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育兒】家風才是真正的家庭不動產

2018-01-09|来源: 慈怀读书会|标签:合肥四姐妹 家教育儿 

民國世家,除了站在權利頂端的“宋氏三姐妹”,還有文化界聲明卓著的“合肥四姐妹”。

葉圣陶曾說:九如巷張家的四個才女,誰娶了她們都會幸福一輩子。

后來,她們分別嫁給了小生名角顧傳玠、著名語言文字學家周有光、著名作家沈從文、著名漢學家傅漢思。

四位夫婿果然都各自不凡,成就了中國近代史上的一段佳話;而四位才女都氣度高貴,被譽為是“最后的閨秀”;除了四個女兒,六個兒子也都出類拔萃、學貫中西……

這些兒女的背后,讓人關注到這樣一位父親。

他是民初有名的開明教育家,

正是他開明的家風和對教育的理解,造就出了十位絕倫兒女。

01
教育的起點:父親的格局,兒女的方向

好的教育,首先是拼爹的。

這話放在張家姐弟身上,也得到了強大驗證。

張家的父親張武齡,一個出生于典型名門望族的世家子弟。其祖父張樹聲,是李鴻章的左膀右臂、淮軍的第二號人物。張家坐擁良田萬頃,每年歸在張武齡名下的就有10萬擔租,是個典型的大地主。

雖然出生于鐘鳴鼎食之家,但與當時的大家子弟不同,張武齡更像是一個決然的反叛。他潔身自好、痛恨賭博、從不玩任何紙牌、不吸煙、滴酒不沾。倒是從小嗜書如命,一生熱衷公益辦學。

1914年的初夏,張武齡的第四個女兒出生。

因為前三胎都是女兒,當得知第四胎依然是女兒,妻子只是看了一眼,就失望哭出了聲;婆婆唉聲嘆氣、沮喪至極;門口等著恭賀的親友(曾有親戚斷言此胎定為男兒),又都帶著禮物悄悄走了……

只有張武齡依舊十分高興,他給四女兒取名“充和”,與三個姐姐是一樣的器重憐惜。

張武齡這一生,共有十個孩子,細看他們的名字,都取得極為講究。

四個女兒分別為:元和、允和、兆和、充和;后來的六個兒子分別為:宗和、寅和、定和、宇和、寰和、寧和。

女孩的名字不僅沒有半點含花帶草的嫵媚,并都有兩條修長的腿,他希望她們盡可能的邁出閨門、走向世界;而男孩的名字里卻都有一個寶蓋頭,這是光大祖業、繼承家聲,也是不管走多遠、也要記得家。

他希望男孩的心里一定要有家;而女孩的內心一定要廣大。

其境界與格局,由此可見一斑。

02
教育的方式:自由的玩,巧妙的引

張武齡對孩子們的教育就是玩,開放式的玩。

1917年,張家舉家搬遷,來到了柔潤秀麗的蘇州寶地。樓閣亭臺、花廊水榭的大宅,正是孩子們放開手腳、嬉戲胡鬧的城堡。

“每天我們只要離開了書房,放鳥歸林,這里就不再安靜。我們有時學王羲之‘臨池洗硯’,更多的時候是瘋瘋癲癲爬山、玩水”,《張家舊事》一書中回憶。

家中的任何地方,孩子們都可以自由進出;父親最珍愛的藏書,孩子們隨性翻閱、從不限制。

張家的孩子無論男女,都可以自由地發展自己的愛好。

父親給了孩子們最大限度的個性成長空間。

雖然玩的開放,但同時又家教嚴謹。

“記得小時家里來客,小孩子一定要站在客廳一側規規矩矩打招呼,待傭人端著糖果盒子一上來,馬上安靜的依次退出,不可能有在客人面前鬧著要糖果的事情發生”,姐妹們回憶說。

有一年除夕,父親張武齡撞見孩子們正和一些工人丟骰子、玩骨牌,每盤下幾分錢的注。賭博這事,他深惡痛絕,哪怕子女們只是偶然一次玩玩也不行。所以那年他和子女們當即談了個條件、引了個方向,如果不玩骨牌,就可以跟老師學唱昆曲,還可以上臺。

許多年后我讀到這里,豁然明白如今教育我們所提倡的“愛與自由”,其分寸與邊界究竟在哪里?

