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缺席外交場合 丁薛祥去了哪里?

2018-01-11|来源: DJY|标签:丁薛祥 房峰辉 习近平 

在1月9日中共官方宣布房峰輝落馬的當天,中共高層發生了一件蹊蹺的事情。習近平的新任大管家、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在本該出席的場合沒有出現。

1月9日,習近平在北京歡迎到訪的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按照以往歡迎其它國家領導人到訪的慣例,陪同習近平出席歡迎儀式的一般為彭麗媛、中辦主任、負責外交的國務委員、人大副委員長和政協主席等人,但是,中辦主任丁薛祥卻蹊蹺缺席了9日的外事活動。而此前的2017年11月美國總統川普訪華、12月韓國總統文在寅和馬爾代夫總統亞明來訪時,丁薛祥都正常出席。

中共政治屬于黑箱操作,其嚴密的信息封鎖,造成外界只能夠從中共官方的媒體報導措辭中、中共高層領導人的出場排序等,對中共高層的政治動向和真實情況做出判斷推測。因此,高層官員如果意外缺席公開場合,往往是失勢和落馬的預兆。也正因為這樣,中共高層官員往往用“露面”的方式,來辟謠和向外界發出安全信號。

2006年中共兩會期間,江澤民集團重要成員、當時的政治局常委黃菊身患胰腺癌已經到晚期,但是當時中南海內斗白熱化,黃菊亮不亮相成為上海幫是否崩潰的標桿,3月5日,黃菊硬撐著在人大開幕式上亮相。盡管臉上化了妝,頭戴假發,仍可看出其病情之嚴重。黃菊面容浮腫,行動遲緩,入座和離場時都需要人扶助。在開會的兩個多小時之內,黃菊兩次接受服務人員單獨斟水服藥。

江澤民這些年來,也多次死去活來,利用種種“露面”的方式,來給江派殘余勢力鼓勁打氣。只要有一口氣在,江澤民都要拼了命盡量露面。

最近的例子還有楊晶。在中共十九大上落選中央委員的國務院秘書長楊晶,在“十九大”后已經多次在公開場合亮相現身,辟謠味道濃厚。

因此,中共高層人物需要在該出現的場合正常出現,意外缺席本該出席的政治與外交場合,對于中共政治人物來講,屬于事關政治生命的大事。那么,丁薛祥的意外缺席,至少有以下三種可能性。

第一,他突然生病或者身體不適,需要休息,無法出席。這種情況屬于正常,無需過度解讀。

第二,他突然失勢接受調查。由于丁薛祥跟隨習近平多年,在“十九大”上進入政治局,并成為習近平的大管家,說明其獲得了習的充分信任,所以這種可能性不大。

第三,丁薛祥接受習近平的指令,在處理緊急事件。

與房峰輝落馬相關的另外一件事是,中共官方公布房峰輝落馬的消息后,一天多的時間,沒有見到大陸各省份及中央軍委各部門對房峰輝落馬的表態。這與張陽“畏罪自殺”消息公布后大陸多地的紛紛表態反應形成強烈對比。

從官方媒體對張陽用詞嚴厲地揭批,比如“以這種可恥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一生”,“逃避黨紀國法懲處,行徑極其惡劣”等,到各地的積極表態支持,對比房峰輝落馬后官媒的低調淡化,顯示出張陽之死疑點重重,超出了當局的控制;淡化房峰輝落馬的影響,則是當局有防止政敵反彈之意。同時,這也意味著,當局的反腐走到了一個面臨選擇的拐點。

習近平上任之后,在政治運作上經常不按照常規出牌,丁薛祥作為習的大管家,承擔著政令上通下達等重要工作。在當前中共政治博弈激烈、氣氛詭異的局面下,面對江集團的政變反撲,習近平很可能指令丁薛祥去處理緊急政治事件,其中當然包括緊急處理與政變相關的“江派余毒”問題。清除政變隱患,其重要性遠遠大于外交場合的露面,中南海如今是“內憂大于外患”。因此,丁缺席重要外交場合也就不足為奇,其缺席的原因,也以這種可能性為大。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