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中共的體制和中共的結構與中共的壽命

圣誕節剛過,《蘋果日報》有個老人叫李怡,他是長期在《蘋果日報》寫專欄的,今天他寫了篇文章,叫“圣誕老人凍死了”。他引述了一個中國作家——可能是大陸的,也可能是香港的——早年在北美留學,因為留學生他很窮,這個人開個車,應該是過圣誕節這段時間,想走走看看,沒有錢,通常會睡在車里面,如果凍醒了接著開。正趕上圣誕夜,他說外頭太冷了,實在受不了啦,就找了一個Motel,花16塊錢住一宿,但是住進去了之后,沒飯吃,因為圣誕夜各自都回家了,他就問看店的人說,哪兒能吃點飯?看店的人跟他說再往前幾個街口,有一家印度小店,他們不信基督,他們那店可能會開。小伙子就冒著大雪,穿過幾個街區,一個人都沒有,他看到家家戶戶都在過節。到了這家很小的印度小店,里頭也就十張桌子,錫克教人,一個人也沒有,老板剛要關門,結果他進去了。有羊肉飯,5塊錢,就是羊肉土豆,用印度的調料做出來的,挺熱乎,他要了一碗,說不錯。老板問他說你喝什么呀?他說來杯冰水吧,沒錢嘛。老板就不高興,他一想大過節的,別讓人不高興啊,就說來聽可樂,就拿聽可樂。這時,里邊出來個女的,跟老板嘀嘀咕咕,他想這肯定是老板娘。他吃完飯后結帳,老板把帳單扣著給他,北美這邊這樣做是一種尊重了,還可能與小費有關系。他拿過帳單的時候,他突然想到,有很多中國人說印度人的店是坑人的,他一下腦子就有點大了,他說我沒問剛才那聽可樂多少錢。

印度人的坑人,大陸人的說法,其實就象很多大陸人說喝杯水,最后要了你3000塊的概念是一樣的。窮鄉僻壤出刁民,這是咱民俗的話,托生到窮鄉僻壤有著他緣分命運之所在,在一個不相信任何正常的信仰的環境中和宗教中,人們在注重利益的時候,坑蒙拐騙拿,從上至下,要飯的都能打起來,要錢的也能打起來,搶地盤。你以為這東西就是有錢的嗎?不是,所以這小子就想起這話了,你知道大陸人在一起都是算計,好像是不要讓別人算計的時候,其實自己在算計。結果老板娘拿著帳單遞過來了,他接的時候頭發都有點立起來了,翻過來一看,一張白紙寫了四個字“圣誕快樂”。小伙子說我眼淚都快下來了。兩個非基督徒,在這么一個日子里,他展現出人的自然的品質。

那小伙子后來據說成為一個很有名的作家。這段故事就成了他在北美留學中很刻骨的一段生活經歷。他的生活經歷,如果沒有大陸人跟他說,印度人是騙人的話,他就沒有今天這么深刻,在大陸的環境中,人與人之間的欺騙如果不是根深蒂固的話,他也不會有這么深刻,就這么個道理。而當大陸人之間在相互欺詐的時候,成為一個生活、一個社會的常態,才會給他這一份驚喜。就這么簡單。

生活本來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是一件快樂的事情,但是在中共的體制之下,當一個人陷入到欲望之中,滿足自我欲望之中的時候,他是件痛苦的事情,他永遠是猜疑的,他不相信任何人的時候,其實他不相信的是自己。不相信自己的什么,是因為永遠怕自己吃虧。所以被騙的人,大多是大陸人,在西方的社會中,大陸彼此相騙,比比皆是,小到餐館,大到金融投資,就這么點事。而相對應的恰恰怕別人騙的,也是在大陸人顯現的淋漓盡致。

這就是相生相克的道理了。這就是“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了。你的“初心”就是所有人都是騙子,“方得始終”一定被騙。因為當你認為所有人都是騙子的時候,你就想再騙別人。這就是相互的對應。

李怡先生這篇文章寫到后面就說,圣誕老人溫暖了整個北美大陸。但是今天在中國,人們把圣誕老人打倒了,推崇的是第二天的毛澤東的生日,幾萬人上了韶山沖,磕頭、作揖、燒香、痛哭流涕什么樣的都有。毛澤東死了41年,那磕頭作揖的2、30歲的有的是,萬人大餐吃長壽面,神經病!這是一個在共產黨黨文化的背景之下,完全摧毀了做人自我的基本道理和基本品質認知的環境,這是今天中國人的最大的問題。

《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么說的《靴子落地?十九屆二中討論修憲!》中國官媒宣布,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將于明年一月召開,主要議程是討論研究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早有分析認為,除將習近平思想寫入憲法、確立國家監察委的制憲地位外,此次修憲還可能修訂國家主席任期。

我個人以為,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使得習近平個人凌駕在中共黨之上,然后以執政黨的概念修改憲法,權力進行轉移。你看到的他在中共黨的十九大上,他以任何妥協的概念一定要習近平思想進入黨章,這是我們跟大家介紹過,他妥協了很多內容。而十九大之后,對頭算正好兩個月,這兩個月當中他遭遇了巨大的嘲諷、自諷、暗諷和現實環境中的相當沖撞的一個氛圍。他堅持即使這樣的事情出現,他還是按照他自己認為的方向在走,這個沖突在于無論在自己有多好的想法,但中共的體制和中共的間架結構與中共的壽命,在這背景的天意之下,它是走向崩潰的。

