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再度清洗軍高層 郭伯雄、徐才厚余毒已到了最后關頭

2018-01-16|来源: |标签:石濤 清洗军高层 郭徐余毒 

香港《東方日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郭徐余毒知多少宜將剩勇追窮寇》。

其實有關范長龍的消息,是在《東方日報》的這欄節目中,它是最早隱喻說出來的。《星島日報》那后來就加了一句話,挑明了一句話,根本就那么回事。但是在這個專欄節目中,它披露一些,如果你明白的話,它在往外擠油。它擠出來的,別人點了炮了,然后它又總結了,它干這事。

繼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前參謀長房峰輝之后,中共軍委原副主席范長龍亦被傳出遭立案審查。如果消息屬實,這意味著清除郭伯雄、徐才厚余毒已到了最后關頭。

它說了最后關頭,意思就是對兩屆軍委的大清盤。

中共十九大之后,雖然范長龍仍然是名義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軍委副主席,但他已逐漸淡出公眾視野,最后一次公開露面是去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出席全國政協新年茶話會。但之前有傳聞其任職恒豐銀行的兒子已失聯,再加上恒豐銀行董事長蔡國華早前受查,恒豐銀行為范家洗錢的事不脛而走,估計范長龍已是兇多吉少。

他的兒子跟恒豐銀行之間的關系,實際它報導說有傳聞這么說,沒有,它們家第一個說的。所以這是《東方日報》,我們跟大家分析,我后來用的文章比較多,我意識到它在往外披露消息,但它披露的方式不同,它都不說它直接講,它都說叫傳聞,但你往上查傳聞,沒有。

所以現在出個特點,大家在媒體中你可以看到,在2017年所謂網上爆料的人,自己站出來之后,他仰仗的和被他打擊的,兩家所謂海外中文媒體,基本就完蛋了。它的所有的爆料,甭管它是中南海的蛤蟆,還是中南海的臭魚爛嚇,都沒了。被打的那家媒體就開始亂編故事,它說的都是有名有姓,然后這個消息出來就是他們家死人了,他們家出事了,奶奶生兒子了,就這意思,都是讓人聽起來:不可能吧?而這個消息出完之后,就等著想炒作的人把這個消息拿過來炒作,別人一炒作它就給刪了。

另外一家跟著爆料的人就是合伙賺錢了,他有他的目的,我眼睛里就什么都不是了。但是取而代之的,香港的《東方日報》和香港《零一》,它不直接以爆料的方式,它是以這種評論的方式在拿出一些東西,瞅不冷的馬云的《南華早報》一哆嗦,抖個機靈。那機靈抖不好呢,就容易把鞋跟褲子弄臟了。基本現在的路途是這個,因為在10月份之前是《爭鳴》跟《開放》,那《爭鳴》跟《開放》雜志和《動向》雜志沒了,所以就變成了這個方式了。而這個方式它基本上是在替習近平掌控的某些勢力在放風、放料。

在中共十八大前,范長龍已屆退休年齡,但徐才厚為了防止自己遭到清算,特意推薦范長龍擔任軍委副主席,為自己保駕護航。據說,徐才厚當時帶著范長龍到江澤民家登門拜訪,向其大力舉薦。不明就里的江澤民收貨后向習近平打招呼,習近平當時為了能夠順利召開十八大,先行接任總書記一職,不得不接受范長龍。但習近平軍中最信任的卻是許其亮,對范長龍卻是毫不信任。

點炮的媒體,這是別人沒說過的,點出了江澤民。徐才厚推薦范長龍,江澤民不明就里,接受了范長龍,從而推薦給習近平。這話說的呢,想替江澤民抹一把,結果不行抽一把,對不對?江澤民信徐才厚的,當完全讓徐才厚、郭伯雄替他把的家門,他還有什么明就里不明就里的?這根本不存在啊。因為徐才厚跟郭伯雄就從2002年替江澤民看家護院了,他選的人江澤民當然就接受了,是不是這個道理?它是一枝子下來的呀。孫子就是孫子,孫子能當兒子使嗎?什么叫不明就里啊?徐才厚是兒子輩,到了范長龍就是孫子,孫子跟爺爺中間隔一輩呢,說爺爺不知孫子就里?胡說!所以有點掛了牌坊賣。

這個東西就是這么回事嘍,當這種東西這么寫的時候,是有它原因的。有它原因有它目的,但是出于它的某種原因,又想遮遮掩掩,所以實際把江澤民點了炮了。你記住它上面的標題說的很清楚,做最后的一擊可能就到時候了,清除郭伯雄、徐才厚的最后一擊到時候了。查范長龍,當查范長龍的時候,范長龍能夠成為軍委第一副主席,是江澤民干的。

