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習近平無論怎么奪取權力,他為什么不殺人?

2018-01-08|来源: |标签:石濤 习近平 夺取权力 

《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德語媒體:習近平為何推崇王陽明?》。倡導唯物主義的中共,和唯心主義哲學家王陽明之間有什么淵源?

我第一次聽到叫唯心主義哲學家,我個人覺得有些詞都比較變異了,這些詞變異的概念很多是編輯就是寫文章的人他自己創出來的,就是在他的感覺中他就覺得應該是這樣的。唯心主義哲學家,按照從我們在上學的時候,都是學馬克思主義哲學學出來的,叫唯心的。唯心的崇尚神、佛、道,相信有鬼魔,哲學家,哲學為人之所用,在歐洲通常就說柏拉圖,人們談論比較多的就是亞里士多德,反而蘇格拉底就說的少。而蘇格拉底是柏拉圖把他的話留下來的,所以蘇格拉底自身寫出來的東西,很少見。其實原因是因為如果某種角度上說,蘇格拉底更加唯心,他個人就是一個近似覺者那樣的,但是等到了柏拉圖特別到了亞里士多德,亞里士多德是柏拉圖的學生,柏拉圖是蘇格拉底的學生,他們三個人之間的關系是這個。歐洲哲學的鼻祖,其實等到了哲學的時候,就是為人之所用,它已經基本對神的概念模糊了,如果它真正在信仰中的時候,你就不應該說它叫哲學。孔子講了“仁、義、禮、智、信”,講的人的道理,所以孔子在有些問題上,要求教老子,那你能說孔子的“仁、義、禮、智、信”的一切叫唯心主義的哲學家?沒聽說吧。所以我以為這是一種變異的說法了。

《新蘇黎世報》分析了習近平推崇儒學道德觀的背后原因。

它的文章只是翻譯文章了,文章講說,現任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與兩位前任江澤民和胡錦濤相比,有著巨大的不同。雖然也是工科畢業,但習并非只是技術官僚,而且還展示了自己的人文學識。

我個人以為是翻譯的問題,這里面當談到道德等相應東西的時候,當你把它作為一種人文學識的時候,我自己以為其實是說明現代的環境有所變化。道德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境界,人文學識就又把人作為至上,人應該是以道德為衡量在某種程度上是在道德之下的,如果你把道德都當成生命的話。因為道德的境界,得道高僧,這是我們常說的。如果在佛家里你會說,有羅漢、有菩薩、有如來,他其實在我眼睛里人們從利益的角度來講,你可以講是他的生命高,位置高。但如果從境界來講,他講說如來的境界肯定高過羅漢的境界。我個人能夠理解的,其實是道德的水準,道德本身的生命的層面不同。當如果你把這些東西給他放成叫人文學識的話,因為他里面要談到的,是有關人的道德理論的時候,你可以看到現在的人有知識的人把本該自我生命的一種衡量標準為人之所用,其實相對來講這是一種變異的說法。

《新蘇黎世報》記者UrsSchoettli關注了這位被外界視為毛澤東之后最為強勢的中共領導人所推崇的儒學,以及其深遠影響。

我相信習近平走到這一步,有著他背后相當的順其天意的。我個人的說法可能就跟他反腐有著相當直接的關系。他的反腐,大家公認被他打擊的絕大多數,是江澤民、曾慶紅的人,主要是江澤民的人。

而江澤民,大家也公認,拿它開玩笑,我看有堆雪人都堆出是只蛤蟆,就把它模樣弄成蛤蟆,它不是人。大家在嘲笑的時候,其實就變成了它不是人,就知道它不是人。而它在一個不是人一只蛤蟆作為中共最高首腦,中共政權當中的所謂國家中的首腦,它的人其實變相就是妖魔鬼怪了。就像我們跟大家說,如果王林是它的國師的話,是個玩蛇的,這今年當今世上有錢的,臉盤自己長得漂亮的,演員的,有權的,不都上王林那兒嗎?王林死的時候沒一個人敢送他吧?王林被抓的時候,沒一個人去保他吧?他們自個也很明白,那王林沒出事的時候,王林好牛掰了,他們得花大價錢見他,王林出事的時候,他們怕自己見不得人,對不對?傻尖傻尖的利益者,在找王林的時候奔的是利益,王林讓他來的時候也是利益,馬林得給人錢吧?有權的跟人照張照片得幫人王林辦事吧?那女人漂亮的你看看,王林跟那些漂亮的女人照像的不是摟著就是抱著,要不然就擓著,就這個。而這一幫人,混在一起的,都是這只蛤蟆下邊的。

