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終報道: 川普專注朝鮮 中國忙著進軍南中國海

2017-12-29|来源: VOA|标签:川普 朝鲜 中共 进军 南中国海 

相對于2016年的喧囂,2017年的南中國海整體平靜,緊張局勢有所緩和。由于川普政府把解決朝鮮核問題當成美國外交政策的重點,南中國海似乎被世界遺忘。不過,接近年底的時候,中國和越南分別被爆出繼續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另外,中國還在這幾個人造島嶼不斷加強軍事存在。分析人士指出,2018年,如果中國表現得過于自信,動作太大,可能會促使美國及其盟友采取行動。

新年伊始,美曾就南中國海向中國發出強硬信號

川普總統在競選時多次抨擊中國在南中國海的人工造島活動。2017年新年伊始,川普政府似乎要在南中國海采取嚴厲措施。

1月11日,被川普提名為國務卿的雷克斯·蒂勒森(RexTillerson)在國會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確認其任命的聽證會上說:“我們必須向中國發出一個清晰的信號。”他稱,中國必須停止人工建島,此外,不能允許中國登陸這些島嶼。

蒂勒森稱中國在相關海域建造了多個人工島嶼為“非法行動”,并將其與俄羅斯吞并克里米亞相提并論:“建造島嶼,然后設置軍事哨所,猶如俄羅斯吞并克里米亞。”

蒂勒森講話后不久,新任白宮代言人肖恩?斯派塞說,美國將在南中國海保護美國的利益,他還說,美國會確保國際海域不被某國占據。

當時,有評論說,這將是美國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島礁建設活動的處理方法上的重大改變,可能意味著美國會動用武力來阻止中國接近這些島嶼。

另外,美國國會也有行動。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共和黨籍參議員魯比奧(Sen.MarcoRubio,R-FL)以及首席民主黨人、資深參議員卡丁(Sen.BenCardin,D-MD)3月15日跨黨派共同推出《南中國海及東中國海制裁法案》,旨在懲治與中國在南中國海軍事化行動有關的個人和實體。2月,美國國會亞太小組新主席呼吁制定更強硬的南中國海戰略。

中國在有爭議的斯普拉特利群島(南沙群島)修建的建筑。(2017年4月21日)

中國在有爭議的斯普拉特利群島(南沙群島)修建的建筑。(2017年4月21日)

南中國海讓位于朝鮮核問題

但是,由于朝鮮核與導彈技術的發展,上任之后的川普迅速決定處理朝核問題應該是美國優先應對的安全問題。

朝核問題幾乎左右了2017年的美中關系。在某種程度上,可能為了爭取中國在朝鮮半島核問題上采取一致的立場和行動,川普政府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并沒有做出非常具體的政策宣示。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亞洲海事透明計劃”主任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Poling)在接受美國之音采訪時說,自2013年底以來,中國在南中國海采取了一系列有爭議的,卻又不足以引發美國軍事行動的小舉動,(也有人將其稱之為“一刀刀切香腸”的策略),已經慢慢改變了南中國海的現狀,但是,美國并不善于應對這樣的長期的慢慢形成的威脅。

他說:“這跟朝鮮問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朝鮮是明確的、緊迫的威脅,美國非常善于應對緊迫的威脅,但是對那些長期的慢慢形成的威脅卻不擅長。”

另外,分析人士指出,由于朝鮮成為外交的重點,美國國務院的大多資源被消耗在朝鮮問題上,而且到目前為止,川普政府的亞洲團隊中還有不少的職位并沒有被填補,因此很難有明確的南中國海策略出臺。

偶爾提及南中國海

南中國海再次進入公眾視野是在川普總統訪問亞洲的時候。川普訪問之前,美國國務卿蒂勒森10月18日在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發表演講,批評中國的南中國海政策以及島礁建設。他說,美國將尋求跟中國發展建設性的關系,但不會對中國挑戰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無動于衷。他特別提到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挑釁行為直接挑戰國際法和國際規范。

