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拆解鄭若驊僭建事件可觸及的法律問題 若證違法可否被DQ?

2018-01-10|来源: CitizenNews|标签:鄭若驊 僭建 觸及的法律 違法 DQ 

撰文:記者吳婉英|發佈日期:10.01.18|最後更新:|2018-01-1100:07:55

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及其丈夫潘樂陶位於屯門大欖的海詩別墅3、4號屋,昨日(9日)經屋宇署證實有多處僭建。鄭若驊今日(10日)晚上見傳媒指,她委託的認可人士今日與屋宇署會面,並已準備好修正方案,屋宇署一批準便可動工,糾正其大宅的僭建情況。

身為土木工程師及大律師的鄭若驊,回應傳媒查詢時堅稱自己一直都「唔為意」家中有違規建築物,她買入大宅後並沒有在屋內、屋外作過改動,而海詩別墅3、4號屋之間的牆開了一道門,她表示知悉相關工程,但該工程並不是由她做。

今天現場所見,有工人下午進入鄭若驊的海詩別墅4號屋,並開始搭建竹棚。眾新聞向屋宇署查詢是否已批準鄭若驊一方提交的補救工程方案,署方回覆指:「海詩別墅3號及4號屋業主委任的認可人士的代表,今天曾與屋宇署人員會面。屋宇署在接獲認可人士提交的糾正工程方案及進度計劃後,會根據《建築物條例》詳細考慮。」

鄭若驊僭建事件發展至今,尚有不少疑團未能釋除。眾新聞向熟悉刑事案的大律師陸偉雄及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查詢,分析不同情境下可能觸及的法律問題,以及鄭若驊在事件中法律責任。

【鄭若驊大宅潛建風波】專輯

鄭若驊今日(10日)晚上在律政中心見記者,多次表示她「好忙」,未有為意家中僭建問題。何君健攝

情境1:如果鄭若驊購入海詩別墅4號屋時,大宅已有僭建物,而她沒有進行額外的僭建工程。那麼,她當時對僭建物知情與否,在法律上有何分別?

鄭若驊購入物業時,無論對大宅涉及有僭建物知情與否,她都沒有觸犯任何法例。除非她在屋宇署發現僭建物並發出清拆令後,未能在指定期限內拆卸有關違例建築物,即屬違法。有關法律責任落在業主身上,即使她買入物業時對僭建物不知情,在法律上亦不能成為抗辯理由。

根據現行僭建物執法政策,屋宇署發現某物業有僭建物後,一般會根據《建築物條例》第24(1)條向業主發出清拆令,要求業主在指定期限內拆卸有關違例建築物。換言之,只要業主遵照清拆令,在限期前拆卸僭建物,屋宇署便不會作出檢控。

《建築物條例》第24(1)條

24.拆卸、移去或改動建築物、建築工程(根據簡化規定展開的小型工程除外)或街道工程的命令(由2008年第20號第20條修訂)

(1)凡有任何建築物在違反本條例任何條文的情況下建成,或有任何建築工程或街道工程曾經或正在於違反本條例任何條文的情況下進行,建築事務監督可藉書面命令規定——

(a)拆卸該建築物、建築工程或街道工程;或

(b)(由1993年第43號第6條廢除)

(c)對該建築物、建築工程或街道工程作出所需的改動,使其符合本條例條文,或以其他方式使違反本條例條文的情況得以終止,

並就每一個案,指明須展開和完成命令所規定進行的拆卸、改動或工程的期限。(由1966年第16號第7條修訂;由1993年第43號第6條修訂)

相反,如果業主未能於限期內拆卸僭建物,便違反清拆令,屋宇署可指示承建商代為清拆,事後向業主追討工程費及監工費。屋宇署亦可對業主提出檢控,根據《建築物條例》第40(1BA)條,一經定罪,最高刑罰為監禁1年及罰款20萬元。若違法情況持續,會被加判每日罰款兩萬元。

《建築物條例》第40(1BA)條

40.罪行

(1BA)任何人無合理辯解而沒有遵從根據第24(1)條送達予他的命令,即屬犯罪,一經定罪——

(a)可處罰款$200,000及監禁1年;及

(b)可就經證明並令法庭信納該罪行持續的每一天,另處罰款$20,000。(由2004年第15號第31條增補)

情境2:如果鄭若驊購入海詩別墅4號屋後,曾經進行僭建工程。那麼,她要為相關僭建物負上什麼法律責任?