那習近平自己在反腐中,出于他個人的私利也好,目的也好,他客觀的就造成了在鏟除亂七八糟的,這是我跟大家一直說的順天意。而在他的背后,他對生命的認識當中呢,確實就有著他不同的看法,有著他在相對而言,在人的生命的角度來講,有他的一份認識。所以,作為德語媒體寫出這樣的文章。

文章先是簡述了儒學在中國經歷的發展歷程,其中也包括"批孔"的文革時期。"習近平出生于1953年,他屬于親身經歷過文革浩劫的一代。文革開始的時候他才13歲。15歲的時候,他的父親習仲勛遭到監禁。正在讀中學的習近平被送到鄉下插隊,幾個月之后他就逃回了北京,因此被關進"學習班"改造。也許正是這些早年的艱苦經歷,促使他在后來掌權之后決心要除掉同為紅二代的薄熙來,因為后者在重慶擔任書記期間大張旗鼓地搞唱紅打黑,這一套頗具文革遺風。"

所以這篇文章它的觸點,把習近平跟薄熙來分開了。很多網上有名的中國問題專家——其實就是磚頭了——他是把他們歸為一類的。我跟大家介紹了,習近平在反腐中他的方向比較清楚,他打的是官,而這些官呢,又是蛤蟆下的,跟玩蛇的混在一起了。而薄熙來的唱紅打黑不是,薄熙來的唱紅打黑是真正毛澤東的遺風,所有不聽他的,無論他干什么,一定弄死他。薄熙來唱紅打黑下的,你看他殺了多少人?習近平反腐中你看他沒殺人,不一樣的。

而對儒學頗為推崇的習近平,格外欣賞的一位哲學家就是明代學者王陽明。不少中文媒體也都關注到這一點,據不完全統計,習近平從擔任總書記至今至少已經六七次提到王陽明,或者引用過王陽明的學說。王陽明本名王守仁(1472-1529年),字伯安,別號陽明。林語堂也將其評為中國歷史上十大全才之一。

1472-1529年,對應著在意大利的文藝復興時期,很有趣。歐洲跟中國并駕齊驅在往前走,發生著類似同樣的事情。3300年前在歐洲出現了摩西,在中國出現了封神演義,其實就是周易。到了跟現在2000-2500年,中國出現了老子,在歐洲出現了基督耶穌。文藝復興時期,在中國出現了《封神演義》這本書,明朝的四大名著,往下延伸下來,出現了《聊齋》。這是在生命的角度,在我眼睛里非常完整的幾本書。在同時間,在中國明清年代,出現了很多學者,這中間當然還貫穿著唐詩、宋詞、元曲,而在歐洲,我們知道就是文藝復興時期,而文藝復興是在一三七幾年一直到一七七幾年,貫穿了400多年。所以你會看到這是并駕齊驅的,在整個以地球為中心的話,你看到它完整的一條路,但是它分成了不同的人種。

作為明代儒學的代表人物,王陽明的一個主導思想就是,每個人從出生之日起,就有辨別善惡的本能。無論做什么事,人們都必須遵從天生的良知。他所代表的"心學"與唯物主義形成鮮明對立。《新蘇黎世報》記者認為,王陽明的道德理論,是與習近平的治國理念最為契合之處。

我沒看過王陽明的東西,如果按照這么說的話,這就不是哲學了。有辨別善惡之本能,人之初,性本善,是三字經。當人的靈魂能夠用人的元神靈魂看待事情的時候,就是善的,珍惜生命的。當他以善為本的時候,一個人都有靈魂,以自己靈魂為本的時候,面對著一些人,為了滿足自己肉身的欲望,而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惡的。這就是善惡之本能。人們都必須有著天生的良知,每個人從出生之日起就這樣了。這哪里叫哲學啊?這根本不叫哲學。這是生命的尊嚴和認知,如果王陽明不能成為不是一個生命認知的學者,他就不是一個全才的人。了解生命的,了解人之來,了解人之去,這樣的人,在人中的任何才能的表現,對他而言,只是一個生命的具體展現。我今天穿西服,明天穿大襟兒,后天上游泳池只穿個褲頭。穿著西服上游泳池進水里人說你要去自殺,對不對?也就是說,人的穿戴是隨著環境的改變,就像人的才能,當他知道一個人懂得人的時候,人的才能就像穿西服、穿大襟兒、穿游泳褲,到哪兒說哪兒,他一眼就知道。而當把人這樣的生命理念蛻變成人的哲學的時候,你就把他推成為全才了。其實后面一定包含著相當修煉的成分。

