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張正修: 從中國鴨霸的外交態度尋找其起源

2018-01-10|来源: 民報

中國在1月4日沒有和臺灣當局協商,就逕自宣布要啟用「M503」雙向航路以及「W121、W122、W123」3條銜接航路,這將引發飛安與我國空防安全的疑慮。我國已向中國表示必須協商之後才能啟用,但是中國拒絕,而且從1月4日起,「M503」北上航路以及W銜接航路都已有航班在飛行。

一、不是和平的崛起,而是對全世界的威脅

1、霸道的航路啟用

中國在1月4日沒有和臺灣當局協商,就逕自宣布要啟用「M503」雙向航路以及「W121、W122、W123」3條銜接航路,這將引發飛安與我國空防安全的疑慮。我國已向中國表示必須協商之後才能啟用,但是中國拒絕,而且從1月4日起,「M503」北上航路以及W銜接航路都已有航班在飛行。事實上,中國這種鴨霸的動作,如果從中國的發展情勢來看,顯然可以看出其動作的背景:

中國從追求經濟成長的政策,反過頭來要開始控制嚴重的負債,如同諾貝爾獎得主傅立曼(MiltonFriedman)所說,透過金融擴張政策以刺激景氣的政策,雖然可以成功的在一時之間解決失業問題,但這一定會造成景氣過熱,而勢必使政府再一次推行強力的金融收縮政策,如此一來,將來的失業反而會變得更大。尤其美國、歐盟等國家已著手要以追求公平競爭的市場理念,逼迫中國改變其不公平的市場傾銷,因此,吾人顯然可以預見的是,中國的失業,將會形成很大的社會問題。

2、中國社會變化的開始與焦點的移轉

如果從這個大趨勢來看的話,中國在南海造島、飛機飛至太平洋的挑釁,乃至對臺的國際空間壓縮、要把臺灣問題中國國內化……等顯然都是要以外交、軍事的攻勢,分散國內的矛盾與注意力的大策略之反應。尤其,國內《公投法》修正通過、《促轉條例》通過…...,種種的政治現象顯示出:脫中國化已是國內跳脫藍營的束縛,而開始要大步向前,而這也使得中國與國內統派人士更加焦躁,這就使得中國4千多年所形成的華夷霸道外交,毫不掩飾地暴露無遺。

而這正是中國文化令人懼怕與痛恨的地方,也是中國人強盛時所現出的嘴臉,中國人這種對於他們稱之為蠻夷的外國人,所採取的鴨霸態度,其實我們可以在鴉片戰爭時的中國態度上看到。

二、在鴉片戰爭中所出現的中國對外強硬態度

1、鴉片戰爭全是外國人的責任嗎?

鴉片戰爭對於中國史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轉折點,它是中國近代史的開端。現在的中國人仍把鴉片戰爭,視為是中國被帝國主義欺凌的指標事件,認為中國百年的近代史正是鴉片所害。由於鴉片對人的身體危害甚大,人們也怕引起中國人歇斯底里的反應,所以人們也就不太想把這段歷史的問題點拿出來討論,但是問題就在於:鴉片戰爭時的中國人,對於蠻夷的鴨霸態度,其實跟現在如出一轍,中國似乎沒有從中獲得教訓。或許從這段歷史的探討,可以讓我們了解中國人難以改變的民族性格,而也可以讓我們了解全世界所必須面對的崛起的中國文明真面貌。

2、從世界的重要貿易商品的地位到鴉片貿易的禁止

經過大航海時代,由西歐各國所經營的海上貿易當中,鴉片是重要的商品。在11世紀前後,由於與伊斯蘭世界的接觸,鴉片再次被傳到西歐,並且被當做醫藥用品加以使用。從15世紀左右起,鴉片也被當做麻醉藥使用。在20世紀初期以前,鴉片被當做民間療法的藥劑加以使用。歐洲後來在19世紀產生反鴉片運動,是具有吸食鴉片習慣的中國人移居到各地,歐洲人因此與華人社區接觸,而漸漸認知到鴉片的危險性。

