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A專訪:彭斯副總統談伊朗與朝鮮問題

2018-01-04|来源: VOA|标签:彭斯 談伊朗與朝鮮 

美國副總統彭斯1月3日接受了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格萊塔·范·薩斯特倫的專訪,談到了伊朗和朝鮮問題。下面是這次采訪的中文翻譯并附英文原文。

格萊塔·范·薩斯特倫問:“伊朗正在發生許多事情,我知道這是一個很艱難的局勢,非常多變。美國準備如何回應?我知道有推特和口頭表達的支持,那么實際行動?”

彭斯副總統:“我們要記住的重要一點是,首先伊朗是世界上支持恐怖分子的主要國家,他們不僅壓制自己的人民,拒絕給予他們人權,而且他們還在這一地區輸出恐怖,繼續作為一個巨大而危險的不穩定因素存在。所以看到伊朗人民站出來要求變革應該感動每一個熱愛自由的美國人以及全世界珍惜自由的人民,我必須說今天的情況和2009年伊朗“綠色革命”時美國總統所持的沉默態度有區別。”

問:“他等了幾天以后但后來還是表態了。”

彭斯:“但是川普總統對于伊朗各地抗議者的明確肯定和支持是非常顯著的,我認為這與美國的倡導自由領導者地位非常符合。”

問:“說到支持現在有口頭上的支持,而奧巴馬總統09年也在晚了幾天以后。”

彭斯:“不僅是晚了幾天,我知道當時的情況。我是國會議員,您記得我當時是眾議院外交委員會成員,我記得2009年,看到那場在伊朗存在舞弊的選舉后由青年人主導的這場街頭運動,體現了伊朗人民要求民主和自由未來的巨大勇氣。我們看看2009年的白宮,當時的美國領導層,都無所作為。奧巴馬政府的態度是令人震驚的沉默。所以作為國會議員,我和民主黨議員伯曼,他當時是外交委員會主席,我們一道起草了決議案。決議案在眾院幾乎全體通過,麥凱恩和利伯曼參議員也在參院提交了這項決議案,也得到了全體通過,然后奧巴馬總統和他的班子才表了態。上屆政府對支持民主的沉默態度和失敗與川普總統堅決與勇敢的伊朗人民站在一起形成了對比。我知道這給在各城市街頭抗議的民眾帶來了希望,我們會繼續不僅在口頭上支持他們,而且在他們推動國家變革的同時,我向你保證美國和更廣泛的世界會與推動更好,更繁榮,更自由的未來的伊朗人民站在一起。”

問:“在大概1956年的時候,同樣的事情發生在匈牙利。人們起義,我們給了口頭支持。老布什總統在任時我們對庫爾德人做了同樣的事。我們進行了‘綠色運動’,就像您說的,當時國會全票支持,與奧巴馬總統回應的速度有所不同,但當我們口頭支持他們,不一定達到了我們想要的效果。有沒有可能美國口頭支持他們的時候,其實美國是想要用實際行動來支持他們上街游行?”

彭斯:“美國和全世界其他國家能為伊朗人民做的很多,只要他們繼續堅持爭取他們自己的自由、變革,抵制幾十年來壓制他們國家并繼續用恐怖主義輸出來擾亂外部世界的激進思想。您看,當勇敢善良的伊朗人民為民主抗爭時,上屆政府不僅保持沉默,還進一步包容了川普總統拒絕重新審核、我們也繼續領導世界抵制的災難性的伊朗核協議。您知道,伊朗核協議的目標是要鼓勵一個更加溫和的伊朗的出現,但我們沒看到這樣的結果。但看到伊朗人再次上街游行,美國現任總統愿意傳承美國的傳統,向伊朗人民保證,對他們說,我們與你們站在一起,我們支持你們,我們準備幫助你們取得更加自由繁榮的未來。我覺得這代表了一個真正的契機,如果我現在有一個希望,那就像是希望像前蘇聯的異議人士聽到了羅納德·里根《邪惡帝國》的演講那樣,知道他們并不孤單而受到鼓舞,伊朗上街游行的人知道,在川普總統的領導下,他們并不孤單,美國人民與他們站在一起,只要他們繼續展現他們堅定的勇氣,伸出手擁抱一個自由民主的未來,美國和世界就會跟他們在一起。”

問:“川普總統現在是通過推特進行支持,而伊朗當局……政府關閉了推特、Telegram、臉書和Instagram,所以社媒在伊朗不能傳播到每個人。我覺得這個采訪會傳播到伊朗,因為美國之音會到達那里,雖然總統可能不能傳達到他們。第二是,我懷疑伊朗很多人可能因為總統的移民政策和對伊朗人進入美國的旅行禁令而苦惱,我不知道伊朗人的接受程度如何,除非總統能向他們傳達更多信息。”

