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失蹤九百多天 國際社會重申聲援

2018-01-01|来源: 希望之聲

【希望之聲粵語廣播電臺2018年1月1日】(本臺記者宇翎綜合報導)709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12月29日透過推特上傳當天在最高法院安檢門前遭阻攔的視頻,她表示和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當天早上到最高法院遞交控告書,進入安檢區域后,先是被帶到另一處安檢通道,隨后自己被法警推到門外,和王峭嶺隔開。李文足沒有在推特上披露控告書的內容。不過,此前多家媒體曾報道,李文足的控告書涉及王全璋被司法機關迫害。

709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當天在推特上質疑:“王全璋已經被中國公安失蹤902天了。距離一千零一夜,不足百天。難道中國的司法,真是一個童話?”

美國華盛頓民間組織“公民力量”創辦人楊建利12月29日接受電話采訪時指出,吳淦、謝陽近日被中共當局判罪后,至今音信全無的“709律師”王全璋,其境遇非常令人擔心。

現年41歲的維權律師王全璋,曾代理多宗敏感案件,包括為法輪功學員出庭辯護。2015年8月他被警方帶走,直到2016年1月,天津市公安局才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了他,并將他羈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2017年2月14日,天津巿檢察院以涉嫌顛覆罪正式起訴王全璋。

王全璋經常因代理敏感案件遭到迫害。他在2013年4月為江蘇靖江市法輪功學員辯護時,遭法院當庭拘留十天;在2014年3月28號為黑龍江省建三江法輪功學員維權時,被當地公安抓住頭發撞墻、用拳頭猛擊后腦等。他還曾多次因替法輪功學員無罪辯護而遇到離奇對待和遭遇危險:如遭東寧縣法官的毆打和謾罵,遭上海法官的當庭驅逐;甚至遭遇河北省唐山警察的汽車夾擊等。

王全璋在2015年8月受709案波及被帶走,2017年2月被天津市檢察院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與其他709案律師不同的是,王全璋被抓至今,警方一直不準許他與家屬和律師見面,他也是709案中唯一外界不知生死的人物。

12月26日早上,天津第二中級法院宣判吳淦“顛覆國家政權罪”罪成,因“長期利用網絡散布大量言論。炒作多起熱點案事件,抹黑國家機關,攻擊憲法所確立的國家制度”,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吳淦是繼“709案”胡石根被判七年六個月有期徒刑后,刑期最長的。謝陽則當庭被認罪,被長沙市中級法院判處煽顛罪,但免于刑事處罰。

據法廣網報道,歐盟12月27日發表聲明,重申對王全璋的聲援,也對他無法接觸家人或自行選擇律師表達關切。身在紐約的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對此表示,西方世界面對中共集權專制的崛起,和向國際社會擴張影響力,在這種挑戰面前,國際社會現在開始進行關注,而且對中國內部的人權進行關注,這是一個好事情。

美國和德國駐華大使館12月27號也發表聯合聲明,呼吁中共政府立即釋放“709律師”王全璋。該聯合聲明還呼吁立即釋放以“顛覆罪”被判八年刑期的吳淦,讓免受刑事處罰的謝陽律師恢復職業活動。

旅美人權律師滕彪表示,中共獨裁的本性,決定了它會把那些敢于批評、參與維權的人士投入監獄。他表示,美國記者卡斯特(MichaelCaster)最近出版的中英文版《失蹤人民共和國》一書,講述的是中國維權人士、異議人士各種各樣的失蹤過程,記述了王宇、唐吉田、劉士輝等十幾人被失蹤的經歷,以及國保、秘密警察的粗暴做法。

滕彪指出,中共強迫失蹤完全是濫用了《刑事訴訟法》的監視居住條文。他們把人綁架之后說是監視居住,而對外界來說是完全失蹤,家人、律師都見不到。

美國華府人權律師葉寧指出,中共自十八大以后,對政治犯、異議人士、良心犯和維權律師的打壓變本加厲,超過了以往。

葉寧表示,凡是不放心的人士,中共一定會讓他們染上絕癥,在出獄前或出獄不久后就莫名其妙的去世。異議人士彭明就是一個例子。此外,中共發明的躲貓貓死、心肌梗塞死、被癌癥死,都是用殺人手段去建立流氓無產階級的權威。

葉寧認為,一般情況下,民主國家絕大部分的刑事案件的被告,都會在72小時以內或者甚至24小時以內得到當庭保釋或釋放。而中共這種法外失蹤,完全是一種無法無天的表現,它根本不顧社會法律,甚至是國際法。

葉寧認為,國際社會需要加強對中共迫害異議人士的制裁,不要讓它像目前這樣肆無忌憚的迫害。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