在20世紀初期,國際之間開始對鴉片進行管制,1912年海牙《國際鴉片公約》被簽訂,限制了鴉片貿易。1920年國際聯盟成立之後,國際聯盟就負擔起管制的職務,而設置了國際機關。根據1926年第一次、第二次鴉片會議條約,對於鴉片的使用等也進行管制,在1928年的麻藥製造限制條約當中,鴉片貿易完全被禁止。

3、鴉片在中國的歷史

鴉片由罌粟提煉而來,在唐代中期(公元7世紀末或8世紀初)由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傳入中國,中國人稱其為「米囊」或簡稱「白皮」。明朝的時候稱之為烏香、鴉片或阿芙蓉,南洋諸國以為貢品,市鎮亦有貨賣,價值與黃金相等,葡萄牙人自印度來廣東,輸入就漸漸增加,明中葉(16世紀晚年),海關開始徵稅,列入藥材項下,主要用來做止痛安神的藥;不過,當時為求享受而吸食鴉片的情況很少。

明朝萬曆48年(1620年),中國開始出現吸食鴉片的記載,據稱當時有人將鴉片與煙草混在一起吸食,這種做法在17世紀60年代傳到福建和廣東,在那裡,吸食的方式得到改進:吸食者就點火來燒化鴉片,並用一根竹管來吸。吸食鴉片就迅速成為有閒階層的一種時尚,不久後甚至連窮人也沾上這種習慣。由於對鴉片的需求,導致外國進口的鴉片增加,也導致在四川、雲南、福建、浙江和廣東種植罌粟。

雍正七年(1729年),雍正帝就頒布過禁煙(菸)令,禁止販賣和吸食鴉片,但並沒有禁絕。面對巨大的經濟利益誘惑,西方鴉片商人仍然勾結當地官僚,千方百計走私偷運鴉片到中國。

4、廣東貿易與天朝的貿易政策

在1757年的時候,外國貿易被限定在廣州一港,擔當這個被稱為「廣州貿易」之體制的中國商人是被稱為「廣東十三行」的公行(亦即特許商人)。公行不只是被委託徵稅,還要負擔許多的附加稅。他們獨占出口貨物與進口貨物,外國商人必須與他們交易。這種廣東貿易體制漸漸讓英商感覺不滿,英國曾多次提出要求,乾隆皇帝在拒絕馬卡多尼使節團要求的回答上,明白說出天朝的外交觀:

天朝物產豐盈,並不必靠外夷的貨物,而互通有無。不過,天朝所產的茶葉、瓷器、絲巾是西洋各國與英國的必須品,因而給與恩惠與同情,讓外國在澳門商人開設洋行,以有助於日用,並使沾余澤。現在爾國使節在這些定例之外,又多所要求,這會與「天朝給與遠人恩惠,施行撫育四夷之道」大大違背,更且天朝統御萬國,是一視同仁。使外夷在廣東貿易,不只限於英國,假如隨意不當要求難行之事,怎麼可能答應呢?

1830年代如果以金額來看,在世界貿易當中,最大的交易品是鴉片(精製鴉片)。當時,在中國境內,鴉片的生產也很興隆,而廣州是將鴉片出口到北美與朝鮮的中繼站。本來,英國擔任中國貿易的是東印度公司,乾隆38年(1773年),該公司取得印度鴉片專賣權。道光18年(1838年),西方鴉片商人向清朝輸入鴉片數量逐年遞增。後來由於東印度公司經營不善,英國就取消東印度公司的專賣出口特權,而開放給民間經營,由於中國有鴉片的需求,於是對中國的鴉片出口就巨幅增加。

原本中國把茶葉與絲織品出口至英美,已有大幅度的貿易黑字,使銀子一直流入中國,但隨著鴉片進口的增加,轉變成銀子流出。換句話說,清朝每年全部出口的絲、茶、土產等,均不足以抵償進口鴉片的煙價,因此長期的鴉片貿易,就造成清朝國內白銀大量外流,銀元枯竭,銀價上漲,於是工商停滯,國窮民困。當時吸食者上至貴族官僚、下至販夫士兵,隨著鴉片泛濫愈演愈烈,最後終於引起清朝的高度重視,於是中國就產生了禁止鴉片的主張。

