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經濟學解決不了經濟學

2018-01-12|来源: |标签:石濤 习近平 经济学 

應該是前天,看了一個故事,那故事蠻有趣的。它說的是70多歲的一個老人,我一直在找那段視頻還沒有找到,70多歲的老人在講他從16歲的時候,就開始被外星人強暴。他是個男的,被女外星人強暴。他到了年過古稀了嘛,70多歲了,他愿意把這段故事,他的人生經歷給畫出來,他就用筆畫。畫當時外星人長什么樣,怎么強暴他,都畫出來了。他說大概跟外星人生了80多個孩子,他里面描繪的大概意思就是一個女的外星人,長得不太好看,但是身材很好,然后這女的外星人只要看著她,就給他看傻了,他就完全失控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了,那種生理上的需要驟然高漲,他是以這樣的方式被外星人給蹂躪了。但是和那個女的外星人,他沒說有多少,因為我沒有看到他的原作,但是他說大概有80多個孩子。

類似的故事,我沒有看過是男的被女外星人強暴,類似的故事我看過很多,應該是女的地球人被男的外星人給強暴。但那個狀況就是女的地球人她就更茫然了,就是在一種毫無抵抗力的情況下,她沒有任何辦法。但這種事情大多都出現在它不是在市中心,聽了一些故事都不在市中心,相對偏遠一些。當然聽到這種故事,在北美比較多,但我們沒有聽到過中國人被這樣,歐洲人好像這種故事也少,它集中在北美。但是它共同的特點,我看過那個女的地球人被強暴之后,她去見過她的孩子,在UFO里面,但是她的概念就是她也不知道怎么進入的UFO,基本上人是被操縱的情況下。而孩子跟她之間,同樣表現出類似情感的一些東西,可是她的孩子也不會說人話。

所以,在我眼睛里,當我看到這種故事的時候,我曾經跟大家分享過,我說你注意到狐黃白柳都是亂七八糟東西附在人身體上,從來沒有人附在亂七八糟的蛇啊黃鼠狼,說這個人變成一個驢,變成一個馬,說附在驢、馬身上,沒有吧?都是那些動物附在人身上。

我認識的一個人,很熟了,太熟的一個人,就在我居住的城市里,有一回跟他一塊開車,他說,嗨,那旁邊是只牛啊。旁邊一個開車的老爺們,他說是只牛。我能意識到他說的是另外一個空間。原來在一些工廠,我自己打過工了,認識一個伊朗人,那都是在一個班里頭上班的。這個伊朗人自己就說,他見過魚,他說有些人是魚,有人是驢。我個人認為他沒瞎說,那個伊朗人有個特征,說這個單位里誰懷孕了,他一看,他說這是男的,這是女的,什么時候懷的孕,他都能說出來。

你不信沒關系啊,咱說笑話。我強調的一點,都是這些東西附在人身上,換個角度來講,搶人的身體。外星人也搶人的身體,狐黃白柳也搶人的身體。當今的中國江澤民是只蛤蟆,連《紐約時報》什么的都登了,曾慶紅是只螃蟹,這大家都是公認的。它們的國師叫王林,王林是玩蛇的,王林已經死了。我那天節目說,你看玩在王林手里面的:江澤民的妹妹,賈慶林、錢學森、吳官正,中共很多的高官都曾經去過他那兒。有錢的人像馬云,有名的人像李連杰,這些都有照片了,女演員就更不用說了,更多了對不對?你現在能看到的,王林跟女演員照像的照片,幾乎他一定摟著這女人。摟一個摟仨,沒關系,那狐貍還有公的。那外星人弄那個男的,那個男的是沒有辦法的,那個男的抵抗不了那個女外星人,這東西有一比咧。

這里面共同的特點,所有亂七八糟的用它的本事去竊取人的身體,而人本身卻是最軟弱的,可以被它們任意蹂躪,但它們不會殺人,它們要人的身體。反襯過來,無論那有本事的王林,還是那有更大本事的外星人,還是那動物狐黃白柳,它們都可以任意把人殺掉,但它們不殺,它們留著你用,你比它珍貴,你比它高貴,你擁有的東西是它們沒有的,而對它們而言卻是有著無盡的價值。而人呢,現實中的人,卻以無神論的概念,任意糟蹋自己千年萬年得不到一次的人體,而這個人體,在中國人的祖宗眼睛里——軒轅黃帝的眼睛里——他卻能修成神仙。

所以在我眼睛里,跟大家說,2018,是瞠目結舌的一年。放在現實利益上,就是利益嘍。利益上就得說利益上的話,而利益的本身,你就看到人的可憐,甚至下賤。

香港《蘋果日報》今天登了一篇文章,是林和立寫的,是比較有名的在香港的中國問題專家:《習近平經濟學解決不了經濟危機》。

習近平經濟學已經被人拿出來,實際他在大概兩個星期之前,政治局本身召開的中國經濟會議的時候,習近平有自己一套的說法,所以被稱為“習近平經濟學”。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經濟思想,這被稱為經濟學,所以當時被人們看起來比較特別吧,只能這么說。

