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為什么一再強調絕對控制和完全忠誠

2018-01-13|来源: |标签:石濤 习近平 完全忠诚 绝对控制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觀察家:習近平一再強調忠誠,顯示他缺少忠誠》。

是別人對他沒有忠誠。

星期四(1月11日),他對主導反腐運動的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成員說:

“緊緊圍繞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黨中央作出的決策部署,所有黨組織都要不折不扣貫徹落實”;

“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對黨忠誠老實,與黨中央同心同德”。

一天前,在中央軍委向武警部隊的授旗儀式上,習近平發表訓詞說:

“要堅決聽黨指揮”;

“堅持黨的絕對領導,堅決聽從黨的號令”;

“永遠做黨和人民的忠誠衛士”。

武警的旗子他給改了,下面加上了三道,沒聽說那三道什么意思。其實武警是對內的,無論它歸為軍委管,它同樣是對內的。中紀委是對內的,而中紀委二中全會,他參加了,第一次在王岐山不在的情況下。中紀委在我的眼睛里,已經完完全全成為東場——專門對付他身邊的人。而武警它有著保護國內的穩定的成分在其中。所以一個角度上說,他缺少忠誠,另外一個角度上說,他這兩件事情的出現,是在下個星期中共中央二中全會召開之前出現的。所以這兩件事情在我眼睛里,是為了震懾中共中央二中全會的。也就是說習近平在跟黨中央作對,所以讓黨中央的所有成員都要向他效忠。這是一個對立的,面對面的概念。

美國中國問題學者章家敦(GordonChang)說,“沒有人會大談絕對掌控或完全忠誠,如果他信心滿滿地認為自己已經擁有了這些。習近平在這個問題上談得越多,越顯示他不認為一切盡在掌控,或者獲得了絕對忠心。”

我個人的眼睛里,他顯示在中共的二中全會,他涉及到修憲,在那個部分當中,要有相當成分的瞠目結舌的部分,對他的黨中央的成員來講,也是瞠目結舌的概念。他用中紀委的訓話和包括對武警的訓話,來威逼中共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在二中全會上,我說什么你都得聽。我相信中紀委手里會很忙,忙什么事呢?把現任中共中央和中共中央候補委員個人的貪腐問題都在中紀委手里面有個檔案了。只有這樣,把辮子抓住,把所有的辮子給它系個扣拴在一起,讓我們這兒開二中全會,然后說,誰敢拿剪子絞辮子,你就是反我黨中央。小樣吧,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打著紅旗反紅旗,絕對用共產黨的那一套,最堅實的、最損的那一套對付今天中共黨員。我個人認為是這樣的。而且正是因為這種做法,沖突巨大,所以才出現必須效忠的說法。

章家敦對美國之音說,我理解習近平為什么一再強調絕對控制和完全忠誠。習近平想要改變中國的政治體制。

章家敦也這么認為,他是在改變體制。當他在改變國家體制的時候,所有中共中央黨員都是他的死對頭。但他必須要通過一個法律程序,他表面上對國際社會是個交待了,他不能把他們都殺了,他要保持社會的穩定,所以他變成了跟這些中共中央委員和中央候補委員絕對對立的。這就解釋了他為什么要把習近平思想進入黨章的原因。習近平思想進入黨章,習近平說的一切都是黨的領導范圍之內,任何一個黨員要對他反的話,那就是反黨。但這個東西有一個平衡點,你要他完全逼急了,手榴彈炸茅坑了,屎盆子分出來了,就一塊都噴到他臉上對不對?所以這個平衡點是在這個點上,他不希望出現沖突嘍。但是他知道,他將要拿出來的東西,跟這些中共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出現了根本上的利益上的對立。沒有人相信中共的,但是這些人都在中共的框架下,利益上獲得了巨大的滿足,個人反腐還OK,但當你體制改變的時候,誰都沒有把握。習近平自己也沒把握,這是他的原因所在。

從“共識驅動體制”(Consensus-drivensystem)轉變成“一人說了算體制”(one-mansystem)。這個過程一定會遇到阻力,引發混亂。他對自己的政敵發起的政治運動,也就是他所謂的反腐運動,本質上是政治清洗。

是,沒錯。但是政治大清洗,這是一個政治的層面,但從另外一點上說,那些被他清洗的人,是遭到了絕對的生命中的報應。為什么?所有被他清洗的人,都是在過去江澤民的年代,得煙抽的人,大屁股撅起的人,發橫財的人。在所有這些大屁股撅起,發橫財,蠶食整個國家、老百姓利益的過程中,它更高的一點就是直接從根本上侮辱傷害了正常信仰的人。假大空這是我們形容共產黨,跟它對應的人家信仰“真、善、忍”的人直接被它侮辱了。從上至下,在這個權力體系中,而這一次,他打擊的對手,就是習近平在所謂政治大清洗的過程中,被打擊的也是從上至下,這就是我眼中的報應。所以,它的報應的出現,不是說你吃個豆就讓豆噎死,那這個人也太過分了。他可能變成你吃個豆放屁沒放出來憋死你。所以笨蛋的人在想他為什么沒放出來憋死了?其實是因為他吃了那個豆。另外一個人吃了個豆打嗝沒打出來噎死了。笨蛋的人只說他怎么噎死了?根本原因是因為他吃了這個豆。這聽得懂吧?利益的人,放屁放不出來說放屁,打嗝打不出來說打嗝。生命的人知道,都是那豆子惹的禍。