川普總統本人在越南首都河內對南中國海做出了罕見的公開表態。他表示,他愿意出面幫助各方調停南中國海爭端。

在12月底公布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中,南中國海問題再次出現,不過,只是被少量提及。這份報告說,北京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并部署軍事設施危及南中國海的自由貿易,對其他主權國家形成威脅,并破壞區域穩定。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波林說,盡管提及南中國海,但是與奧巴馬政府時期不同,川普政府并沒有任何戰略動作,比如,奧巴馬政府支持2016年7月對南中國海的國際仲裁結果。他說,對川普政府來說,東南亞以及南中國海只是美國外交政策中的注腳。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援引分析人士的話說,川普政府對南中國海也僅限“嘴上說說而已”。

美國繼續航行自由活動

雖然如此,川普政府在2017年在南中國海進行了四次航行自由活動,超過奧巴馬總統在任時的次數(奧巴馬政府時期,兩年才進行過四次自由航行活動)。但是這些自由航行并沒有得到媒體足夠的關注。

5月24日,美國海軍“杜威”號導彈驅逐艦進入了南中國海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中國實際控制的米斯奇夫礁(中國稱美濟礁)12海里內水域進行了自由航行行動。這是川普上任后首次自由航行行動。

7月2日,美國海軍“斯特西姆”號導彈驅逐艦進入了中國所控制的特里頓島(中國稱中建島)的12海里范圍內。

8月10日,美國海軍“麥凱恩”號導彈驅逐艦在南中國海實施“自由航行”時,駛入了有主權爭議的美濟礁12海里內海域,挑戰中國的主權聲索。

10月10日,美軍“查菲號”導彈驅逐艦駛入了帕拉塞爾群島(中國稱西沙群島)附近水域。但是,這次美國軍艦沒有進入中國實際控制的島礁12海里以內的范圍。這是川普政府執政以來美國海軍在南中國海的第四次“自由航行行動”。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波林說,這應該是個好事。他說:“除了5月的第一次航行自由活動,基本上沒有很多的媒體報道。這對川普政府來說可能是個好事,因為這幫助說明了我們的立場,自由航行只是例行的行動。”

不過,波林解釋說,自由航行行動只是一種工具,本身并不起什么作用,應該配合強勁的外交上戰略。但是,川普政府2017年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在外交戰略上也沒有采取任何行動。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四次自由航行行動前,美國國防部首次制定了一個在南中國海進行巡航的時間表,以強化“自由航行”行動,并排除政治因素的干擾。當時《華爾街日報》曾援引不具名美國官員的話報道稱,這一計劃大大不同于前奧巴馬政府的做法。美軍以往在巡航的時間、地點等問題上常常很難把握,內部也會意見不一,會根據各種“政治因素”而決定進行或取消巡航。

越南和菲律賓動作謹慎

由于川普政府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并沒有明確的態度,亞洲國家,特別是對南中國海宣誓擁有主權,并在南中國海爭端問題上表現激烈的越南和菲律賓,在處理南中國海議題時都比較謹慎。

馬來西亞國立大學東亞國際關系黨團的研究員伊瑟拉娜·勞倫斯(IthranaLawrence)在一篇分析“東南亞國家政策中的美國因素”的文章中說,盡管川普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動作,比如,通過電話外交、高層雙邊互訪以及出席亞太經合組織、東盟峰會等區域峰會等,希望展示美國在“后亞太再平衡”時期仍然致力于亞洲的決心,但是,由于在朝鮮問題的解決上主要依賴集體行動,而且在區域合作問題上又缺乏具體動作,亞洲國家還是沒法消除對美國的長期擔憂。

她說,東南亞的領導人在重新調整他們外交關系,包括與美國的關系。她說,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對在南中國海發生沖突時,對美國是否會捍衛菲律賓的利益產生質疑,因此,采取了一種對中國接觸的戰略,避免過分依賴美國。

最典型的事例是,今年8月,菲律賓在南中國海一處沙洲修建設施,引發中國抗議。杜特爾特隨后下令停止施工。這一退讓與菲律賓前政府多次挑戰中國領土要求的行為形成了鮮明對比。

11月12日,在亞洲訪問的川普表示,他愿意在南中國海主權聲索國之間展開斡旋,但是遭到杜特爾特的拒絕。杜特爾特表示,“南中國海最好不要碰。沒有人能承受爆發戰爭。”

菲律賓外長卡耶塔諾對川普的提議表示歡迎,但他也強調菲方需探詢其他主權要求方的意愿,其中包括反對爭議外勢力干預的中國。卡耶塔諾還說,南中國海問題不是由任何一方所能決定的事情,如若開展調解將涉及所有有關國家聲音的意見。