是既最大限度地給孩子自由探索和個性成長的空間,又懂得在關鍵點上提綱挈領。

再看他們讀書也是一樣。

張武齡對知識如饑似渴,極為重視子女教育,專請了幾位老師在家中授課。但他從不干涉具體教學,只參與編選教材,從《文選》、《史記》、《孟子》等書中選出一篇篇古文,讓專人寫了講義給兒女們去讀。

好的教育,是充分給予孩子愛與自由,又懂得在關鍵點上提綱挈領。

03
教育的關鍵:開闊的眼界+高雅的志趣

張家兒女各具姿態、興趣廣博,但都熱愛讀書與昆曲,這與父親的直接影響不無關系。

人杰地靈的蘇州,張武齡每天除了去會館看昆曲、瀏覽當地的報紙,稍有空閑,他就帶著男仆逛書市,后來熟了,只要進了新書,書店就直接將書成捆地送到張家,以至張家的藏書在蘇州是出了名的富有。

張家的一樓有四個大書房,父親一間、母親一間、孩子們共用兩間;而二樓則是藏書的庫房,有數以千計的古籍書卷、還有不計其數的古文雕版。

張家甚至發動所有保姆也認字讀書。保姆們在九宮格紙上練大字、在煤油燈下讀小說、梳頭時以互認生子塊為樂……

正如楊絳說,好的教育不是被動受教、受到管教,而是啟發學習的興趣和自覺,在不知不覺中受教。

在這樣的氛圍影響下,父親不強勢、不強制,但子女各個出類拔萃、道山學海。

學昆曲也是一樣。

從曾祖父張樹聲開始,昆曲一直是張家不離不棄的摯愛。到了父輩張武齡,這古老聲腔的魅力,也同樣讓其醉心鐘情。

蘇州本是昆曲的發源地,張武齡更是常年包下戲園的一整排座位,帶著全家老小去看紅臉關公和溫婉秀麗的杜麗娘。

在父親的志趣熏陶下,張氏四蘭不僅一生結緣昆壇,這優良傳統的古老藝術,也潛移默化培養出她們高貴不俗的氣質,被稱各個風華絕代,后世里再找不到那樣的佳人。

有趣的是,馬云在近期的一個演講上也曾說,“如果我們不讓孩子去體驗世界、去嘗試琴棋書畫,我可以保證,三十年后孩子們將找不到工作,因為沒有辦法勝過機器。”

開闊的眼界+高雅的志趣,仍是穿越一個世紀以來、永不過時的核心競爭力。

04
教育的終極目的:向內尋找幸福

教育的終極目的,在于讓孩子擁有幸福的能力。

這在張氏一家也正如此。

張家的四個女兒,在開放式的教育下個性迥異,大姐是典型的大家閨秀、蘭心蕙質;二姐古靈精怪、主意最多;三姐穿男裝剪短發、英姿颯爽,四妹規規矩矩,卻又舉手投足極致典雅。

她們雖各個才情橫溢、覓得佳婿,但在那個動亂的年代,又各自飽經滄桑、歷經磨難。

大姐張元和,本是嫁夫隨夫、夫唱婦隨,孰料丈夫56歲因病去世,此后元和半個世紀身處異國他鄉,80歲還和曲友登臺義演;二姐張允和,1952年離開公職,回歸家庭,自稱“做了四十六年標準的家庭婦女,真正成了一個最平凡的人,也是一個最快樂的人”;

三姐張兆和,和丈夫沈從文可謂劫難重重、聚少離多,但即使是被下放和挑糞種田,骨子里仍是讓人動容的堅強與平靜;四姐張充和,國學功底深厚、對昆曲有著極高造詣,卻以一種“游于藝”的態度,云淡風輕、淡泊名利,真正為弘揚中華傳統文化默默耕耘一生。

張家四姐妹,離世時分別為96歲、93歲、93歲、102歲,不得不說,高壽也是一種了不起的智慧和心態。

四姐妹晚年時,曾共同編撰一本叫《水》的刊物,這是世界上發行最小、辦刊人年齡最高、裝潢最簡素的刊物,也是張家家庭雜志在1930后的復刊。

這本非盈利性的、僅作內部傳閱的家庭刊物,四姐妹卻極其認真、自得其樂,內有文章、詩詞、書法、繪畫……

這不禁讓我想起他們的父親張武齡,一生拒不做官,卻傾其所有家產、甘之如飴的致力于大辦學堂和公益教學。當時的人們都說,這父親太傻了,有錢不知道留著給兒女們花。

如今才明白,張家人的幸福,不過是懂得向內去尋找。

是做讓內心充實和有價值的事,而非為名利所累;是不以世俗的眼光,去問究竟值不值。

05
教育的傳承:家風,最貴的不動產

我喜歡的作家馬伯庸,曾在他的古董系小說里寫過這樣一段話:

一個家族的傳承,就像是一件上好的古董。它歷經許多人的呵護與打磨,在漫長時光中悄無聲息地積淀,慢慢的,這傳承也如同古玩一樣,會裹著一層幽邃圓熟的包漿,沉靜溫潤,散發著古老的氣息。

古董有形,傳承無質,它看不見,摸不到,卻滲到家族每一個后代的骨血中,成為家族成員之間的精神紐帶,甚至成為他們的性格乃至命運的一部分。

這為爸爸雖未給孩子留下萬傾家產,但卻為孩子留下了最寶貴的精神命脈。

一個家庭的家風,才是真正的家庭不動產。


(本欄目文章選自各大新聞媒體與中文網站,內容不代表希望之聲的觀點或立場。文章版權歸屬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