但如果它說現在的習近平的治國理念跟王陽明的概念相重合的話,那是值得大家深思的,因為他是從善惡下手的。我剛才跟大家一再強調,習近平在無論怎么奪取權力,他為什么不殺人?那這就是吻合的了。

"習近平在反腐斗爭和提高執政效率方面所作的許多事情,也許本源自單純的權力謀略,也許是為了鏟除政治異己。但是習在他的改革計劃中發展出來的那種充滿能量的實干精神,如果要僅僅歸結于追逐權力的話,卻不免有些以偏概全,也沒有顧及到習近平希望在11月剛剛開始的第二任期中進行大膽改革的真實意圖。"王陽明所倡導的"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實踐精神,就多次被習近平提及,他呼吁人們"知行合一"、"扎扎實實干事、踏踏實實做人"。

其實它這個說法應對了習近平新年賀詞的開場白——天道酬勤,我在節目中跟大家解釋挺多的,天道酬勤,如果按照這篇文章來介紹的話,習近平懂得天道只能順從,不可利用的。

除此之外,習近平還從王陽明那里學到了什么呢?文章最后點出,習近平與前任的不同也可以說是"時勢造就":"習從王陽明那里學到的是,像兩位前輩江澤民和胡錦濤在任期內主要采取的單純技術性治國方式,在中國經濟和社會提出越來越高的要求、形勢越來越復雜的今天,已經是不合時宜了。對于整個世界來說,也許習近平治下的中國還會帶來不少的意外。"

所以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講,這個作者觀察到了習近平的不同之處,他不同于江澤民和胡錦濤,但如果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按照他所描繪的王陽明的狀況,習近平在真正真正的治國概念中,高過這個記者。我剛才跟大家提到了,如果他能夠從這一點上知道“知行合一”的話,那他的新年賀詞開場白是有來頭的。他遵從天道,他只不過借著這個詞,在闡明自己的概念,可是今天更多的人未必能認識他,所以這篇文章對他是相當的贊許。

《美國之音》:《中國稱去年反腐“處理”近16萬人》。中國星期天說,2017年全國在有15.91萬人在中共的反腐中被“處理”。其中的一些所謂“大老虎”包括山東省副省長季緗綺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中宣部原副部長魯煒等。

中國官方的新華社星期天援引一份民意調查說,現在人們對反腐敗工作的滿意度由2012年的75%增長至2017年的93.9%,提高18.9個百分點。但這篇報道沒有說明是什么機構進行的這一調查。

這么說當然是可以了,但那2012年講的還有75%的滿意程度,那基本就是瞎扯淡了。

香港南華早報最近的一篇文章說,習近平反腐的同時,也反對和限制言論自由,而言論自由是民眾反腐的工具之一。對言論的打壓,限制了民眾舉報地方腐敗官員能力。

我個人以為在現實的狀況中,你就看那爆料的人你就知道了,2017年很火爆的爆料人。有朋友說,濤哥,那狗屁都不是。狗屁還是個屁呢,還是個物性,也就是說其實它是高級動物一樣的東西,只是表現方式不同,那也叫反腐,對不對?人在忽悠的時候,在做的時候,你知道在去年整個所謂的網上火爆的事情,它最大的失去是什么?真!當一個東西失去真的時候,就是惡的。你看之間打的現在,誰都想把誰掐死,所以就是共產黨變種,它沒說自己叫共產黨,其實它就是共產黨,所以我只能叫共產黨變種。你共產黨就完了,你還是個變種的家伙。所以這里它講了反腐的概念,說有關限制言論自由的概念。高級動物的理念,在一個國體當中,高級動物占有絕對主流社會的時候,就像動物園,說要絕對的公平和自由,你試試?你們家試試?你媳婦跟你要自由,你先生管你要自由,你滿足不了她(他)的想法。

人要有道德約束,才有著公平與自由的概念,當人們已經不懂得什么叫道德和他的來源的時候,人們要求的公平與自由就是毫無節制的縱欲,萬惡淫為首。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