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誓言加大去監管化努力

2018-01-05|来源: 美国之音

川普總統自上任以來為履行放鬆政府監管的承諾,廢除和收回了前任留下的眾多法規和指導文件。僅美國司法部就收回25份被視為不必要的、不符合現行法律的或不恰當的指導文件。預計,這個勢頭在2018年將繼續下去。

廢前任法規和指導文件

川普總統2017年12月30日在推特上發文稱,“不必要的法規和高稅收得到大幅度削減,情況只會變得越來越好。敬請期待吧!”

此前,司法部長塞申斯宣布廢除25項不必要的,不符合現行法律或不恰當的指導文件,包括奧巴馬在內的前任留下的指導文件均在其列。

塞申斯誓言要維護法治。他說:“任何過時的、用來規避監管程序或者不恰當地越過條例或法規要求的指導文件,都不應予以實施。”

美國司法部最新宣布的舉措只是美國大規模去監管化行動的一部分。環境、醫保、金融服務等眾多其它領域都在經歷類似的去監管化過程。

川普今年2月簽署了一道行政命令,對聯邦政府的監管行動進行全面審議。

白宮“諮詢及監管事務辦公室”主任娜歐米·里奧表示,從川普走馬上任到2017財政年度結束時,本屆政府一共進行了67項去監管行動,其中包括被國會斃掉的法規以及被撤回的指導文件等。按現值計算節省了81億美元。

里奧表示,展望2018財政年度,去監管化努力將進一步加大。她說,根據“諮詢及監管事務辦公室”公佈的年度報告,相關議程反映出將有448項去監管化行動和131項監管化行動,預計將節省約100億美元的現值成本。

指導文件與法規之區別

一般來說,廢除某一項法規必須通過“通告和評論”的程序,亦即政府機構要公佈有關法規並允許公眾發表評論。但是,廢除某一指導文件卻無須經過這個程序。原因在於前者俱有法律效力,後者不具有法律效力。

據馬里蘭大學法學院教授瑞納·斯坦澤(Rena Steinzor)介紹,法規是政府機構為落實美國國會通過的寬泛和籠統的法律而製定的具體規條。

她說:“指導文件涉及不太重要的小事,但由於法規的製定過程耗時長,花費大,加之政府機構缺少資金,因此它們被用來填補法規不到位的空缺。”

賓夕法尼亞大學法學院教授卡里·考格立安尼斯(Cary Coglianese)說,指導文件通常是解釋性的,以便教育社會大眾,幫助其了解有關的法律義務。

他說:“政府機構自設立起一直都是這麼做的。這是常見的、持續進行的監管進程的一部分,它的目的是教育受影響的社會大眾其法律義務是什麼。”

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法學院教授斯圖亞特·夏皮羅(Sturart Shapiro)

指出,儘管如此,政府頒布的指導文件仍在一定的程度上起到震懾作用。

他說:“面對政府頒布的指導文件,公司、學校、醫院及個人仍有可能按照政府所說的去做。人們把這看作是政府試圖通過旁門左道來頒布法規。”

維護法治是否言過其實

賓夕法尼亞大學法學院教授考格立安尼斯認為,一些人把司法部長廢除指導文件的做法說成是在恢復美國法治有些言過其實。他說,一些政府機構過去的確出現過濫用指導文件的情況。但是,受到監管的部門有權到法庭上起訴政府機構,而事實上,法庭曾經做出過禁止政府機構採取這類行動的判決。

考格立安尼斯說:“我們有相應的機制來解決人們對政府機構濫用指導文件程序的擔憂。我們一直以來都奉行的是對政府行動進行司法審查的法治體制。因此,把司法部長所做的稱作是在恢復美國的法治,這是不恰當的。”

美國司法部去年11月17日發布的有關結束該部門指導文件做法的新聞稿指出,過去,該部門以及其它政府機構模糊了法規和指導文件之間的區別。為了進一步維護法治,依據司法部長發布的一份備忘錄,美國司法部將不再頒布指導文件,對行政部門以外的個人或實體創設具有約束力的權利或義務。

助理司法部長佈蘭德說,指導文件可用來解釋現行法律,但不應用來改變法律或設立新標準以確定法律的遵守情況。她說,規則制定通常所需的“通告和評論“程序可能會繁瑣緩慢,但它的好處是,同政府機構自行確定有關擬定規則的效果相比,這個做法提供的信息更全面。布蘭德表示,司法部將不再使用指導文件規避規則的製定過程,並將主動廢除目前越權的指導文件。

圖片:美國司法部大樓 (2013年5月14日,資料圖片)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