我覺得如果這話你都聽不明白的話,活該你遭報應。

“習近平可能會在一段時間內讓一些人沉默,但這些沉默會在某個時間回擊,”章家敦說,“毛時代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習近平采取的是同樣的策略。”

是。

中共黨史專家、《晚年周恩來》的作者高文謙也說:“習近平走的路完完全全就是毛當年發動‘文革’時走的路。”

談及毛澤東發動“文革”的原因,高文謙說:“反右以后,大躍進、廬山會議、餓死三千萬人……他做了虧心事了,但是他又不想承認錯誤,所以他想先下手為強。”

這里最根本的原因,毛澤東殺人無數,習近平就守住這一條線,他沒殺人。你要明白,當一個人如果不會傷及他人的性命,這就跟共產黨的生命有著絕對不同的品質。但是站在人的自我利益的角度來講,今天我不舒服了,你就是混蛋,人都這么說。你看兩口子打架,其實很多是這個。人家兩口子親密無縫呢,一刀給切了,其實這就是一個生命之間的認識嘍。站在利益上,所有人都是你的敵人,你也是所有人的敵人,每個人都是。利益是無法分享的,欲望也同樣。所以淫蕩跟利益,一個男人的享受跟一個女人的享受,它的概念是不同的,但他們必須結合在一起才享受。但相互是排斥的,這不就始終嗎?生命的開始生命的結束嗎?因為男人沒有女人的,女人沒有男人的,結果碰在一塊生孩子了。真正你在生命上懂了,這事都是假的。所以你就知道為什么軒轅帝不墜入輪回,要修煉成仙。連祖宗是誰你都不認識了,天天嚷著軒轅帝,嚷著黃帝,中華五千年文化,五千年文化是什么?

“我相信習近平也是睡不好覺,缺少安全感,”高文謙說,因為他所謂的“反腐”運動整了一大批人,最近更是變本加厲,從張陽自殺,到最近房峰輝被抓,前面還有薄熙來、周永康、令計劃……這一切都令官場里的人心寒。”

所以這個話,在共產黨的層面是對的,但在人的層面,那些人作惡無盡,難道你高文謙要替他們喊冤嗎?那你高文謙是不是共產黨人啊?起碼在你的概念中共產黨永遠是萬歲的。所以這就是在一個政治層面、社會層面卻缺少生命認識時的有名人的缺陷的看法,一看就知道,利益。

“習本人知道有很多人恨他,很多人欲除之而后快。他內心的危機感是非常強烈的,”高文謙說。

“所謂高處不勝寒啊,”他補充道:“因為一個人做了虧心事,就怕別人也反其道而行之。”

他把習近平講做了虧心事了。習近平的轉變他拿下所有的名字,以他個人的概念,包括他自己在年幼時的經歷,他當然知道這些麻煩都在他頭上。你這里叫虧心事,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說他敢承擔,對吧?現在的人誰承擔啊?你看在網上做推特的,我沒跟你說,做他孫子都虧的哼,做他奶奶會罵他。我說的意思就是,今天放的屁,明天說是打的嗝。一個人站在利益上的時候,他展現出來的生命的惡就在于他的不真實,就在于他在利益上看問題,他可以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中國即將崩潰”——這是章家敦最為人所知的一個預言。從2001年起,他不斷重復這個預言,至今依然堅持這個觀點。

很多人知道了,但是很多人說還沒崩呢,我覺得說還沒崩的人也夠崩的。吃了豆子要放屁,你說那屁還沒放呢,所以那豆子沒管用。我覺得人的所謂的實證科學的愚笨,不憋死你對不起你。

“我對時機的判斷有誤,但大方向沒錯,”他說,“我們確實看到中國社會內部存在張力。出于恐懼,人們還沒有采取推翻統治者的行動,但是一旦他們看到機會,可能會采取迅速行動。”

章家敦預言,動蕩在所難免,因為那正是習近平想要的社會結構的本質。

所以這里面有個關鍵的問題,章家敦同樣是站在一個中國問題專家和社會學的角度來看待事情,認為一定會出事情。但是大家要明白一點,能夠真正看明白出事情的人,一定是信仰的人,而不是利益中的人。所有今天有名的利益中的人,都在這個過程中,自我傷害,自我損失,自我消失。

瞠目結舌將讓人們看到真正擁有信仰的人他所看到的生命中的善與惡的報應。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