5、中國對鴉片的處理方式

當時官員中,有主張嚴懲鴉片吸食者,例如:鴻臚寺卿黃爵滋,但是林則徐則主張再過10年,中央將無養兵之銀,而道光帝對此非常感動。於是道光派遣林則徐為欽差大臣,去處理鴉片問題,道光皇帝在指示林則徐的名令上寫著「對外國人以武力解決鴉片問題。」顯然,道光帝是要以制夷的態度,來制裁外國人。

後來,林則徐在1839年3月21日率領千名士兵包圍廣東十三行街,要求英國商人交出所有的鴉片。英國的商務總監督義律當時到達澳門,他接到英國商人危機之通知,立刻趕往廣州,而於3月24日到達。一到達,英國商館就連日被射發點火的箭,也被斷糧斷水。結果義律只有屈服,而命令把所有的鴉片交給中國。至於印度鴉片並沒有在商館,而是停泊在公海的廢船上面,要將這些鴉片全部沒收打撈上岸,就花了一個月以上,6月3日,林則徐在珠江河口的虎門,把兩萬箱的鴉片燒毀。

6、用武力取締鴉片的霸道,只有在中國文化才看得到

從《國際法》來看,中國可以做出禁止進口鴉片的處分,英國商人必須遵守這個命令,違反此一命令的英國商人,沒有保護的必要。當時林則徐當時透過住在廣東的美國醫師帕克讀了巴德爾的《國際法》解說「各國間的法律」,該書中寫到當事國一方可以採取禁止進口的措施。

但問題在於要單方實現禁止進口之措施的手段,是否可以用武力威脅英國商人,而把在公海上的英國船舶中的私有財產,加以沒收處分呢?《國際法》的目的是在於防止武力的行使,而透過對話來解決。由於當事國可能採取禁止進口的措施,所以透過國內法,對進口業者與流通業者取締是被允許的,但並沒有允許可以自動對外國行使武力。如果對於民間人士在公海上的資產,只以當事國的命令狀即可沒收處分,那等於是允許國家實施海盜行為。

三、全世界的夢魘-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

清國時代,中國深受儒家思想的影響,但是在華夷思想的影響之下,把外國人當做劣等的人種,對其不馴服時,即採兵戎相見的教訓手段。但是當共產黨的思想,取代儒家思想之後,中國人的「以文馴養的教化思想」就轉變成是「報復的教馴思想」。中國人充滿了被帝國主義霸凌的痛恨心結,的確,英國發動的鴉片戰並不是很名譽的戰爭。當時,由於中國有禁止鴉片的銷售,所以英國販賣的鴉片是走私品。

英國在1839年10月1日決定派遣遠征之前,英國國會中具有清教徒想法的人,認為對於鴉片走私這個開戰理由有很大的反彈,最後以271票對262票通過。但是中國以武力對付英國商人,並在公海上沒收私人財產,顯見中國人是以「其自認為是對的丶但卻不符合《國際法》的手段」惹火上身。

更重要的是,鴉片之禍並非完全是英國造成的,中國從明朝起已有吸食鴉片的習慣,而中國的政治體制使得官僚們利用其行政上的方便收賄,造成鴉片因為市場機制而遍及中國,中國人無法用自己的力量去取締、改變這個現實,竟要花百年的時間建立起一個極端的集權體制,並透過強力的國家,去壓制一個鬆散的社會。共產黨統治中國60多年,透過其集權式的教育,毋寧把變形的中華思想再度灌注到中國人身上,這才是全世界所必須面臨的問題,尤其中國把臺灣當做自己的小孩,抓李明哲、將臺灣的詐騙嫌疑犯強拉至中國審判、霸道的啟用航路,這無疑地是擺明要告訴世界:我是打自己的小孩給你們看,你們不要多管閒事。

當世界的教育思想已經變成是把小孩當作一個有潛力的主體,要以愛及溝通來教育小孩時,我們卻看到一個打罵小孩的共產黨。更不要臉的是臺灣已經跟中國在政治上、文化上是不同的主體,硬要把臺灣中國國內化。全世界因為有中國共產黨,整個文明的平均水準倒退,如果它再崛起,而成為主導世界的國家時,那世界文明的水準必然全盤倒退。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