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洪世才: 中國害怕了!

2017-12-27|来源: 民報

中國現在色厲內荏的盲動,應該及時改變,應該以持盈保泰的溫和態度與世界交流,並以臺灣改革為借鏡,為中國人民的長治久安做內部的改進,這也符合中國共產黨創黨初衷,「一切為人民福祉的進步為理想」不是嗎?中國何必因一己之私為了害怕而做錯事,讓臺灣、讓世界、讓中國人民都不得安寧呢?

以民主的臺灣對抗中國,中國說他有「黨內民主」所以不怕;但是,民主的臺灣加上臺灣文化的包容性,一黨專政的中國開始坐立不安了,因為中國不但是一黨專政,在文化上還是漢文化凌駕一切文化,不是包容,而是侵凌,不公不義的差別性出來了。現在的臺灣開始以行動促進各族群的平等,提升各族群的語言和文化位階,邁向融合發展的新臺灣文化,中國害怕了,開始以去中國化狂囂亂罵臺灣,以武力恫嚇寶島,暴露了以中華文化壓制他文化的真面目,中國色厲內荏,又急又怕了。

透過公民選舉的臺灣民主化,實行行政、立法改革,並經歷3次政黨輪替的臺灣,基本上已經形成國民作主的民主國家,臺灣也以此有自信的區別與中國專制的不同。但就民主一詞的認知,中國共產黨死不認輸,並不認同美國式的民主方式,會比中國的黨內民主好,對臺灣的民主當然也嗤之以鼻,根本上還看輕西方民主在領導與改進政治經濟的無能。

中共認為,依據中國的國情,不應該走西方民主的政治制度,強調中國該走合於中國國情相適應的制度,而此一制度就是:「中國社會主義發展,必須堅持社會主義的價值取向,和在人民當中實現規範、有序、公正的民主政治」,中國依據此一理論,配合鄧小平的經濟改革成果,開始叫囂社會主義一黨專政的優越性,嘲笑資本主義民主的決策緩慢落後。可是,中國上一代領導人江澤民指出:「在當代中國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最根本的是要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的有機結合辯證統一」,意思是說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治國做主和依法治國。

江澤民的論述,一句「黨的領導」根本上是拆了中國的民主假象而不知。更糟糕的是顯露了不民主和不尊重族群文化的差異性,經濟的發展反而造成貧富懸殊、貪污腐化的嚴重問題,這才發現臺灣的民主,已經走到真正的族群尊重、文化共享的道路,經濟再發展也指日可待。臺、中的差異性不只是越來越大,眼看臺灣逐漸擺脫所謂「中原文化的優越性及支配性」的不合理,走出燦爛的政治與文化新境界,中國如何不急?如何不驚?

中國會越來越害怕的原因,就是透過臺灣的民主和文化和諧發展,看清了中國在制度上的問題。中國的問題,其一是認為中國延襲千年儒家治國精神,人民百姓是被教導統治者,不可能立刻進入以人民為主的西方民主政治,必須透過精英領導,而精英又規定在中國共產黨之內產生。但為了取得民主的表徵,其最高權力結構採取黨內集體領導方式。這一個方式,在中共建黨後3次大轉折時已證明破產,走向獨裁。

中共在1921年建黨,建黨之初,為了和中國國民黨競爭奪取政權,中國共產黨歷經所謂陳獨秀的「右傾機會主義錯誤」、李立三和王明的「左傾冒險主義」的失敗,但都在黨內集體領導的黨內民主運作下,得以糾正錯誤而讓毛澤東有機會出頭領導,並找到機會擊垮中國國民黨,而在1949年於北京建政。

在這一期間內,中國共產黨確實發揮了集體領導的黨內民主機制,才能集結精英,導正錯誤得到最後勝利。在中國歷史學者何池教授所著《翁澤生傳》裡有段話,對這一時期有傳神的描述:

「這是一個革命和反革命激烈搏鬥、進步與倒退劇烈較量的特殊時期,這一時期魚龍混雜、大浪淘沙,多少人頹唐,多少人徬徨,多少人迷惘,多少人墮落叛變。但還有許多人……堅信黑暗必將過去,黎明終將到來……他們是一批真正的革命者,真正的共產黨人。」

1921年至1949年,中國共產黨在革命時期,確實發揮了黨內民主的優勢,取得建政立國的果實。但是,中共建政以後的中國領導人毛澤東,利用非常時期的特殊狀況,得以在集體領導中獨領風騷。建國後毛澤東不只少了革命的熱忱,還多了權力的慾望。毛澤東為了獨攬權力在60年代發動文化大革命,中共的集體領導名存實亡,所謂的黨內民主化為烏有。其後的鄧小平及現在的習近平倚仗改革開放的經濟成果,也都循著毛澤東的專權腳步獨攬黨政權勢。這就讓人更看清中共的本質非民主,摸著石頭過河的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倚仗的是強人政治的統治術,其以資本主義為經、社會主義為緯的實驗,竟然拉大人民貧富差距,怎麼看都不像社會主義,更不像共產主義。

這一點中共應該也有覺悟,所以,發現臺灣竟然能擺脫儒家君臣思想的拘束,有了民主的曙光,沒有陷入中國共產黨走向不知會成功與否的實驗性道路,中國擔心了。

中國的另一問題,是回過頭來獨尊孔子學說的儒家思想,中共原本是要剷除儒家思想,現在回過頭來尊崇,無法擺脫「龍」的霸權陰影。昨是今非猛打自己的中共,眼看臺灣推行各民族文化的一體平等性逐漸成功,臺灣各民族、文化的發揚,漸漸形成有別於中國的臺灣文化之時,中國不只害怕臺灣和中國的差異性越來越大,也反映了其治國的制度有很大的問題,未來可能的分崩離析更是惡夢。

中國的兩大問題都出在「堅持黨的領導」的政黨自私性,把國家當私有,就如江澤民所強調的「當代中國『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要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的有機結合辯證統一」,強調了三位一體,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基本原則,而這個所謂三位一體,以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的標籤,看起來雖然亮麗而吸引人,但是前提要「堅持黨的領導」,有了黨的支配,所謂人民作主不就是空話;依法治國必須是在黨的領導,那就是聽黨辦事了,一切都聽黨的指示,哪來民主?哪來法治?

在這個情形下,眼看臺灣在「回歸臺灣化」已經顯露成果,民主與臺灣文化一齊在躍進,臺灣不只和中國的更不同了,還可能間接喚醒中國各民族的覺悟,中國人民是否會以臺灣的民主、文化為榜樣,有可能開始跟進?如此,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就是反民主而站在中國人民的對立面,中國領導人怎麼能不急,中國領導者可是怕到反映在軍事行動威脅臺灣,對抗美、日上了。

中國領導階級發現中國內部問題的嚴重性了,冒險利用中國百年歷史極弱的民族感情,向美、日展現軍威,挑釁韓國、越南的策略,一來轉移中國人民對政治、經濟發展將遇到瓶頸的注意力,二來以中國的復興為號召,希望奇蹟出現可以打敗美、日、英法德,超越俄國,再造所謂「中國、中原」的世界中心歷史想像。

這種冒險躁進,不只是會帶來戰禍,更有可能讓中國人民再跌入痛苦的深淵。中國現在色厲內荏的盲動,應該及時改變,應該以持盈保泰的溫和態度與世界交流,並以臺灣改革為借鏡,為中國人民的長治久安做內部的改進,這也符合中國共產黨創黨初衷,「一切為人民福祉的進步為理想」不是嗎?中國何必因一己之私為了害怕而做錯事,讓臺灣、讓世界、讓中國人民都不得安寧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