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韻】今天,我們應如何講中國?

2018-01-11|来源: DJY|标签:《辽宁日报》 中共真相 谭松 土改 

2014年11月,《遼寧日報》發表公開信《老師,請不要這樣講中國》,引發了激烈爭論。眾多網民、數名高校自由派教授都嚴辭批評報社的論調以及記者們類似間諜的聽課行為,這篇報導被視為整肅高校的信號。

在過去的三年多里,有一些大學教師果真被“下課”了,因為他們講述中國的態度和角度不合“黨”意。面對今日大陸的民生、人權狀況,置身歷史的長河,中國人,應當如何講中國?

當年《遼寧日報》的文章提及“光明”說:“大學課堂上的中國,應該有光明的未來。……站在講臺上是一個心態光明的老師,教出的就是一群積極光明的學生。社會上都是光明的建設者,這個國家必定有光明的未來。”

何為“心態光明”?在官媒眼里,那意味著與當局保持一致,為黨歌功頌德,不觸及被掩蓋的真相和現實的陰暗。而真正的“光明”,則是坦蕩無私,有勇氣挑戰強權,鞭撻黑暗。中國的學校講臺上,需要敢講真話,堅守良知的教師。只有這樣的學者,才能以身作則、灌輸真知,在傳播真相、嚴肅探討的過程中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否則,對上唯唯喏諾,對下違心應付,培訓出一批批應聲蟲,對于國家和民族,只會有害而無益。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在現實中,具有光明氣概的教師卻受到打壓和排擠。在校園之外,正義律師、維護信仰的修煉者、維權訪民和各界公民都不幸遭遇迫害。

2017年7月,北京師范大學副教授史杰鵬被校方解聘。學校人事處發出的決定稱,“史杰鵬長期在網絡上發表錯誤言論……與主流價值觀不一致,與北京師范大學教師身份不符。史杰鵬逾越意識形態管理紅線,違反政治紀律,給學校聲譽帶來很大負面影響。”

眾所周知,中共定義的“錯誤言論”就是“真話”,“主流價值觀”就是黨媒的說辭。“意識形態管理紅線”、“政治紀律”,儼然文革之風。幾十年不變的黨文化思潮,仍然在緊緊地束縛一切,控制著大陸的教育界、學術界。因言獲罪,頻頻發生,令人震驚又悲哀。

2017年9月,重慶師范大學譚松副教授在網絡披露,他被開除了。譚松多年來致力于調查歷史真相,包括土改調查、右派調查等。2002年7月2日,譚松被指控“收集社會黑暗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關押了39天。對此,他在關于右派調查的著作《長壽湖》后記中回應說:“可是看到那么多人、那么多作家都在歌唱光明,贊頌偉大,而那么多血淚、那么多真實無人理睬,我只得選擇后者。我甘愿作一顆老鼠屎,壞那一鍋明亮的湯。”

譚松說過:“1957年數得出的是55萬多知識分子家破人亡,數不出的是整整一個民族開始大步走向謊言和殘暴。奧斯威辛僅僅燒毀了肉體生命,共黨極權還燒毀了生命中的‘本來的世界’——人性中原始的真善美本性。這種罪惡如果不進行揭露、清算和批判,即使共產黨壽終正寢,我們這個民族也不能真正‘站立起來’。”他表示,“必須把顛倒的世界顛倒過來”,恢復我們這個偉大民族的“本來的世界”。

譚松的這番話,不僅是對《遼寧日報》的精辟回應,也向同胞們點出:還原真相,分辨是非善惡,恢復民族的傳統價值,恢復人性的善,這才是了解中國、講述中國的出發點。

若要恢復被顛倒了的世界,則必須去除馬列,拋棄中共。這一點已經成為大批中國民眾的共識:中共不倒,中國人的苦難悲劇將永無盡頭。

大陸網友曾反駁《遼寧日報》說:“很奇怪的是,這里明明是中國,可我們偏偏要被強迫去信仰一個德國人的主義。如果稍加反對,就以漢奸視之!真不知道指責的和被指責的到底誰才是真正的漢奸?!甘心臣服于外國人思想的成了國家忠臣,反對外國人思想的反倒成了漢奸,世界上邏輯混亂的有比這更嚴重的嗎?”“遼寧日報怎么不致信全國的黨員和公務員不要貪那么多的錢?”

當今中國,不乏真正意義的“光明的建設者”。他們不畏磨難,放棄名利、犧牲自我,奉獻熱忱。他們在一次次艱難的碰撞中,實踐生命的意義,點亮社會的光明。希望的未來,扎根于悠久的傳統,由真誠、勇敢的心靈開創。講述真正的中國,我們需要正視歷史、反思現實,需要找尋真相、對決黑暗。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