如果有足夠證據顯示,鄭若驊購入大宅後有主動構建或改動僭建物,即屬違法。

根據《建築物條例》第14(1)條,任何人未事先得到建築事務監督的批準及同意而進行建築工程,即屬犯罪。按第40條(1AA),一經定罪,最高刑罰為監禁兩年及罰款40萬元。若違法情況持續,會被加判每日罰款兩萬元。

《建築物條例》第14(1)條

14.展開建築工程等所需的批準及同意

(1)除非另有規定,否則任何人未事先獲得建築事務監督下述的批準及同意,不得展開或進行任何建築工程或街道工程——

(a)對按規例向他呈交的文件的書面批準;及

(b)對經批準的圖則所顯示的建築工程或街道工程的展開的書面同意。(由1993年第68號第6條修訂)

《建築物條例》第40條(1AA)

40.罪行

(1AA)任何人明知而違反第14(1)條,即屬犯罪,而如屬建築工程(小型工程除外)或街道工程的情況,一經定罪——

(a)可處罰款$400,000及監禁2年;及

(b)可就經證明並獲法庭信納該罪行持續的每一天,另處罰款$20,000。(由2008年第20號第28條代替)

當年唐英年太太郭妤淺(左)被檢控。蘋果日報照片

最為人熟悉的先例,可數唐英年九龍塘大宅僭建案。涉案的約道7號,業主代理人是唐英年太太郭妤淺。屋宇署在調查後向郭妤淺發出檢控傳票,控罪是違反《建築物條例》第14(1)條。九龍城裁判法院最終裁定她未經批準進行工程罪成,罰款11萬元。

大律師陸偉雄指,對於已存在的僭建物,一般而言,屋宇署只會知道該僭建物的存在,但不會有證據證實由何人興建相關僭建物,故難以作出檢控,而現行政策是業主按照屋宇署要求拆卸僭建物,便不會被追究。屋宇署根據《建築物條例》第14(1)條提出檢控,往往是僭建工程仍在興建當中,故署方知悉僭建工作屬現任業主所為。

情境3:如果鄭若驊購入海詩別墅4號屋時,大宅已有僭建物,興建相關僭建物的前任業主是否要承擔法律責任?

屋宇署如果掌握足夠證據,理論上有權追究相關僭建者,與情境2所述的情況相同。

不過,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提到,如果物業經過多次轉手,屋宇署一般不會追查是哪位前任業主所為。至於當年唐英年僭建案中,屋宇署曾在大宅抽取石屎樣本作化驗,調查得相當仔細,張達明解釋,該九龍大宅一直未有轉手,有表面證據顯示唐英年夫婦是興建者,但如果物業曾轉手兩、三次,屋宇署未必容易找到證據僭建屬哪一手業主所為,如用大量工序去追查則不太合符比例。

情境4:如果鄭若驊被證實違法,是否可以根據《基本法》第104條DQ她?

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鄭若驊就任律政司司長時,須宣誓表示擁護《基本法》,及遵守法律。

《宣誓及聲明條例》附表2第II部

主要官員的誓言

我謹此宣誓: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職務),定當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廉潔奉公,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服務。

(宣誓人姓名)

全國人大常委會於2016年11月7日曾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指出:「宣誓必須符合法定的形式和內容要求。宣誓人必須真誠、莊重地進行宣誓,必須準確、完整、莊重地宣讀包括『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內容的法定誓言。」

《基本法》第104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認為,鄭若驊即使被證違法,亦未必會被DQ。他指出,釋法的內容主要關乎宣誓人是否真誠、莊重,並沒有處理到宣誓人曾經犯法的情況,而根據普通法的演繹,他相信以往犯法與後來宣誓表明日後會遵守法律並沒有衝突。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