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中共推廣人臉識別監控技術 對中國人是災難

2018-01-04|来源: 大纪元

中共大力開發人臉識別監控技術,用兒時舊照,就能成功進行辨識與追蹤,且可顯示其手機與身份證等個人信息。前英特爾資深軟件工程師認為,這種技術如果被一個邪惡的政權使用,這對它治下的人民將是災難。

據大陸財新網報導,這套系統是由上海白虹軟件研發的,測試人員將一名財經網記者十幾歲的照片放入機器掃描后,系統自動顯示該記者的個人資料,包括手機號碼、身份證,以及他在前往采訪時,被科技園區監視器拍下的畫面。

白虹軟件董事長胡力和表示,這套系統可以實現“車過留牌、人過留臉、機過留號”的功能。而且會將資料提供給中共公安單位的內部數據庫,依據三個數據辨別訊息,即可完全鎖定目標對象。

正常國家個人隱私被保護 政府權力被限制
前英特爾資深軟件工程師高木在接受大紀元記者采訪時表示,這種技術被用于追蹤定位任何一個公民,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他介紹說,人臉識別技術在國外一些高科技公司,早就成功研發了,“但是它沒有被用于這種用途,就是因為他們覺得這些用途對民眾的隱私權、對民眾基本人權的傷害太大了。”

在西方世界里,大家普遍重視個人隱私。“我覺得這是對人基本權利的一個尊重,就是一個人作為獨立的個體應有的權利,你不可以試圖去掌握他人的個人信息。”他說,“政府不可以隨便做這個事情,否則民眾的反彈會是很大的。”

2001年美國發生“9·11”事件之后,國會通過反恐法,允許國家反恐機構采取一系列反恐措施,并對電話監控,記錄在案。后來民眾對政府的監控爆發不滿,2015年,國會通過了《美國自由法案》,對國安部門的監控權利進行了一定的約束。

高木介紹說,西方普遍有一個觀念,認為政府是一種“邪惡的實體”(evil entity),意思就是,政府的公權力是要被限制的,否則它就會無處不在,而當公權力被濫用時,公民的權利就會受到威脅。

“政府的存在僅僅是為了社會的正常運作,因此民主國家的人會限制政府的權力,使它不至于對民眾的權利構成威脅。”他說:“但是在中國,這個共產黨政府似乎是可以隨意地去做,它認為自己掌握民眾的生殺大權。所以它根本不認為對你個人的隱私的侵犯有什么問題。”

高木表示,中共從建政以來就剝奪了中國人的所有權利,通過各種運動打擊異己,近期對維權律師、上訪民眾、信仰團體、少數民族等眾多人群的監控與打壓,已經無所不用其極。“對這樣一個邪惡的政權,再讓它擁有這么強大的技術,那對社會民眾的基本人權,就會構成進一步的侵害,這是非常可怕的。”

中共全力開發技術 監控每個人
《華爾街日報》曾發表題為“中國借助人臉識別技術建立全方位監控網路”的文章。文章披露中共將人臉識別技術普遍運用于街道、地鐵站、機場和邊境口岸等場所。

據行業調研公司估計,大陸公共和私人領域共裝有1.76億個監控攝像頭,預計到2020年,大陸將新裝大約4.5億個攝像頭。相比之下,美國只安裝了大約5,000萬個攝像頭。

文章表示,中共已有大量數據,其中包括超過7億網際網路用戶上傳的照片,以及一個集中管理的公民影像資料庫——所有年滿16歲的公民都必須持有政府發放的帶照片的身份證。

文章說,在各種監控方式中,人臉識別技術是最強大的新工具之一。大陸的科技公司通過手機大量收集人們日常生活的相關數據,規模之大前所未見,同時還爭相開發并推銷供政府使用的監控系統。

高木表示,中共政府利用它攫取的大量的社會財富,來維持它的統治。“它大量投資在這些方面,做這方面的應用。”

據中央社報導,接近中國公安系統的知情人士透露,福建福州公安部門就剛完成一筆8億元人民幣的人臉識別系統招標;上海市公安部門在未來三年的相關預算更高達數百億人民幣。

對于這種監控技術,中國民眾應如何才能防范呢?高木介紹說:“從技術方面或者從人的日常行為方面,基本上沒有辦法可以防范。”他說,“那真的沒有辦法了嗎?我說可能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盡快脫離中共的統治,這是唯一的,也是根本的解決辦法。

圖片:“天網”智慧人臉辨識系統早已在中國大陸幾個主要城市上路,透過遍布的監視器,捕捉路人的臉部資訊以監控公眾行為。 (Getty Images)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