沒有了美國的支持,越南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甚至表現了退讓,有分析人士甚至稱之為向北京“叩頭”。

今年7月,中國要求越南停止在一片爭議海域進行油氣開采。這處海域坐落在越南200海里專屬經濟區的邊界。據報道,越共內部對此意見分歧極大,但最后主張讓步的一派占據上風,而他們的論據之一便是:一旦越南與中國發生沖突,無法指望川普政府出手相助。

馬來西亞國立大學的研究員伊瑟拉娜·勞倫斯還說,亞洲的其他國家新加坡、印度尼西亞和馬來西亞都在評估美國在在亞洲的傳統角色。比如,新加坡就不愿意被看作美國的“非北約盟友”。

中國繼續填海造島

美國對南中國海的忽略對中國來說無疑是最好的形勢。在中共10月舉行的19大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提及中國取得的重大成就時,特意提到了南海島礁建設積極推進。

有分析說,習近平特意將南中國海島礁建設列為中國五年來取得的重大成就,而不是在外交領域談南海,一方面向世界展示中國的自信,島礁建設屬于中國經濟建設的一個方面,任何外國勢力都不能干預。另一方面表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對于維護中國的國家利益,中國將會堅定不移,即使在外界強大的壓力之下,中國也將繼續這樣做。

根據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亞洲海事透明倡議(AsiaMaritimeTransparencyInitiative)12月公布的衛星圖像,2017年,中國在斯普拉特利群島和帕拉塞爾群島繼續建島活動,意在將這些島礁打造成功能齊全的海空基地。亞洲海事透明倡議的報告說,新建設施占地29萬平方米,包括地下儲存區域、行政建筑和大型雷達和傳感器陣列。

分析認為,雖然北京在努力加強與其他南中國海聲索方的外交關系,但是中國繼續建島的動作表明,北京仍舊決心增強其捍衛主權聲索、牽制美國軍事介入南中國海的能力。

越南也在填海造島

不只是中國,根據彭博社12月18日的報道,越南在南中國海自己控制的島礁上也在升級基礎設施建設。據美國“數字地球”公司的衛星圖片,越南的新設施也相當規模宏大,能夠停靠大量船舶,彭博社分析,這一舉動表明,“越南想要堅守爭議水域”。

據報道,在過去3年,越南重點在斯普拉特利群島(越南稱長沙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10個島礁填海造陸,擴展陸地面積48.6萬平方米,加長飛機跑道,部署雷達設置,提高在南中國海的巡邏能力。

外交努力取得進展

2017年,南中國海問題上值得一提的是,外交努力取得了一定的進展。今年八月,東盟和中國外長就“南中國海行為準則框架”(theFrameworkofCodeofConduct)達成協議。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形容此框架是個重要的里程碑。

11月13日,來自北京和東南亞國家聯盟成員國的領導人同意開始談判,把行為框架準則轉變為可以適用于350萬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的一套規則。中國和東南亞國家同意在明年年初開始談判行為準則,并期望在2018年年底簽署該準則。

不過,分析人士擔心,因為行為準則回避了一些問題,準則或許將來更傾向于中國。越南是唯一對準則提出反對的國家,但是,沒有得到東盟其他國家的支持。

南中國海未來可能會有沖突

12月19日,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理查森上將在日本宣布,或由東太平洋調派第三艦隊軍艦,來強化第七艦隊在亞洲的實力,以應付朝鮮核威脅,及中國于南中國海及亞洲其他地區的擴張活動。有媒體分析,理查森這樣的說法預示著未來這兩個地區可能會出現戰爭。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波林認為,只要中國不那么強勢地去改變南中國海的現狀,美國是不會做出反應的,特別是川普政府。他說,美國在南中國海的利益是維護以制度為基礎的秩序,捍衛自己的盟友以及維護區域穩定。

但是,他覺得問題在于中國不會在南中國海克制太久。他說:“我覺得中國不會克制太久。北京在那里建立空軍基地,不是想讓它空在那里的。遲早中國會在那里部署軍機、或宣布設立防空識別區,并對此實施有效執行。有很多的雷區在那里,現在就取決于中國何時會采取動作了。”

斯洋

參觀者在香港中國海軍基地一副反映遼寧號航母的背景畫面前拍照留影。(2017年7月8日)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