當時軍中調查總后勤部副部長谷俊山,但許久一直未能推動。為此有知情人士撰寫了一份舉報信,在海外網絡中流傳。這封信披露,由于郭伯雄、徐才厚推薦人士擔任軍委高層的要職,他們有能力有條件故意阻撓谷案的調查,而且郭、徐還通過這些有力人士在軍中到處插手,安排親信任職。這封信當時就直指范長龍、房峰輝、張陽等人,不過過去五年范長龍等人一直“穩如泰山”,讓各方誤認為他們已實現軟著陸,但現在看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我們節目中跟大家講的很清楚了,在2013年三中全會之后,習近平成立了兩個組織,國家安全委員會和中央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然后包括在軍委出現了改革領導小組。以改革之名來奪取各部門的權力,所以許其亮在改革小組中是第一副組長,范長龍是第二副組長。而在軍委中范長龍是第一軍委副主席,所以它就這么來的。什么叫“穩如泰山”,他弄不了,這里根本沒有什么“穩如泰山”之說,是習近平弄不了,根本就弄不了。到現在他還在打,剛打到范長龍這兒,所以這就是說,什么叫實力,什么叫權力,就那么回事了。

他現在打范長龍,是因為習近平思想進了黨章。對吧?所以誰敢對他說不,就是違反黨,它是這么說的。當習近平思想進入黨章的時候,在十九大的時候,還有江澤民派系的人進入十九大的中心,包括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當他換得了習近平新時代思想進入黨章之后,他還在一再強調要聽黨中央的,政治局常委要聽黨中央的,那就變成他一人了,所以他是黨的化身。但是黨是整體嘍,9000萬黨員啊,200多號中共中央委員啊,那他們算什么?所以習近平個人以黨的名義,與全黨利益集團對立,這是他真正的原因。為什么這屢屢老虎抓不完,他不殺人。如果按他完全秉承共產黨品質的話,他把周永康殺了,他把薄熙來殺了,你看現在什么樣?他把郭伯雄殺了,就是一個部門殺一個,你看現在什么樣?如果他那么殺,他跟共產黨完全是一體的,那是共產黨真正內在的斗爭。現在不是,所以我這種觀點人很少有,大家都解恨的說。

如果回頭看,不難發現中共十八大中央軍委的班子大部分都還是郭伯雄、徐才厚的人馬,比如郭伯雄嫡系包括總參謀長房峰輝、現任國防部長常萬全,而徐才厚的嫡系包括軍委副主席范長龍,總政治部主任張陽等。

大家記住它點出了常萬全,我在上個周末的節目當中,已經點出了常萬全。我們當時的節目談到了范長龍和常萬全,今天他把常萬全點出來了。因為它當時的隱喻的說法,十八大的軍委就是有問題,那十八大軍委有問題的話,張又俠已經上去了不是問題,魏鳳和不是問題,就剩下海軍司令吳勝利,空軍司令馬曉天,我忘了還有一個人,那三個人你就會感覺他有點不著邊,但真正出麻煩的就是范長龍跟常萬全。

這些人掌握軍令、軍政、軍紀大權,可謂位高權重,隨時可以架空習近平。但沒想到習近平技高一籌,對解放軍進行體制性大改革,使這些郭、徐人馬的權力大大縮水。

不是這么回事的,習近平反腐為了保自己,但他在反腐中他必然打擊8964上來的江澤民、曾慶紅的整體勢力,而江澤民、曾慶紅本身跟大家一直講過,現在都公認江澤民就是個蛤蟆,甭管你是游戲的說法,正式的媒體,BBC、《紐約時報》、法廣、德國媒體都在講說老百姓說江澤民是只蛤蟆。江澤民是只蛤蟆就對應著當初《封神演義》的時候宮里面的狐貍,而被稱為江澤民的國師叫王林,玩蛇的,習近平屬蛇的。所以你看到的就是新版的《封神演義》,當朝的不是人,所以才淫蕩,就這么回事。

就象我跟大家講的,你看看王林照的照片,只要是女演員,有一個算一個,他全摟著照,傻瓜還往上貼呢。那人家要采陰補陽怎么辦呢?有錢的人有權的人,你就是一個缺心眼的人,有一個算一個,除非那老女人,就象江澤民它妹妹他沒摟。這個人都死了,那些女人替他說句話嗎?馬云跟他那么好,替他出過錢嗎?沒有吧。誰都不出頭了吧?利益的人不出賣才怪呢。而他為什么不出頭?當初他上你那兒給他錢了,咱倆是買賣。這就是今天共產黨的價值觀。

所以習近平在反腐中,有意無意的,客觀的打擊了真正共產黨體系中的惡鬼,所以他才能夠走到今天。這是真正生命的道理。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