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瑯琊榜的權力術及喻世箴言(下)
《瑯琊榜》揭示了中國人的社會中,權力斗爭的血腥和殘酷,也揭示了結黨營私和黨爭的危害。可惜的是,中國(大陸)人直到今天,還沒有完整走出權力轉移和政權更迭的怪圈。

皇權社會、君命神授的體制被打破后,在世上絕大多數國家都實現了和平、公平和有序的權力轉移及政權更迭之際,中國十幾億民眾,仍然由于上層權力更迭的不確定性,受到諸多困擾。中共剛過去的19大,上層殺得你死我活,咎由自取;但害得普通民眾在逛街、開窗、買菜刀等方面都失去便利,便令人唏噓不已。

《瑯琊榜》對權術的揭露,往好里說,在告誡世人不要參與政爭,不要攪政治的渾水;但往壞里說,它也毀壞了“政治”這個本來不是什么壞的名詞的真正內涵。“政治”的真正涵義,按中山先生的說法,就是眾人之事,服務大眾的工具。在正常國家,雖然“政治”(Politics)和“政客”(Politician)等已經失去了正面的內涵,但優秀的“政治家”(Statesman)仍然能給人以希望,對社會起到正面、積極的作用。中共邪惡、自私、殘暴的極權政治,泯滅了政治正的內涵,只剩下其駭人的一面。人們因為害怕而遠離政治,也因為政治的陰暗對涉及任何“眾人之事”的社會事務敬而遠之。更糟的是,有良知的人因為恐懼,在目睹權斗黑暗之后,會覺得就讓中共放手去做吧,也不需要反對暴政了。

《瑯琊榜》中用“冰續草”治療火寒毒癥,頗有深意。這是個治療絕癥的方法,但代價高昂。對正人君子如瑯琊閣的梅長蘇、少閣主藺晨來說,是不能用的法子。對參悟修佛、修道之人,用十個人的命和氣血,去換一個人的生命,是萬萬不能做的。當然,“冰續草”和“火寒毒”可能是虛構的,但關注中國現實的人,不免由此浮想聯翩;知道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人會聯想到,中共恰恰就是這樣做的!紅朝高官及其子女,包括最近披露的案例,他們為延長自己的生命,換器官甚至多次換,用了許多人鮮活的生命,來換得自己的一條命。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栗。

縱觀《瑯琊榜》全劇,就是一個朝廷制造冤案、民間發掘冤案、呼吁平反冤案的過程;是一個許許多多的人,從皇家到平民,紛紛的、積極的尋找真相、發掘真相的過程;也是惡皇、惡官、惡人掩蓋真相、磨滅真相的過程。赤焰軍和滑國的冤案,是冷酷的天子的心事和心病,他絕對不能予以平反、不允許翻案。皇帝最重視的,是其地位和聲名。劇中借用靖王和梅長蘇為赤焰軍翻案。映射中國的現實,民間社會希望將中共歷年所犯下的罪惡都一一昭雪、翻案的用心,昭然若揭。

中共制造的最大冤案,當屬迫害法輪功和鎮壓六四,這也是全中國人民念茲在茲的心愿,是中共揮之不去的心病。滑國者,“華國”也,這顯然在暗指中華之國。《瑯琊榜》強調,絕不能等到老皇帝死去(共產黨垮臺)之后再翻案,而必須在老皇帝還活著(共產黨垮臺之前)就翻案,才有實質意義,才算真正的平冤昭雪!此話說的真是不錯。看來,許多人都在催促習近平動手啊!

電視劇《瑯琊榜》與《那年花開》,有個對應關系。一個在個人、家族層面,一個在朝廷、國家層面。國人歷來都把“國”和“家”聯系起來。國家國家,沒有國,就沒有家;既要齊家治國,也要保家衛國。近年大陸古裝劇的一個中心話題,劇情的中心,都是以仇恨、報復、奪權、謀殺為主要目的;為一個死去的人復仇,就不介意殺掉許多人;為一個團體自己的目的,就不惜殺掉更多的人;為朝廷或王位,更不惜殺掉帝王之下所有的人!過程中所用的陰謀、詭計,一個比一個惡,一個比一個鬼,一個比一個奸,一個比一個不擇手段。

老皇帝為了自己的“江山社稷”,不惜殺一個個只要他覺得值得懷疑的人,這與中共何其相像?中共只是因為首腦江澤民懷疑法輪功要“威脅”政權,就大開殺戒,血腥鎮壓了十八年。《瑯琊榜》中,皇貴妃最后對老皇帝義正詞嚴:“處心積慮的謀求,就是求真相!你雖然是皇帝、天子,也改變不了天下人的定論,后世的評說!”“若無百姓,何來天子?若無社稷,何來主君?天下,乃是天下人的天下!”這不啻是對共產黨的棒喝和通牒,是平反六四、平反共產黨罪惡的陳情書。

大梁朝的“懸鏡司”,或取自“明鏡高懸”,是《瑯琊榜》中虛構的衙門,主要負責查辦隱密案件,對皇帝一個人負責。這算個什么機構呢?似乎相當于明朝的東廠、西廠,清朝的粘桿處,和中共的中紀委。大梁皇帝蕭選,可以啟用懸鏡司首尊夏江;中共首腦,也可以啟用王岐山;但東廠、西廠、粘桿處,都世代為人詬病,中紀委也似乎要被國家監察委取代。可見,沒有制度上的徹底改變,非常機構的效用,終究有限。

奄奄一息的大梁老皇帝預言,“無論景琰(逼宮的太子)現在怎么樣,一旦他坐在這把龍椅上,他也會變的。”是啊,中國人都知道,中共坐在中南海,也變了,早就變了。電視劇分明是在提醒中國人民,不要相信領導人的承諾,不要相信共產黨的承諾,必須用制度來制約權力,必須把權力困在籠子里,才會有社會真正的公平。

大梁內部權斗惡化,導致外患大舉降臨,邊境八方告急。不修德的結果,自然是內憂外患不止。中國由于中共內部的權斗,也導致在國際社會上備受蔑視,四面樹敵。大梁老皇帝最后被迫下旨,重開審判,重審自己以前的誤判、罪惡。老皇帝不得已的下臺謝罪,是給中南海的暗示,應該審判共產黨的罪惡,拋棄舊日的包袱,換取自己和尚有良知的共產黨員們,一個平和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