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那些美到極致的千古佳作,念著念著生活就成了詩

2018-01-09|来源: 诗词中国|标签:文化 诗词 

醉美

美,是春江花月、賭書潑茶;

美,是相思楓葉、秋水春山;

美,是夢里軒窗、關山飛雪;

美,是天涯孤鴻、云中錦字……

美,是一個玄妙的字

只要看到,眼前便盛開了一片絢爛花海,那些美到極致的古詩詞總有一句,打動你……

時光再美,怎如初見?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心人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

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愿。

——納蘭性德《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柬友》

很多的人,很多的事,很多的境遇,若只是初見,一切美好都不會遺失。

可惜,驀然回首,卻已是……物是人非,滄海桑田。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情人怨遙夜,竟夕起相思。

滅燭憐光滿,披衣覺露滋。

不堪盈手贈,還寢夢佳期。

——張九齡《望月懷遠》

時光的流逝,距離的遙遠,可以使人淡忘很多往事,但彼此間的愛意,卻永遠都不會磨滅。

正是在不盡的思念中,人的感情才得到了凈化和升華。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詩經·邶風·擊鼓》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人生在世,求什么呢,若有一個人,愿意與你生死相隨,

這一生,也就夠了。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元稹《離思五首·其四》

別過滄海,再沒有見過真正的波浪;

永訣巫山,世上哪還有入眼的云彩?

輕輕揮去一路上迷離的風景,我的心只和你的音容緊緊相依。

見多了舞榭樓臺,燈紅酒綠,看慣了鶯歌燕舞,花徑逶迤。

就算把俗世的春色盡收眼底,也比不上夢里看一眼你盈盈的笑意。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崔護《題都城南莊》

這世上總有一些人,非要等到千帆過盡,才開始知道回頭;

要等到流離失所,才開始懂得珍惜;等到物是人非,才會開始懷念。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辛棄疾《青玉案·元夕》

很多時候,我們總是在往陰暗處尋找我們心中的那個人,卻總不見其影蹤,

驀然回首,才發現那人其實一直就在身邊,只一個轉身的距離,而已……

當美好逝去,回憶能挽留什么?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李商隱《錦瑟》

有些事,無需等到回憶起來才感遺憾,因為在開始的時候就知道,注定,是沒有結果;

注定,要悵恨無窮……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蘇軾《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記夢》

十年,是一個恰好的跨度,看似不長,卻足以讓思念發酵成酒,

一杯一杯,澆斷了愁腸。

若是不見也就罷了,怕的是風霜滿面,相見卻不相識,

就這樣在蹉跎歲月的罅隙中擦肩而過……


半畝方塘一鑒開,天光云影共徘徊。

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朱熹《觀書有感其一》

池塘之所以清如明鏡,倒映天光云影,是因為常有活水注入。

只有不斷學習的人,才能永葆活力。人生,就是不斷學習、

不斷完善自我的一次旅程。

到終點處,誰承載的更多,誰就是勝者。

(本欄目文章選自各大新聞媒體與中文網站,內容不代表希望之聲的觀點或立場。文章版權歸屬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