習近平經濟學的核心在林和立的眼睛里就是政治干預經濟,實際就變成了跟自由經濟本身出現了一種完全對立的說法。我個人以為,他前面冠了一個“新時代”,所以在習近平主政的目前的狀況,十九大之后,我們透過他在十九大跟江澤民體系當中之間官員的妥協,人事安排的妥協,而他比較主動的是把“習近平思想”進入黨章,而在有關經濟管理問題上,他又拿出了“習近平經濟思想”,所以他用“習近平經濟思想”和“習近平思想”在黨章里的地位,來壓制在十九大時他的人員搭配上的這種妥協,所以大家會看起來這叫政治來領導經濟。實質他的核心就在于在整個中共中央和中共本身官場層面,習近平拿不下他的官場的官位,也就是說,他完全靠一種共產黨式的統治方式來進行控制中共黨的內部的權力機構,不是他的人馬,而他里面對立的核心思想,就是放縱欲望。

中共官場在8964江澤民上臺以來,它是以個體者的貪腐、淫蕩作為它整個中共官場的內在的生命核心。而習近平呢,表面上還帶著中共的旗子,可是內心里面呢他又以反腐的方式扼殺掉具體人——內心貪婪的自然屬性,所以就跟黨的利益集團出現對立。而今天中共黨的利益集團,習近平沒辦法選擇必須還要使用人家,就出現了今天的場面。

早年如假包換的經濟沙皇朱镕基說過,中國假如保不住GDP年增長7%,便會引發社會騷亂。當不成經濟沙皇、一直靠邊站的總理李克強,后來把“GDP增長安全系數”降到6%,但不幸“中國經濟奇跡”在習近平登基前已煙消云散,近年維系經濟增長的主要板斧是各級政府、國有企業與獲黨政支撐的私營企業在基建、國防、房產、社福等領域的龐大投資,但大量投入的后果是債臺高筑。

我說了,所有這些屎盆子都給了習近平了,今天習近平就是人家把驢都偷走了,給他留下了一大堆拴驢的橛子,他得把這事處理了,就是今天的場面。

黨牢牢控制,央企難盤活。但萬眾期待的中央工作會議并沒有對債務問題開重炮!會議通報說要“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重點是防控金融風險……堅決打擊違法違規金融活動”云云。但工作會議有關國務院三申五令的大規模“去杠桿化”(即徹底減少負債)落墨很少。

我們在節目中跟大家講述過,在他的經濟工作會議的工作報告當中,故意回避了“去杠桿化”和債務,而是強調了向外擴展,所以,應該講,對習近平而言,他的解讀,就是今天中國的經濟狀況,債務狀況,他已經沒有能力解決了,他面對債務狀況只能另辟蹊徑。這么說吧,人渴了,要喝水,水也沒了,但他渴得很厲害,怎么辦?找啤酒喝,他不再談論去尋找水源,變成改喝別的東西了。我覺得就這么個概念。

當然,習近平經濟學一定要提出“新意”。但習的智囊如有傳出任副總理的劉鶴最近提出的“高質量發展”只不過是舊酒新瓶!所謂高質量增長無非是發展高科技、加強市場支配資源的力度、處置“僵尸企業”等等。但不要忘記,習近平經濟學不會動搖他“黨牢牢控制經濟”的規條。黨的“頂層設置”既然遠高于市場的力量。

他現在不敢放開市場,因為市場被控制在中共高層的權貴資本家族手里,他把市場開放了,就等于他把命根又交給了人家。我覺得關鍵問題是在那兒,根本不是什么市場。現代學者就是市場說市場,社會說社會,他都分著說,切豆腐。但實際人是整體的,我們說了這么一大堆東西,都是來自于人的內在的貪婪和欲望衍生出來的外在的東西,所以你不從人上下手,其它都是瞎掰。而習近平黨牢牢控制一切,是因為黨的最上層的利益集團可以隨時要他的命,而利益集團卻控制著這個社會整個經濟層面,習近平想自己拿回家,沒用,還得仰仗著人家。所以出現這種場面。

中國經濟唯一的看點是某些高科技領域,如人工智能、機械人、大數據、生物工程與綠色科技已接近國際水平。但這些高端工業問題也不少。首先,它們出口潛力受到以美國為首的新保護主義打擊;而且高科技相對雇用較少工人,解決不了中國越發嚴重的失業問題。更嚴重的是,中國是沿用蘇聯的“社會主義創新模式”,高科技發展依賴大量國家部委與國防系統的投入。

所以它整個狀況處于一種猴吃麻花——滿擰的狀況,這就是他今天說的這篇文章的標題,解決不了經濟危機。

我以為,中國今天真正的經濟危機是天滅中共走到現實狀況,當你抱著共產黨的時候,經濟危機就存在,共產黨解體了,經濟危機也就不是問題了。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