舉報其博士副導師陳小武,性騷擾其門下女學生。(羅茜茜微博截圖)

北航博導被懲處外界不以為然

在羅茜茜實名舉報其博士生副導師、長江學者陳小武后,北航撤銷了陳小武的教師職務,教育部亦撤銷其“長江學者”稱號。但外界對當局對陳小武的處理方式不以為然,認為可能會與廈門大學處理吳春明的做法如出一轍。

2014年,廈門大學歷史系教授吳春明被指誘奸、性騷擾多位女學生后,廈大撤銷了吳的教師資格并開除其黨籍。但吳春明翌年就被選上中國考古學會“新石器時代考古專業委員會”委員,仍然掌握廈門大學的學術資源。

與吳春明類似的事件還包括北京師范大學的施雪華教授。1月13日,北師大論壇發布的題為“整整500天,北師大依然在做一頭‘沉默的鐵獅’!”的文章顯示,該校學生康宸瑋2016年曝光該校施雪華教授有“性騷擾”行為后,北師大官方曾發聲明表示,對該教授的行為啟動調查,并承諾“一經查實,嚴肅處理,絕不姑息”。但在聲明后,學校官方再無對此事的通報。直到去年12月,施雪華到南昌航空大學講學時,還頂著北京師范大學教授的頭銜。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