恢復天際線一定有他的道理,驅逐低端人口,他是為了能夠在城市范圍內恢復各自城市本身的真正的功能,當地方官員在驅逐其他人的時候,采取的手法,在他昨天結束的中共政治局的生活會議當中,大批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蔡奇首當其沖,應該是在政治局生活會上進行了自我檢查。也就是說下面圍觀的,在中共黨的核心體制之下,他只能以這樣非人性的手段去完成他認為的國家的一個策略的執行,這是對立的。在這種背景之下,包括煤轉氣,讓人凍著,也要給藍天,這是瘋了!這是一個畜生都不如的做法,而這個做法就是共產黨核心間架結構促成的地方官員只敢這么做,他害怕,他害怕的原因就是怕執行核心的意志不利,不迅速。今天反過來習近平又批他們叫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官僚主義對下面不理解,不了解,不知道,圍觀的只想干自己的事。其實在這一點上,跟他習近平自己也有關系。而形式主義是底下低級官員對上級領導的核心指令不能走樣的必須干,是人是馬跟我沒關系,我必須干,否則的話,我就有問題。一個為私的制度,一個為私的環境,一個完全是為了自己欲望之所在努力的環境的每一個生命都在其中。

在這個背景之下,我們跟大家講過,他在獲得黨的權力之后,以執政黨的名義,他要向國家體制轉型,這就是他真正最后的轉型概念。修改憲法,他將以憲法的名義治理國家,而不是執政黨的概念。他的概念就是走向普京式的類似民主社會但又不是的這種威權政治,仰仗著他個人生命品質問題。所以在黨的體系中沒有接班人,而在國家的體系中靠修改憲法確立國家的權力機構。

中國上一次修憲是在2004年。內容包括在序言中加進"三個代表"思想,加強對"合法的私有財產"的保護,加入"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的條文等等。中共十八大雖修改黨章,寫入了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但之后并未將此寫入憲法。

中國歷史學家章立凡認為,中共十九大后的此次修憲可能涉及四個方面的內容,一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可能寫進憲法,二是對社會主要矛盾的表述,第三涉及國家監察委員會的設置,最后就是國家主席的任期問題。

我個人覺得可能不僅僅是這些了,可能更關鍵的就是他將在修改憲法中更加確立國家權力體系,弱化黨的機構、黨的人員在國家權力體系概念當中的權力。這么講吧,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在過去時間里,在國家體系中的權力的實權的力度將在修憲中被限制。我自己不認為可以這么簡單需要時間來考驗的。

十九大在報告中還稱,中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改變了自1981年十一屆六中全會以來,中共有關"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這一提法。

不過,章立凡認為,即便寫入憲法,"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仍是一個模糊的表述,掩蓋了"高速發展的社會經濟和落后的政治體制的矛盾","巨額積累的社會財富和嚴重的社會不公之間的矛盾"以及"人民對公民權利的要求和現行維穩體制的矛盾"。

其實這里面就牽扯到政治體制,他靠修改憲法來變相改變政治體制,是可以的。因為這個時候他是以執政黨的概念出現,可是他在黨內又成為了“習近平思想”,凌駕黨的所有權力機構,實現他自己的意志,所以這確實是一種獨裁的走向。而這一份獨裁我剛才跟大家說了,他要仰仗著生命品質,而這個更大的氛圍,是這個天意背景之下有多少時間。

而在國家監察委員會的設置問題上,法學界目前有爭議很大。章立凡說:"北大教授,中國憲法協會會長、政法大學教授,包括以前一直幫體制說話的法律專家,現在也站出來談論監察委員會是否合憲的問題。人大本來是最高權力機構,現在又出來這樣一個機構,如果它還擁有監督人大的權力,那么人大的權威何在,人大常委會的權威何在?國家監察委員會如果成為一個超級機構,那么人大常委會是否也要受它的監督?"

如果在習近平他自己的國家權力中像普京一樣出現的話,國家監查委員會就是把中紀委的概念擴大,習近平以國家主席的身份,仰仗著國家監查委員會對所有的公務員進行督察,就像過去四年里展開的反腐的概念是一樣的,威權政治的出現。

章立凡還指出,計劃設立國家監察委員會的背景是想通過這一與國務院平行的行政性機構行使監督權,避免今后再由中紀委直接出面限制公民人身自由。

但是我個人不認為,他的范圍擴大了,中紀委消失,擴大到對公務員的監查,共產黨在執政當中,執政的概念更加消失,轉向個人權力的間架結構。如果你還看不懂的話,習近平在故宮接的川普,這就是他的想法。把共產黨都踢了。

目前的中國憲法規定,國家主席任期為每屆5年,"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不過,中共黨章對總書記任期并無明文規定。而十九大新晉政治局常委中也沒有包括較年輕的潛在接班人,令外界普遍猜測習近平會在連續擔任兩屆總書記后繼續謀求連任。這也意味著,為維護權力架構的平衡,不排除在修憲時,刪除中共國家主席任期不得超過兩屆的措施,僅保留"每屆任期5年"的表述。

我認為,他在弱化甚至在消除常委,在消除政治局常委的權力,就像你現在看到的,你能看到政治局常委嗎?你看看為什么在政治局常委中,你今天看不到韓正在干嘛?你根本聽不見任何更加被弱化的政治局常委。前五年他是給摁住,現在的政治局常委完全都是為他服務的,所以國家變成一個人的統治,而不是中國共產黨的統治。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