彭斯:“伊朗政權、伊朗的阿亞圖拉的鎮壓沒什么奇怪的。他們依然是一個否認他們人民的基本人權、關閉通訊方式和社媒的國家,這并不稀奇。”

問:“除了通過推特,總統是不是有其他途徑,或他想用其他途徑。比如,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建議總統通過全國講話來對美國談這個問題。”

彭斯:“我覺得川普總統今早再次在社媒上直接跟伊朗人民對話了。”

問:“但他們沒有社媒,這是個問題。”

彭斯:“不管是總統還是我本人,不管是國務卿還是妮基·黑利大使,我們都會繼續堅持。跟九年前不同的是,我們會繼續向在伊朗街頭抗議的人傳遞這個明確的信息——美國人民與熱愛自由的伊朗人民和世界人民站在一起,我覺得這是充滿希望的時刻。我的目標是……我的祈愿是伊朗人民,這些年輕的,受到良好教育的人,能明白美國和美國人民生來是他們的盟友。我們希望看到他們獲得自由民主的未來。我們希望看到他們遠離那個不斷危及、脅迫世界,威脅發展核武器的政權。”

問:“如果總統不認證協議,會發生什么情形?伊朗人民原以為,協議所解凍的那些資金將流入到他們手中,并將重振伊朗的經濟。這并沒有發生,而這是引起抗議的部分原因。如果不重新認證協議,會發生什么呢?您覺得伊朗人民會怎樣?”

彭斯:“總統明確表示我們不會重新認證。”

問:“那么,伊朗人民會怎樣?”

彭斯:“但是在您說的問題上,還有其它決定必須做出。在我們是否繼續免予執行制裁的問題上,總統正在認真考慮,這個決定將在本月中旬之前做出。”

問:“您覺得制裁有用嗎?因為制裁有時是有效的。我并不反對制裁,我希望能對緬甸實施制裁。所以,我的意思是說,我并不是反對制裁。但是制裁、加大制裁會不會傷害那些正在街頭抗議的人民,或者說,制裁有用嗎?”

彭斯:“我們相信制裁是有效的。不僅在伊朗有效,我們相信制裁在朝鮮也有效。總統和本屆政府絕對致力于繼續動用美國的全部經濟實力以及這些制裁措施,向伊朗施加壓力。目前,我們還在與國會共同努力,以達成新的協議,為接下來的制裁列出新的一系列條件。我們希望能有一個長期的協議,一項長期的立法,這項立法規定說,如果伊朗在任何時候試圖獲取可用的核武器以及運載核武器的彈道導彈,所有的制裁措施都將立即重新實施。但是這些都是我們接下來要做的決定。不過,我認為,看到伊朗街頭發生的事情,您只能相信目前所實施的制裁以及我們可以施加的更多的制裁正在對伊朗產生效果。它對伊朗的經濟產生了效果,它壯大了伊朗人民的膽量,讓他們有了挺身而出的勇氣。”

問:“在回答我最后一個問題時您提到了朝鮮。川普總統在推特上發文說他有比金正恩更大的按鈕。他在這場來回反復的推特大戰中以這種方式向金正恩發推,是否是在玩火?”

彭斯:“川普總統已經在世界舞臺上展現了這種明確的領導力,特別是在朝鮮問題上取得了顯著進展。金正恩的新年信息一方面談到他想要與鄰國韓國溝通,同時他也講到擁有射程可以到達美國的導彈并且說在他的桌上就擺著一個按鈕。在金正恩發表上述講話后,川普總統傳遞的信息是,他明確表示,美國不會被欺凌,美國不會被威脅,明確地說,美利堅合眾國已經計劃安排向朝鮮施加前所未有的經濟和外交壓力。在朝鮮與國際社會僵持,忽視國際社會數十年,并持續發展核武器和彈道導彈數十年后,我們現在開始真正看到該地區的一些國家的行動。中國……”

問:“您不擔心么?”

彭斯:“中國做的比以往都要多。中國需要做的更多,但中國正在比以往做的更多以在經濟和外交上孤立朝鮮。我真的相信明確了所有選項都在桌面上,相信總統已經做得,明確了美利堅合眾國擁有遠高于朝鮮能夠想象到的保衛我們人民的能力,并且也明確提出如果朝鮮能夠放棄其發展核武器和彈道導彈的野心,如果他們能廢除這些項目,還是有機會能夠和平解決朝鮮問題的。”

問:“副總統先生,很高興見到您,謝謝您。”

彭斯:“見到您很高興,格萊塔,謝謝您。”

格萊塔·范·薩斯特倫
圖源:Wiki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