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美國怎么會單獨打朝鮮呢?

2018-01-05|来源: |标签:石濤 美国 朝鲜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2018年,我們距離第二次朝鮮戰爭有多遠?》

我們知道華盛頓燈塔網站登出的所謂中共中央辦公廳的文件,那是會挑起來打仗的。所以圍繞著朝鮮時局,里面參與了太多的中共內部權斗。在中共內部權斗的左襯之下,作為川普對金正恩,絕對不松口。而金正恩賊壞,一口就咬住韓國,說我可以談。韓國太富裕了,所以金正恩弄了個光腳的我不怕你穿鞋的,有錢的就怕不要命的,所以朝鮮跟韓國之間就出現這種事情。所以在2018開年的時候,局勢顯得很亂。

金正恩星期一在他的年度新年致辭中重申朝鮮去年已完成核武力建設。他說,他桌上有核按鈕,而且整個美國本土都在朝鮮的核打擊范圍里。他還強調說:“美國必須意識到這不是威脅,而是事實。”

面對金正恩的威脅,身在佛羅里達海湖莊園(Mar-a-Lago)迎接新年的美國總統川普冷靜回應說:“咱們走著瞧。咱們走著瞧。”

因為川普面對現實的環境,他的復雜程度遠遠超過一年前他上任美國總統時。

對于與朝鮮發生核戰爭的可能性,美國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邁克·馬倫(MikeMullen)的說法則比較確定。2017年12月31日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的“本周”采訪中時說,美國比任何時候都接近與朝鮮發生核戰爭。他還說,目前階段,他看不到以外交手段解決朝鮮問題的任何機會。

作為戰爭準備來講,像這種事情他一定把它拔到最高處,就是說大家爆發相互的核戰爭。但它實際的核戰爭的程度真正能有多大的可能性,恐怕不是大家想象的。所以前后是矛盾的。

川普對金正恩的挑釁性言論,這很可能顯示,他更加愿意采取更為激進的方法來應對流氓國家朝鮮迅速發展的核武器項目。馬倫說,他更傾向認為,這些言論看起來更是總統的態度。

馬倫說,防長馬蒂斯、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以及白宮幕僚長凱利成功阻止了川普釋放他那所謂的“火與怒”。但是馬倫擔心這種局面可能不會維持太久。馬倫說,在某個時刻,川普可能會傾向于忽略高級國家安全顧問的建議,因為他覺得那違背自己的直覺。

川普是個生意人,不是政客,更不是一個指揮打仗的人,但是他是一個從小含著金勺出生在作生意的家庭的人,而他在做生意的手段中都是采取極其激烈的手法。

我記得川普剛剛獲勝的時候,很多人說他身后有太多官司了,他不怕打官司,他就這樣。所以當這么一個人碰上金正恩的時候,那真是針尖對麥芒。所以這是作為美國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的一個職業軍人,在他眼睛里看到的為什么朝鮮跟美國之間的戰爭隨時會爆發。

來自南卡羅萊納州的美國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Graham)12月31日也表達了類似的立場,他說,2018年可能將會是“極端危險的一年。格雷厄姆對對朝鮮一直持強硬立場。

2017年12月早些時候,格雷厄姆曾預測說,川普下令對朝鮮實施第一輪打擊,阻止朝鮮獲得可打擊美國的核武器能力的可能性為30%。他說,如果朝鮮繼續另一次核試驗,也就是第7次,那這個幾率就會是70%。

我原來節目中講我說美國怎么會單獨打朝鮮呢?只要他再進行核試驗,美國一定打。

格雷厄姆12月31日在接受《大西洋》雜志采訪時說,這一預測是他與川普長時間接觸得出的。格雷厄姆宣稱,川普早已作出決定,要阻止朝鮮使用核導彈打擊美國的能力,如果必要,也包括軍事手段。

金正恩已經宣布他的核武器可以打到美國,而且核按鈕就在他桌子上。你說他吹牛皮也好,什么也好都沒關系,他今天就這么說了,愛咋咋,今天就這樣了。你說滾刀肉也好,怎么樣也好,作為正常的社會的人來講,你不得不面對這個局面。

格雷厄姆說,2018年將成為阻止朝鮮打擊美國本土能力的一年。格雷厄姆還說,沒有可信賴的軍事力量,制裁不會完全起作用。

對,沒錯。在這種分析中,很多人都要把自己置身于100%的某種勝利的可能。這就像英國的足球一樣,任何一個隊,當把自己放在一個100%制勝的可能的時候,很多情況下你就死定了。這種事情就這么回事。我覺得這個道理很簡單,任何的評價都是按照實力,按照各種數據的分析,但是當球一踢起來的時候,下一腳那球在哪兒,沒人知道。就像我有期節目中說,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的權力算個屁呀!有朋友說濤哥這話說絕了。你娘要嫁人,明天要下雨,你說我有權力沒用的。

溫州的精神病院申請股票上市的申請書里說,在今天共產黨下的中國,8個人當中就有1個精神病,也不知道大家統計一下愛國主義的分子們這個比例到底有多少?

