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冰花男孩”獲捐20萬 該給誰?

2018-01-11|来源: 希望之聲

近日,雲南昭通市魯甸縣8歲男孩,在零下九度的嚴寒里只穿了兩件薄衣,走了近五公里山路上學。滿頭冰霜的照片在網絡熱傳,被網民稱為“冰花男孩”。男孩的遭遇令民眾心痛不已,紛紛捐款相助,不到一天突破20萬!然而雲南官方竟通報,將用於救助當地更多貧困生。

據報,這名男孩是小學三年級學生,母親離家出走、父親長期外出打工,他和未成年的姐姐獨自在家生活。家裡幾乎一貧如洗,在嚴寒的天氣里,兩人手上都生了凍瘡。照片被在外地打工的男孩的父親看到心疼不已,並連夜趕回家中看望孩子,給王福滿父愛的溫暖和補償。

然而,雲南官方卻在1月9日通報稱,捐款要由雲南省青基會和昭通市青基會統一接收,並用於救助當地更多的貧困學生。

民眾質疑,如果沒有網民捐款20萬,雲南官方會來救助“冰花男孩”嗎?甚至會來看一眼“冰花男孩”的困境嗎?民眾捐給私人的款項,官方有什麼權力做主分配?

前媒體人朱欣欣表示,網民捐款被政府截留太荒唐!既不合法、也不合理。

“我覺得這個事情太荒唐,既不合法、也不合理。人家給個人的,個人對個人,它怎麼來干涉?而且幫助孩子,它們政府知道這個情況,早就應該主動解決困難,為什麼等別人捐了款,它用別人的款項來借花獻佛,把這個好事貼到它的臉上變成它的,多可恥!”

旅德學者仲維光分析,中共體制是以政治和權力為中心。

“因此這個制度,它所得到的錢都要為它的權力服務,而它沒有得到的錢,它要用權力把它剝奪過來。所以在中國社會會形成現在這樣,有權有勢的很容易暴富,沒錢沒勢的就只有在社會底層滾爬。”

仲維光進一步分析,西方社會是以人的基本價值為前提,人的生活標準也存在價值底線。

“這個社會所冉生的一套法治、一套對人生活標準的制定,都是有一個價值底線的。因此人能夠在一個範圍里自己去努力有法律保障,而且當他沒有到達這條線的時候,就能夠得到法律給予的補足、救助。”

朱欣欣認為,“實際上,從另外一個角度看,政府給予農村的教育投入不夠農民的孩子太苦了!他們富可敵國,很多貪官們,國家的財富都沒有用到老百姓身上!”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田溪採訪,莫加樂報道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