同樣在過年的時候,1月1號,香港出來了1萬多人進行游行,抗議現在的香港政府出賣港人利益、出賣港人權益和出賣香港司法獨立的行為。而今天的香港政府特首本身最緊密的和最親密的自我閹割的方式配合著中共上層,用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直接摧毀香港基本法,直接破壞一國兩制,所以基本做成了,人家內外勾結內外相應。

在我個人眼睛里,其實你只會看到中共政權在它權力能夠達到的地方的強奸的流氓品質,那種狂妄性。對等著在它權力不能達到的歐洲、美國,也就是習近平提出來的一帶一路,它屢遭挫折,它權力控制不到,它只能用錢,就是山寨的土王爺。我有錢我就要買這車,我有錢我就要買這房子,房子里的女人我都買了,就這個,愛怎么著,我就這個。它上外頭買這個去。它價值觀不同,當它玩這個混球的時候,它是個高級動物的概念。正常的人說你再有錢,我要被你買走的話,我要答應的話,有辱我的名聲,因為對方他是一個正常人的氛圍,這是根本的區別。

在香港,香港人就為了自己的權益抗爭了。《蘋果日報》的老人李怡先生寫了篇文章《世道人生:遇見更好的自己》,不勉強,不偽裝。

他是用了一個隱喻的說法這么來講的:李飛堂而皇之說出“一言九鼎”這樣的話,擺明要以“一言堂”的人治凌駕香港從傳統到依循《基本法》的法治,而欽點特首林鄭也居然批評維護法治精神的法律界為“精英心態”,中國政治的“上詐”更加上了“蠻”。香港市民基于長年抗爭、不斷受挫而產生嚴重無力感;一些老面孔、老辦法不僅無效而且過去還不斷與新世代的抗爭“割席”,重復而無用的動作和語言徒然消耗市民的意志。昨天有網友留言說:“大陸下愚上詐是歷史、教育使然。香港下愚上詐、卻是不折不扣的自作孽。”很難不有保留地同意。

是。李怡先生讀了很多書。他提到,17世紀英國政治思想家JohnLocke(1632-1704)為文明體制立說:權力不可私有,財產不可公有。否則,人類將進入災難之門。

17世紀到18世紀初的人,比馬克思早了100年,就已經說出了它的本質。權力不可私有,權力會放縱欲望,當財富公有的時候,會促使那些擁有公權力的人即刻為了占取財產,而煥發出自己生命內在的貪婪的肉欲之反應。所以他講人類將進入災難之門。

所以當人們崇尚肉欲帶來的一切想法的時候,人們自毀自己的靈魂,今天共產黨就這個。無神論就是以另外一個角度否定每一個人自我的靈魂,在你靈魂被否定出現的精神空虛里面,你只剩下你這塊肉欲的滿足。色字當頭一把刀,你知道,但你一定要死在其中,有一個算一個,這是無神論在共產黨框架下自我努力的世界觀的客觀結果。所以女人生了孩子,不知道孩子的爹是誰,當爹的呢,看女人生孩子的時候,心里老打鼓。兒子抱起來,心里在想:是我的嗎?鼻子有點像,但眉毛不像。

JohnLocke的法治定義是:個人可以做任何事,除非法律禁止;政府不能做任何事,除非法律允許。法治,是給公民以最充分的自由,給政府以盡可能小的權力。

這就叫法制,我覺得這話應該是講給中國的,而共產黨呢就是打國家的悲情牌、民族牌、假想敵人牌,這樣的政權就是殘害人民權力的最大的魔障。

李怡先生最后說,不偽裝,不勉強自己,尋求和認清事理,而不是屈從權勢,應聲附和,或得過且過。我們也許終其一生的堅持也不能改變其么,甚而會在我們堅持中眼看著社會走樣、變形、淪落,但我們堅持和堅定至少可以使我們遇見更好的自己。

如果作為社會一分子的你會變得更好,誰說社會不會改變?

不要尋求改變,尋求改變的努力在相當程度上有著自己對生命認識的缺失,這話有點拗口。你要在其中看到更善良的自己、更好的自己,因為社會的形勢的發展不是人定的,是天定的。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